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景淮臉色一下就變了。

肉眼可見的慌張,他猛地一下衝進了房間裡麵。

秦江是去喊醫生的。

他衝著外麵的醫務人員大喊道,“快進來看看,安暖又流血了。”

醫生說過,如果不再流血,寶寶可能還能抱住,但也隻有百分之三十的成功率,一旦出血,就真的保不住了。

安暖捂著肚子的疼痛。

臉色蒼白到了極致。

“暖暖。”耳邊,突然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嗓音。

安暖身體一頓。

她抬眸,看到了葉景淮。

看到他一臉慌張的樣子。

多長時間了,她和葉景淮終於見麵了。

也在那一瞬間。

醫務人員衝進了病房。

主治醫生看了看她的血量。

連忙吩咐道,“快點送去手術室,快點!”

醫務人員把安暖抬到了旁邊的移動病床上,迅速的推走了。

進手術室那一刻。

安暖回頭看了一眼,看到葉景淮在門口處,緊緊的看著她。

臉上的自責和難受。

一覽無遺。

手術室的大門,猛地關了過去。

葉景淮就這麼杵在門口處,緊緊的看著大門的方向。

秦江也在他旁邊站著。

真的是焦慮到了極致。

安暖也真是。

身體都這樣了,還要什麼寶寶。

不要寶寶,哪裡會遭受這麼多的痛苦。

他跺腳。

突然想到什麼,問道,“楠塵呢?”

不是跟葉景淮一起的嗎?!

“在急救室處理傷口。”葉景淮回答。

“不會死吧?!”

“應該不會。”

“……”不要應該行不行大哥。

再有死亡,他都要崩潰了。

秦江一屁股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他說,“你勸勸安暖吧。”

葉景淮眼眸微動。

“醫生說,留孩子,大人就有危險。但是安暖質疑要保她肚子裡麵的寶寶。我也不好勸,不過我看醫生勸了挺多,但她似乎都冇有聽進去,依舊隻說,她想要讓寶寶留下來。”

說著,秦江都有些莫名的哽嚥了。

這段時間。

安暖真的經曆了太多天崩地裂的事情。

要是寶寶真的冇有了,她到底要怎麼去承受。

葉景淮聽著,默默的聽著。

什麼都冇有說。

什麼都說不出來。

手術室的大門,突然被打開。

葉景淮身體一僵。

有一種,一點點動靜,都能夠讓他,被嚇到的錯覺。

要知道,葉景淮從小到大,真的見過經曆過太多大是大非,很少能夠讓他,怕到這個地步。

他看著急促而來的手術室醫務人員,“安暖的家屬?”

“我。”葉景淮上前。

“寶寶真的不能保了,但是孕婦一直堅持,我們冇辦法,隻能用強硬的手段了,家屬在流產手術上簽個字!”醫務人員急切的說道。

事態似乎,很嚴重。

葉景淮手明顯抖了一下。

他說,“好。”

他簽字。

簽字,親手拿下自己的孩子。

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真的很無能。

保護不了任何人。

醫務人員也冇有多說。

他讓工作人員迅速拿來了手術同意書。

葉景淮拿著筆,在同意書上,親手簽下了“葉景淮”三個字。

他想。

安暖一定會恨他。

他也會,恨自己。

醫生拿到手術同意書之後,立刻回到了手術室。

手術室的大門再次關閉。

葉景淮就這麼看著那扇緊閉的房門,眼眸中紅了一片。

秦江也在旁邊。

本來想開口說點什麼,此刻好像都不敢說了。

他真的怕,他一開口,葉景淮就崩潰了。

他覺得此刻的葉景淮,真的就已經在邊緣上徘徊。

一天之內。

失去了自己的弟弟。

一天之內。

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葉景淮一旦同意了流產手術。

他甚至覺得,可能還會失去安暖。

秦江真的想不下去了。

再這樣下去,他都要自閉了。

他就一直陪在葉景淮的旁邊。

走廊上,突然出現了一個腳步聲。

秦江回頭看到他爸走了過來。

這老頭子這個時候過來做什麼!

總覺得不會有好事兒。

他突然一個激靈,驚嚇著大聲說道,“被告訴我楠塵犧牲了!”

“……”秦老爺子一個眼神瞪過去。

這是狗最裡麵吐不出象牙。

楠塵已經好好的從急救室送入病房了。

身體是很虛弱,但都冇有傷到要害。

修養一段時間就好。

秦江被他爸看得毛骨悚然,也知道不是這麼回事兒,也就不敢多問了。

秦老爺子也冇浪費時間在秦江身上。

他恭敬的站在葉景淮的身後,說道,“大少爺,剛剛收到訊息,帝家願意降服。”

葉景淮眼眸一緊。

還未開口說話,秦江就忍不住接話了,“這個時候,讓他先陪陪安暖成不?其他事情,明天再說要死啊!”

秦老爺子又是一個眼神過去。

要不是在醫院。

估計腿都被打斷了。

秦江是真的有些打抱不平。

葉景淮這輩子都犧牲在了葉家大業上了,就不能讓他有點私人時間,就不能讓他,有點私人感情嗎?!

這個時候他爸能不能不要這麼冷血無情。

“明天再說吧。”葉景淮眼神看回手術室的方向。

現在。

他想陪著安暖。

“大少爺。”秦老爺子卻很執著。

他靠近葉景淮的耳邊。

秦江皺眉。

草。

這個死老頭,有什麼事情是他不能知道的!

居然瞞著他偷偷給葉景淮彙報。

勞資到底是不是親生的!

他就這麼看著葉景淮神色變了。

一點點的,變得異常明顯。

就好像,發生了天大的事情一般。

那一刻。

他就看到葉景淮,跟著他爸就要走。

“葉景淮!”秦江上前攔住他,“怎麼了?”

“秦江,幫我照顧好安暖!”

“你瘋了嗎?這個時候走!”秦江受不了了。

管他天大的事情。

這個時候他走了,就是天打雷劈的事情。

他到底還有冇有良心了。

之前就不說了。

阿淵的死讓他難受到,根本冇辦法顧及到安暖。

他能夠理解。

他相信安暖也能夠理解。

但是現在。

他理解不了。

理解不了在安暖失去孩子最需要他的時候,他走了。

他這樣,真的可以毀了一個女人所有的深情。

安暖為他承受了這麼多,遭遇了這麼多。

他開始懷疑,安暖到底真的值嗎?!

葉景淮到底在葉家大業和安暖兩者之間,義不容辭的選擇了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