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飯後。

君明澈邀請哈利在茶室喝茶,聊天。

安暖也在旁邊陪著,偶爾插上幾句話。

氣氛還好,冇有什麼尷尬,也冇有任何讓人看出來的異樣情緒。

正時。

君明澈的電話響起。

君明澈看了一眼,說道,“我去接個電話。安暖,你幫我照顧一下哈利先生。”

安暖眼眸微動。

她當然知道君明澈的故意,故意給她單獨的空間,找哈利聊,君明澈自己都看不了口的生意。

這男人。

真的是,老奸巨猾。

君明澈一走。

茶室裡麵就剩下安暖和葉子淵了,當然還有胡峰。

三個人都不動聲色。

都知道,房間裡麵有監控。

安暖突然起身。

葉子淵看著她。

“如果哈利先生不介意,能否陪我去外麵走走,懷孕後,坐久了就會覺得腰痠。而且醫生告訴我,要適當運動,對寶寶更好。”安暖主動邀請。

葉子淵點頭,“當然可以,榮幸之至。”

安暖微微一笑。

她走在前麵,葉子淵走在後麵。

兩個人一前一後走到君家幽雅的小院裡麵。

小院裡麵也會有監控,但比較遠,聲音稍微低點,聽不到。

此刻一棟小閣樓裡麵,君明澈端著一杯紅酒,意味深長的看著院子裡麵的兩個人。

“你怎麼在這裡?”葉子淵問。

聲音很低。

“被你哥送過來的。”安暖回答。

葉子淵有些驚訝。

安暖其實也猜到得,很多事情葉景淮是不會給葉子淵說的。

“你怎麼和君明澈有交集?”

“我總要在社交上活動,我握著這麼大筆財產,太低調更容易注意,所以也會時不時露麵,有一次就被君明澈給盯上了,君明澈想要拉攏財閥,但不敢做得過分。青城四大豪門太招搖,而且帝家已經盯上了,他不敢輕舉妄動,所以就看上了我的財富,不過我哥不讓我和他交涉太深,所以對他就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嗯。”安暖應了一聲,大概知道了前因後果,她說道,“你知道今天君明澈叫你來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嗎?”

“什麼?”葉子淵當然也知道不會單純。

“他想用2000萬買下你的島嶼。”安暖直言。

葉子淵諷刺的笑了,“倒還真的是,異想天開。”

“條件是,如果我有能力幫他談成,他就保證我的安全。也就是說,如果你哥顧不上我的時候,隻要君明澈不死,我就不會死。”

葉子淵臉色很難看。

“你不要覺得難受,我理解你們家揹負的使命,我也不想成為你們家的千古罪人。”

“對不起。”葉子淵還是道歉了。

安暖微怔。

“我冇想到我哥真的會把你作為交換。”

“我說了,我理解。”

“可是情感上接受嗎?”

安暖喉嚨微動。

“我不想你討厭我哥,他真的身不由己。”

“嗯。”安暖其實也不想多說。

理解葉景淮。

但她卻也不想去真的理解他。

有那麼一份恨意,讓她可以更強大。

“其他就不要糾結了,我和你哥的事情,我們會自己解決,現在重點就是,怎麼能夠讓君明澈在不懷疑的情況下,讓你把島嶼給他。”安暖皺眉。

葉子淵點頭。

也不是一個感情用事的人。

安暖其實到覺得還算幸運。

至少遇到的人葉子淵,換成其他人,這種苛刻的條件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兩個人又走了一段距離。

都有些凝重。

安暖說,“先回去吧,走太久,君明澈就該懷疑了。”

“嗯。”

兩個人一起回到茶室。

君明澈看到他們回來,自然也先到茶室坐在等他們。

“我一回來你們就不在了,去哪裡了?”君明澈看似無意的問道。

“帶哈利先生到小院逛逛,欣賞你們家的庭園景色。”

“還能入哈利的眼嗎?”君明澈問。

“明澈說笑了,誰不知道君家府邸座山環水,風水寶地,庭院幽美,可謂人間天堂。”哈利恭維。

“也是比不上哈利家的島嶼彆墅。”君明澈說得直白。

葉子淵臉色明顯有些微變了,他說,“明澈,咱們也算認識好幾年了,君子不奪人所好,你明知道島嶼彆墅我也是花了心思纔買到,你就彆動什麼小心思了。”

君明澈眼眸微動,他看著安暖。

安暖點頭,“生意失敗了。”

君明澈笑了一下。

看不出來什麼表情,大概也是意料之中。

“我不過是和安暖開開玩笑的,冇想到她當真了。”君明澈說,把話題也是一筆帶過,“坐吧,茶都涼了。”

葉子淵坐了下來。

安暖故意打了個哈欠,她說,“君先生,哈利先生,不早了,我回房休息一下,就不打擾你們聊天敘舊了。”

君明澈點頭。

安暖離開了。

她知道,君明澈肯定會單獨找她。

果不其然。

十分鐘後,君明澈就走進了她的小院。

安暖那一刻已經換上了睡衣,海藻般的頭髮隨性自然。

她身體軟軟的靠在貴妃椅上,一臉慵懶。

分明和平時冇有什麼特彆。

那一刻君明澈卻突然有些看呆了眼。

總覺得此刻的安暖像隻貓,嫵媚妖嬈,風情萬種。

“君先生?”安暖叫著他。

君明澈回神。

回神那一刻,臉有些泛紅。

卻又,好像隻是錯覺。

他控製突然狂跳的心跳頻率,說道,“就這麼放棄了?”

“對方覺得我在和他開玩笑。”安暖說得有些諷刺,“我也覺得我自己很好笑。”

“生氣了?”君明澈問。

問出來那一刻自己都驚訝了。

他是在在乎安暖的情緒嗎?

“不敢。”安暖冷淡,“既然達成交易,就會接受所有交易過程中發生的任何事情,包括,很多不平等。”

君明澈突然一言不發。

安暖以為,他至少會冷嘲熱諷一般。

兩個人無聲的對視。

君明澈突然說道,“你休息吧。”

轉身就準備離開。

“君先生。”安暖突然叫著他。

君明澈回頭。

“留哈利今晚吃飯,我再想想辦法。”

君明澈眉頭微皺。

這女人還冇放棄?!

他以為,他這次傷到她自尊了。

“好。”君明澈表現冷漠,“就再給你一次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