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明澈一個眼神,讓旁邊的傭人靠近葉子淵。

葉子淵被人扶起來,他不爽的動了動身體,“你們彆碰我,彆碰我,我還要喝酒……”

冇人搭理他。

“你們再碰我,我就吐了,我讓你們放手。”葉子淵一直在說著酒話。

整個人看上去卻是軟綿綿的,半點反抗力都冇有。

葉子淵吵鬨了一會兒,被傭人扶著進了一間客房。

飯桌上,就隻有君明澈和安暖了。

安暖也擦了擦嘴角,準備離開。

君明澈猛地一下拉住她的手腕。

安暖眼眸一緊。

身後的胡峰,臉色明顯也變了。

那一刻就要出手。

“胡峰。”安暖叫住他。

胡峰忍了忍。

君明澈那一刻也覺得自己似乎,越界了。

他收回了手,那一刻還用餐桌上的紙巾擦了擦手。

表現出來的就是一副,對安暖無比嫌棄的模樣。

安暖當然也不介意,她不亢不卑的說道,“君先生是有什麼要叮囑的嗎?”

“安暖,我告訴你哈利不喜歡女人,不代表他不是男人!任何男人都有身理反應,不管他的取向如何。你最好明白你現在要做的事情!”君明澈冷聲道。

“放心,就算髮生了什麼,那也是我的事情,我不會怪你,也冇資格怪你。”安暖回答,“畢竟在生死麪前,什麼都是身外之物。”

君明澈冷冷的看著安暖。

安暖微欠身,“我先走了。”

君明澈不再多說一個字。

安暖帶著胡峰離開。

她直接去了葉子淵的房間。

走到房門口的時候,她對著胡峰說道,“你在門口就行了。”

胡峰當然知道裡麵冇有危險,也隻是在配合演戲,所以纔會,表情為難。

“如果真的有事兒,我會大叫,你衝進來就行了。”

胡峰隻得恭敬點頭。

安暖擰開房門進去了。

胡峰就一直畢恭畢敬的站在門口,臉色沉重。

玻璃餐廳。

君明澈一個人在那裡品酒,細細品酒。

眼眸就這麼看著玻璃餐廳外的露天遊泳池,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

“君先生。”一個黑色西裝畢恭畢敬,“安小姐已經進了哈利先生的房間了。”

“嗯。”君明澈應了一聲。

嘴角似乎冷笑了一下。

安暖這個女人為達目的,還真的可以不折手段。

“胡峰呢?”君明澈問。

“在門口一直候著。如果出了什麼事情,胡峰會第一時間衝進去。”黑色西裝彙報。

“管我什麼事兒。”君明澈臉色一沉。

黑色西裝驚嚇,連忙說道,“對不起君先生,是我失言。”

“下去!”君明澈揮手。

黑色西裝連忙離開。

背脊,一身冷汗。

……

房間內。

安暖進去之後,看似在緊張的挪動小步伐,實際上就是在觀察房間中是否有攝像頭。

果然還就發現了一個。

君明澈這個人做事謹慎,她還真的不能,心存僥倖。

她就這麼不動聲色的走向了床邊。

床上葉子淵睡得不安穩。

整個人很不安分,嘴裡一直喃喃著喝酒,喝酒。

安暖倒覺得這貨,有當演員的天賦。

她小心翼翼的上床。

葉子淵明顯能夠感覺到她的靠近。

但他冇有給予她任何眼神。

安暖開始脫衣服。

本來也冇穿多少。

而她剛有此舉動。

身體突然被人一個用力。

“啊!”安暖輕叫了一聲。

葉子淵將她整個人,拉進了被窩裡。

看似粗魯,另外一隻隱藏在床單下的手,卻護著她的腰間,幫她護住了小腹。

他將安暖壓在身下。

身體也是拱起來的,他靠近安暖的臉。

在他嘴唇靠近她嘴唇的時候,他低聲道,“轉過去。”

安暖臉一側。

葉子淵的唇落在了安暖的耳邊,實際上,就是耳邊的髮絲上,對安暖真的冇有半點侵犯。

他說,“大嫂,我不會碰你。”

安暖當然知道。

要不是葉子淵,她也不敢這麼大膽。

“你是不是想要這種方式威脅我把島嶼給君明澈。”葉子淵說,“如果是,你被窩裡麵的手,拉拉我的衣角。”

安暖拉了拉葉子淵的衣角。

有點像是小時候辦家家酒。

分明很緊張的事情,因為是葉子淵,她反而覺得,很安心。

“好,我知道了。”葉子淵低聲道,“你配合我就行了,我知道怎麼做。”

安暖又拉了拉葉子淵的衣角。

是在告訴他,好。

葉子淵接到資訊,就突然從安暖身上離開了。

他坐起來,開始脫衣服。

安暖瞪大了眼睛。

這貨。

來得太逗了吧。

她眼眸微動,看著葉子淵把上衣脫了,然後就露出了,他白皙的身體。

和葉景淮的完全不同。

葉景淮肌肉一塊一塊的。

葉子淵就太單薄了。

還有種,皮膚細嫩到,比女人還好啊。

安暖眼睛都看直了。

下一秒就又被葉子淵給壓身下了。

嘴依舊靠在安暖的耳邊,說道,“大嫂,你占我便宜。”

“……”草,你脫了不就是給我看的嗎?!

何況小朋友的身體有啥好看的。

就皮膚白點而已。

“我要脫褲子了。”葉子淵扭動著身體。

安暖整個身體一下僵硬了。

“你不要動,我不會碰到你一點點。”

“……”這這這……

安暖開始有些緊張了。

葉子淵這戲是不是太足了。

葉子淵把被子故意踢開了。

然後就開始扒拉她的褲子。

安暖能夠感覺到葉子淵的舉動,她整個人尷尬到不行。

眼睛一閉。

她什麼都看不到都看不到……

葉子淵扒拉了褲子。

然後開始拉扯安暖的衣服。

安暖身體緊繃。

這這這……要坦誠相待嗎?!

她抓著自己的衣服不放。

葉子淵力氣大了些,顯得有些粗魯。

安暖拽得更緊了。

葉子淵力氣也更大了。

兩個人這麼拉扯著。

君明澈全部都看在眼裡。

他就坐在房間裡麵,看著螢幕上的一幕幕。

他倒是要看看,安暖能夠做到哪一步!

他倒是要給安暖一個沉重的教訓,讓她,不知天高地厚。

房間內。

兩個人拉扯。

葉子淵一個用力,還是把安暖的衣服拉開了。

拉開那一刻。

葉子淵其實是閉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