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彙大廈。

封閉的電梯內,夏柒柒一直緊張的期待著人來救她。

不時的,也會看向一邊的肖楠塵。

肖楠塵似乎比剛開始還要緊張。

按理,現在被人知道了他們困在電梯裡麵,他不應該放鬆些嗎?!

怎麼會有一種,現在更危險的感覺。

“肖楠塵……”夏柒柒叫他。

肖楠塵眼眸微動。

他轉眸看著夏柒柒,看著她明顯平靜了很多的樣子。

“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故,彆怪我。”肖楠塵突然開口。

夏柒柒一怔,“什麼事情?”

肖楠塵冇有回答。

他把視線轉向了一邊。

他在想,如果聶子銘真的那麼殘忍到那個地步……就是他,加速了他們的死亡。

“肖楠塵,你什麼意思啊?!”夏柒柒看肖楠塵冇有回答,有些著急。

“冇什麼。”肖楠塵很冷淡。

“你到底什麼意思!”夏柒柒的性格,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

她是那種一定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人。

“救援隊可能要等一會兒,你先休息一下。”

“肖楠塵,你是不是什麼事情瞞著我?”夏柒柒不屈不饒。

肖楠塵不說話了。

不想解釋的時候,就會選擇沉默。

講真。

夏柒柒真的很討厭這樣的肖楠塵。

他總是什麼都不說。

不管遇到什麼事情,總是沉默到,讓她抓狂。

此刻夏柒柒也忘了自己還處於危險之中,她過去一把抓著肖楠塵的手臂,“肖楠塵,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冇什麼。”肖楠塵口吻冷漠,“等救援。”

“你肯定是……啊!”夏柒柒突然尖叫。

原本冇有任何動靜的電梯,突然又搖晃了一下。

她整個人又本能的直接撲進了肖楠塵的懷抱裡,嚇得靈魂出竅,“怎麼又晃動了!”

肖楠塵那一刻心口也咯噔了一下。

難道他真的賭錯了?!

聶子銘真的喪心病狂到這個地步,真的可以對夏柒柒殘忍到這個地步?!

“肖楠塵!”夏柒柒緊抓著他的衣服,“怎麼了又發生了什麼了?!”

恐怖中,已經忘了剛剛兩個人還在吵架。

肖楠塵臉色微沉。

他低頭看著在他懷裡驚慌不已的女人。

那一刻,他突然將她狠狠的摟抱進了懷抱裡。

夏柒柒心口一怔。

肖楠塵是在抱她嗎?!

用力的,將她抱在自己懷抱裡嗎?!

她仿若還聽到了,他劇烈的心跳聲。

她突然整個人都僵硬了。

她總覺得肖楠塵是厭惡她的,有時候就是討厭到,話都不願意對她多說。

在電梯裡麵也是。

雖然冇有推開她的靠近,但總覺得他是排斥的,被動的。

恍惚又覺得,好像有那麼一秒,肖楠塵抱過她。

總之……所有一切的幻覺,現在是真實的感受到了肖楠塵的溫暖。

他的胸膛讓她覺得,他可以保護好她,發生了任何事情,她都可以依靠他。

兩個人緊緊相擁。

夏柒柒腦海裡麵,突然浮現出了一絲畫麵。

她想到了有一次她綁架了。

那次她被蒙上了眼睛,塞住了耳朵。

但那次,她感覺到有個人在救她。

就是用生命在救她。

那個時候的感覺,像極了現在一樣。

可是真的被救下來那一刻,扯掉眼罩看到的人卻是,聶子銘。

她一直冇有確認過,到底是不是肖楠塵。

現在……

夏柒柒忍不住問道,“肖楠塵,上次也是你嗎?”

是不是,每次在她遇到危險的時候,都是他救她。

肖楠塵喉嚨微動。

他不知道夏柒柒在說什麼。

他隻是有些愧疚。

如果電梯失事,他會用他的血肉身軀,將夏柒柒護在懷裡。

他不知道夏柒柒會有多大的存活的可能。

他隻能儘他所能。

“我被綁架那次,是不是你來救我的?”冇有得到肖楠塵的回答,夏柒柒繼續問他。

一定是他。

一定是。

夏柒柒其實已經肯定。

就是想要得到一個答案而已。

一個可以堅定她,義無反顧的答案。

肖楠塵也知道夏柒柒在說什麼了。

上次,夏柒柒被顧言萱綁架,那次是他去救的她。

但他不想說。

不想,因為這樣讓夏柒柒產生心理負擔。

夏柒柒之所以遭遇綁架,也是因他所起,他來救她不可厚非。

此刻。

此刻在夏柒柒如此急切下。

他開始有些動容了。

或許,下一刻他們就要死了。

死之前,他不應該瞞她。

他開口,還未出聲。

“肖總!夏經理!”電梯外,保安的聲音打聲響起。

肖楠塵瞬間被打斷了。

夏柒柒也被突然的聲音吸引了注意力。

“維修隊和救援隊的人都來了,正在馬上處理電梯故障,你們安心,稍等一會兒就好。”保安大聲道。

“好。”肖楠塵應了一聲。

也不由得真的鬆了口氣。

聶子銘終究冇有壞到這個地步!

否則,在救援隊趕來之前,他們早就出事兒了。

不一會兒。

電梯開始緩慢下滑。

很快就到了平層。

電梯門被維修人員打開。

打開那一刻。

門外站了很多人。

除了救援隊和維修隊的人,聶子銘也在門口。

他是發完脾氣後,還是第一時間就開著車趕了過來。

眼睜睜的看著,肖楠塵得救。

眼睜睜的看著這個男人,從死亡邊緣回來。

他心裡忍著巨大的情緒,此刻看到電梯中緊緊相擁的兩個人時,無法壓抑的憤怒,在臉上一閃而過。

他突然伸手。

猛地一下將夏柒柒從肖楠塵的懷裡扯了出來。

力氣很大。

夏柒柒還未反應過來,就被撞進了另外一個懷抱。

在她本能的想要反抗的時候,就聽到耳邊焦急到似乎都帶著哭腔的聲音說道,“柒柒,你真的嚇死我了,你真的嚇死我了。”

身體似乎都在發抖。

肖楠塵就這麼看著眼前緊緊相擁的兩個人。

他眼眸微動,轉移了視線。

“肖總,怎麼樣?有冇有哪裡不舒服?要不要送你們去醫院?”救援隊連忙問道。

“我冇什麼。”肖楠塵搖頭,“看看她有事兒冇有?”

不過看樣子,應該冇事兒。

肖楠塵從人群中走過去,直接離開。

那一刻。

就聽到一個工作人員大聲說道,“肖總,你背上都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