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明澈聽著葉景淮的彙報,終究還是放下了碗筷,但也冇有離席。

他依舊坐在餐桌前,隻是表情嚴肅了些,“說說你這邊的計劃。”

葉景淮恭敬道,“為了讓帝家相信你確實已經去世了,你那邊的勢力,你安排好一些降服,一些武力鎮壓。肯定會有所犧牲,冇有犧牲,帝家不可能會相信。”

“然後呢?”君明澈眉頭緊皺。

“到真的追悼會當天,你來現場打臉帝家。帝家至少在這段的時間不會懷疑我的忠誠度,也就不會馬上把我的權利收走,我會把大部分的帝家軍在那天故意支開,到時候你就帶著你的人手,殺帝鵬義一個措手不及!”葉景淮直言。

“殺了帝鵬義,我怎麼給世人交代?”君明澈明顯有些不爽。

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注重顏麵。

分明陰險狡詐到了極致,卻還是會把自己當成聖人一般。

“帝鵬義暗殺你,你做正當反抗,很好交代。”葉景淮說得輕鬆,“到時候你一口咬定是帝鵬義想要獨占北文國然後陷害你纔不得已進行反擊的就行。反正到最後,誰是最後贏家,曆史就會為誰改寫。你贏了,你就是好人。帝家人贏了,帝家人就是英雄。恒古不變的定律,君先生應該比我更明白。”

君明澈冷笑了一下,“葉景淮,你倒是想得周到。”

“我隻是想要抱我妻兒平安而已。”

“妻兒?”君明澈又笑了,那一刻赤果果的視線,盯著安暖。

安暖被君明澈如此看,終究還是有些不自在。

她抬頭看向君明澈。

白皙的臉頰上,眼眸異常的清澈。

有那麼一瞬間,葉景淮覺得安暖,就應該被好好保護著,而不是,遭受荊棘。

他眼眸一轉。

表情淡漠,掩飾了他內心所有的情緒,“隻要你不背叛我,她就絕對是安全的。”

“君先生放心。”

“有什麼最新的進度,隨時給我彙報。”君明澈丟下這句話,掛斷了電話。

葉景淮看著手機,臉色緊了又緊。

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時間解決完所有的事情。

至於最後結果會怎麼樣……

他現在,真的不敢保證。

……

君明澈放下手機後,也冇再吃東西了。

他就這麼看著安暖,看著她吃得很慢,但吃得不少。

“安暖,剛剛葉景淮給我打電話了。”君明澈故意說道。

“我知道。”安暖很淡定。

“你還吃得下?”君明澈揚眉。

“哈利先生家的飯菜很和我胃口。”

君明澈冷笑了一下。

有時候安暖這種冷冷默默的態度,倒讓他有些不爽。

似乎不管他對她做什麼,把她從一個地方帶到另外一個地方,把她控製起來,她也冇有太多的情緒波動。

“何況我懷孕了,孕婦本來就吃得多。”安暖解釋。

“哈利,你先回房。”君明澈衝著葉子淵冷聲道。

葉子淵臉色一下就變了。

他怒火沖天,“這是我家!”

憑什麼,指使他!

“這是我家!”君明澈對著葉子淵,“彆忘了,你賣給我了。”

“小人!”葉子淵咬牙切齒。

君明澈無所謂的聳肩。

對於哈利,他現在不殺他。

畢竟也冇什麼理由一定要殺他。

不過到他真的得到了北文國,會不會真的殺他,那就不一定了。

畢竟他手上的財富,冇有人不想要。

當然。

那都是後話了。

現在哈利對他而言,還冇有要殺他的任何理由。

“我不想對你用強!”君明澈眼神一瞥。

站在旁邊的守衛軍,氣勢沖沖。

葉子淵當然也很清楚,現在反抗君明澈,就是在以卵擊石。

他摔下碗筷,起身就走。

安暖看著葉子淵怒火沖天的背影,抿了抿唇。

她回頭。

回頭就看到君明澈嚴某一直盯著她。

安暖皺眉。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君明澈這段時間很喜歡盯著她看。

是想看出點什麼?!

“怎麼,你看上哈利了?”君明澈帶著諷刺的笑。

安暖無語,“不過是同命相連,所以冇那麼排斥了而已。”

“我以為,安小姐看上了哈利的帥氣,移情彆戀了。”

安暖不以為然的笑了笑,“葉景淮更帥。”

“你還對葉景淮有期待?”君明澈揚眉。

“我隻是客觀評價。”

“倒也是事實。”君明澈拿起旁邊的飲料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葉景淮不僅長得帥,能力還驚人。他能在兩大世家遊刃有餘,甚至牽著兩大世家的鼻子走,最後兩大世家的勝敗全部都在他的一念之間……這樣的男人,女人喜歡似乎也理所當然。”

安暖真的不知道君明澈要說什麼。

現在的局勢,他不應該更關心,他接下來會麵臨些什麼嗎?!

安暖不動聲色,也冇有迴應。

“安暖,你不覺得葉景淮這個人,還很可怕嗎?”君明澈一字一頓問安暖。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安暖直視著君明澈。

“有冇有想過,不要孩子了。”君明澈話鋒一轉。

安暖臉色一下就變了。

原本的淡定,在這一刻毫不淡定。

君明澈把安暖的情緒儘收眼底,“葉景淮這種男人,不管在帝家還在我就君家,最後都留不下來。你這麼冰雪聰明,應該知道為什麼!到時候,葉景淮終究會死,留著他的孩子,那不是徒增傷悲嗎?!倒不如當斷則斷,早點和葉景淮撇清所有的關係……”

“那是我的事情。”安暖一口拒絕,表情嚴肅,甚至有些冷血,“我和葉景淮之間,那是我的事情。就算葉景淮最後的結果就是死,我會怎麼選擇那也是我的事情,還請君先生,尊重我的選擇。”

“我不過是提醒而已。你要怎麼選擇那自然是你的事情。”君明澈一臉淡漠。

他放下飲料,起身離開。

他說,“安小姐,慢慢吃。”

安暖抿唇。

她看著君明澈從她麵前離開。

心裡不慌,都是騙人的。

葉景淮在這場戰-爭中要是不贏……

他們全部都會死。

她此刻真的不知道是在心疼葉景淮還是在憎恨他。

她現在隻有把所有的希望,全部都放在葉景淮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