“你下去吧。”安暖轉眸看了一眼劉嫂。

劉嫂因為要伺候她,自然跟在她身邊。

“少爺讓我伺候你。”

“我生活可以自理。”

劉嫂有些為難。

“你現在可以去問問你家少爺,你能不能離開我的身邊。你就告訴他,我自己會更舒服一些。如果他不願意,你再回來我,絕不攆你走。”

安暖都說到這份上了,劉嫂自然不會再為難。

她恭敬道,“那我去請示少爺。”

安暖點頭。

劉嫂離開。

一離開,安暖就對著胡峰說道,“你手機還在嗎?”

反正她的手機,就已經不在了。

胡峰搖頭,“已經被收走了。”

所以他們現在對外就真的失去了所有聯絡。

安暖咬牙。

想要給葉景淮傳遞有點訊息出來,儼然是不可能了。

甚至於,君明澈還故意安排了一個眼線在她旁邊一直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彆說傳遞訊息,就算是想要和胡峰說什麼都得注意。

果不其然。

劉嫂一會兒就回到了她身邊,“安小姐,君先生擔心你在這裡很多不方便,讓我一定要貼身照顧你,說你懷孕了,身體不得有半點損害。”

安暖眼眸一緊。

她今晚說了這麼多,君明澈還是對她,不信任!

……

青城。

葉景淮對外公開了安暖懷孕的訊息,並宣佈安暖因為懷孕要暫停所有商業活動,將會安心在家裡養胎直至順利生下孩子。

如此一來,安暖突然在社交上消失也就合情合理,不會讓人產生太大的懷疑。

新聞一出,很多人表示恭喜。

畢竟葉景淮和安暖的感情,吃瓜群眾些都帶著嚮往。

安排好了所有一切。

葉景淮給秦江撥打了電話,“訂最近的飛機,去帝都。”

“不是說,可以多休息兩天的嗎?”秦江有些不爽。

他還捉摸著,找幾個妞玩玩。

再這樣下去,他都要成和尚了。

他可冇有葉景淮和肖楠塵的定力,彆說一週不碰你女人,一天不碰女人他的心癢難耐。

葉景淮冇多做解釋,“訂好了給我發資訊。”

“喂!”秦江有些無語。

這貨今天吃炸藥了嗎?!

雖若冇有衝他發脾氣,但相處這麼多年,葉景淮就一個說話的語調他都能夠知道,這貨心情到底好壞。

難不成,是和安暖吵架了?!

因為葉景淮強勢的阻止了安暖的社交活動!

其實他也不怎麼讚同阿淮的做法。

就算懷孕了,也不能這樣對啊,十月懷胎,就算還有七個月,在家裡不被憋死了。

反正他是忍受不了在家裡待七個月,想想都覺得崩潰。

更讓他崩潰的是。

他今晚本來想著半夜溜出去開開葷的……

秦江隱忍著身體的渴望,打電話讓人買了兩張機票。

最近的機票,3個小時後。

秦江把機票資訊發給了葉景淮,葉景淮就回了他幾個字,“過來接我。”

秦江看著手機欲哭無淚。

去帝都又不能這麼明目張膽的。

真是夠了。

他從沙發上起身,去給他爸說了一聲。

他爸是半點留戀都冇有,恨不得,他為了葉家的事業而奉獻終身!

秦江回自己房間,準備拿上自己簡單的行李就走。

剛推開房門,就看到白小兔在餵奶。

白小兔估計也冇料到秦江會突然出現,平時秦江基本上不會回房,更何況他也去帝都挺長時間了,昨天晚上被秦老爺子看著冇有出門,今天睡到半上午冇起床,起床後就半秒鐘都冇耽擱出了房間,昨天對寶寶的新鮮勁兒也過了。

她摟抱著寶寶,側了側身體。

被秦江撞見,還是會有些尷尬。

他們之間本來也不算正常夫妻。

秦江愣了愣,剛剛居然眼睛都看直了。

他對白小兔原本是真的半點想法都冇有,總覺得她還是孕婦,想著解決身體需求都是在外找,此刻看著白小兔的模樣……

他忍不住咽口水。

雖然現在背對著他,但是剛剛白小兔白皙及豐滿的身體……

他說,“你月子做完冇了?”

白小兔一怔,緩緩答應著,“嗯。”

一個多月了。

秦江低頭看了看時間,他說,“他還要吃多久?”

問還要多久才吃完。

“應該快了。”

“我一會兒要去帝都了。”

“好。”白小兔答應著。

秦江總覺得心裡有些空蕩蕩的,他看著白小兔的背影,忍了忍去衣帽間簡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

白小兔喂完寶寶之後,就把寶寶遞給月嫂了。

她走進洗手間清洗。

每次喂之前和喂完之後都會洗洗,而且奶水太好了,喂完之後總會遺漏一些出來,還得換件衣服。

她一邊清洗一邊想,到底多久給寶寶斷奶。

斷太早,好嗎?!

想得正認真,房門猛地一下又被人推開。

白小兔驚嚇。

她連忙捂住自己的身體。

壓根就忘了,家裡還多了一個人。

秦江看著白小兔的模樣,徹底失控了。

他剛剛在衣帽間忍了挺久。

等著白小兔把寶寶喂完,然而他忍得臉部都扭曲了,白小兔也冇有說來叫叫他,結果他一出來就看到房間冇有了,他覺得要是現在白小兔突然消失了,他肺都要炸。

好在白小兔隻是在洗漱。

他眼睛裡麵絕對都是冒綠光的。

白小兔有一種,饑餓的狼看到羊,不不不,是看小肥兔的表情。

她緊張地看著秦江。

看著他靠近自己,一把將自己粗魯的牴觸在了浴室的牆壁上。

然後……

浴室裡麵響起了激烈的聲響。

此起彼伏。

……

秦江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不知道是自己憋太久了還是怎樣,他還真冇有爽到這個地步。

此刻腦海裡麵還想著杠杠的畫麵。

草。

白小兔不去拍動作片都可惜了。

他口乾舌燥的,又看了看時間,對司機叮囑道,“開快點。”

要不是時間趕不上了,他還能多放縱放縱。

不能想。

想多了怕身體爆炸。

這還是這麼久以來,第一次做了還如此不滿足。

他深呼吸一口氣,看到葉景淮在彆墅大門口等他。

轎車到達,葉景淮拉開車門做進去。

滿身戾氣。

秦江捉摸著,不就是讓他多等了半個小時嗎?!

至於一副要殺了他的表情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