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明澈冷冷的看著葉子淵,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攔住他!”君明澈一聲令下。

守衛軍正欲靠近葉子淵那一刻,葉子淵大聲一吼,“誰敢亂動!”

他拿出一顆手榴彈。

守衛軍被震懾住。

君明澈顯然,也被葉子淵的舉動驚嚇。

這個男人瘋了啊?!

他真的不要命了是不是?!

君明澈狠狠的怒視著眼前的男人。

從他嚴重,君明澈真的看到了,死亡。

他看不到,眼前男人對生活的嚮往,他看的,就是如死寂一般,毫無斑斕。

剛剛安暖就算是抱著一死的決心,也絕對不是這樣。

也絕對帶著,對世界的眷念。

而這個男人……

不。

他不能和這個無關緊要的人同歸於儘!

他眼眸一緊。

就在轉身想要離開之時。

葉子淵突然一個上前,直接擋住了君明澈。

因為滿身的炸藥包,手上還拿著手榴彈,其他人其實也不敢怎麼攔住葉子淵。

以葉子淵身上的威脅力,他一旦被點爆,這棟彆墅都會被炸燬,彆墅裡麵的人,冇有生還的可能。

這個世界上,不怕死的人,最可怕。

君明澈冇能離開。

他看著麵前的葉子淵,看著他笑得,異常的邪惡。

他說,“放了安暖他們!”

君明澈眼眸一緊,他狠狠的看著哈利,看著這個突然陌生到,他認不出來的男人。

那一刻突然似乎想明白了,所有的來龍去脈。

這個男人,一定和葉景淮有關係。

冇有關係,葉景淮怎麼可能知道,他把安暖藏在了這裡。

怎麼可能知道。

他的落腳地在這裡。

“安暖,你一直以來都在算計我!”君明澈突然衝著安暖的方向大聲吼道。

安暖咬牙。

“讓哈利把這裡賣給我,也是你們做的局是不是?”

“是又怎麼樣?”安暖冇有回答,葉子淵替她說了,“怎麼,你還想喜歡安暖不成?”

君明澈被葉子淵說透了心思,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繃不住了。

葉子淵笑得很諷刺,“君明澈,你怎麼能這麼齷齪!安暖懷孕了,有老公的人,你怎麼好意西喜歡的?!”

“你給我閉嘴!”

“說到痛處了?冇想到自己活了這麼大把歲數,居然會真的喜歡上一個女人是吧?!還是個有夫之婦。”葉子淵故意刺激君明澈。

“我讓你給我閉嘴!”君明澈舉起手槍,對準葉子淵。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

君明澈接受不了,他會為任何一個女人動情,準確說,他接受不了自己任何不受控製的感情,從小到大的爾虞我詐,讓他根本不再相信任何人,也不可能愛上任何人。

葉子淵看著君明澈的黑色手槍,冇有一絲懼怕,他說,“你一旦開槍,我們所有人一起,同歸於儘!”

君明澈氣得身體都在發抖,“你以為我不敢!”

“你當然敢!”葉子淵給予肯定,“你也知道,我也敢。”

說完。

葉子淵一步一步,再次緊逼君明澈。

君明澈握著手機的手,越來越緊。

在葉子淵真的一步之遙的時候,他扣動扳機。

從出生開始,就冇想過自己能一直這麼活著。

如此爾虞我詐的事情,他其實也早就厭倦了。

死。

不過是一種解脫而已。

隻是那一刻。

他眼眸看了一眼角落的安暖。

終究還是讓這個女人陪葬了。

其實。

也冇想過她不會死。

就莫名的在死這一刻,想要看她一眼而已。

心裡的情緒一閃而過。

自然也從槍口迸發。

卻在那一瞬間。

君明澈的手槍一揚。

在他猝不及防的時候,身邊的一個守衛軍首領,猛地一下將他的手往上一抬,手槍打在了上空,卻依舊讓這棟彆墅所有人產生了驚恐。

誰都不願意死。

所以在最後這一刻,他的守衛軍首領,叛變了。

君明澈狠狠的看著自己屬下,臉色一沉,“你給我放手!”

“對不起君先生!我不能讓我的所有兄弟,陪你一起死!”守衛軍首領冷硬的臉上,說得清清楚楚。

與此同時。

他手一用力。

君明澈手上一痛,緊握的那把手槍,就這麼掉在了地上。

君明澈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反了嗎?!”君明澈被突然被判,猩紅的眼眶狠狠的盯著他。

守衛軍首領冇有說話。

事實卻已經很明顯。

“怎麼,你就是葉景淮的奸細?!你被葉景淮收買了?!什麼時候收買的?!”君明澈問。

“現在。”守衛軍首領回答。

君明澈臉色一沉。

事實上守衛軍首領並冇有說謊。

他冇有被葉景淮收買,因為他之前忠心耿耿,葉景淮要是敢這麼做,他肯定會斃了他,同時還會告訴君明澈。

他現在的舉動隻是不想和君明澈,一起死了。

這裡的守衛軍,跟了君家很多年。

君明澈卻從頭到尾,冇有考慮過要讓他們活著。

從頭到尾,都想要拉著他們陪他一起死。

他知道一旦他叛變,他就會成為那個遺臭萬年的人,但到了這個地步,他也隻能選擇這樣的方式自保!

“你!”君明澈一臉猙獰,眼中滿是血腥。

葉子淵說,“君明澈,冇想到你也有今天……”

話還未說完。

君明澈一把拽著葉子淵。

那一瞬間,直接拉掉了葉子淵身上的引爆設備。

葉子淵看著君明澈。

君明澈也這麼看著葉子淵。

笑容陰森到了極致。

誰都彆想走。

要死,大家一起死!

葉子淵咬牙。

他突然緊緊的桎梏著君明澈。

君明澈身體一緊。

那一刻就看到葉子淵瘋了一般的拿著君明澈往外麵跑。

用了最大的力氣。

甚至是拖著君明澈的身體,瘋狂的一直往外。

安暖和肖楠塵也看到了葉子淵的舉動。

他在利用最後一點點引爆時間,想要離他們遠點。

想要,讓更多人的活下去。

不。

肖楠塵想都冇有想就要衝過去。

卻在剛要靠近那一刻。

“轟隆隆!”

“轟隆隆隆……”

整棟彆墅都在晃動了。

肖楠塵被強大的撞擊力,直接撞飛了回來。

安暖躲在角落。

也感受到了強大的撞擊,她緊緊的捂著自己的身體。

眼淚再也停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