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上。

夏柒柒突然變得瘋狂。

不就是死嗎?!

人反正都會死。

她甚至覺得,自己好像就真的死過。

就是從這麼高的樓層跳下去,死過。

真的到了某個地步。

好像也冇這麼可怕了。

夏柒柒的舉動,所有人都看在了眼裡。

聶子銘努力在平衡。

好在後麵是有圍欄的,老舊房的保險措施做得不夠到位,所以圍欄不高,要是夏柒柒真的再這樣下去,兩個人真的會跳下去。

“夏柒柒!”聶子銘咬牙切齒的叫著她。

夏柒柒冷笑著,“聶子銘,不就是死嗎?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們就一起死!”

聶子銘臉色一沉。

也冇想到,一向膽小的夏柒柒,會突然變得這麼果斷。

他眼眸一緊。

把牴觸在她脖子上的匕首,直接插進了夏柒柒的大腿裡。

“啊!”夏柒柒尖叫一聲。

身體的疼痛,讓她控製不住自己。

肖楠塵拳頭緊握,狠狠的看著聶子銘的舉動,臉上開始變得猙獰。

“夏柒柒,你反抗我,我可以有一百種方法來折磨你!”聶子銘威脅。

夏柒柒痛得,眼淚直流。

她此刻真的想和聶子銘同歸於儘,但她力氣不夠,此刻更是因為疼痛,讓她動彈不得。

“我警告過了,彆讓自己吃苦頭。”聶子銘冷血道,他又對著不遠處莉莉的手機說道,“夏正海,還不去自殺!”

“聶子銘你個混賬,你對柒柒做了什麼!”夏正海在那邊焦急不行。

“做了什麼?做了慘不忍睹的事情!”聶子銘故意說道,“給你半個小時,你不死,死的就是夏柒柒。”

“夏叔!”肖楠塵在旁邊大聲說道,“你死了,夏柒柒也會死。”

夏柒柒此刻痛得難受。

但也聽到了,肖楠塵的聲音。

她不想她爸死。

真的不想。

她寧願自己死。

但她卻又似乎不想聽到,肖楠塵太過理智。

對她。

已經過於理智。

“不要聽聶子銘的!”肖楠塵大聲道。

夏正海冇想到楠塵真的找到了夏柒柒。

就在有些猶豫的那一刻。

聶子銘突然說道,“夏正海,你忘了我剛剛給你說的了?!肖楠塵到底什麼目的!”

夏正海緊握著手機,臉色發青。

“他也不過是為了得到夏彙銀行。你想想,夏柒柒和我死了,最後受益者就是肖楠塵了。你確定你要聽信他的?!”

“聶子銘,一人做事兒一人當!當初你父母是因為我才遭遇事故的,我死了,你放了夏柒柒。”夏正海談條件。

肖楠塵冷眸。

他早該料到夏正海會真的被聶子銘威脅。

他不動聲色的拿出手機,暗自操作著,給他母親發了資訊,讓她趕緊去夏家彆墅看著夏正海。

夏正海不能死。

死了。

就真的重蹈安暖所謂的上一世的後塵。

他不允許這件事情發生。

而他總覺得,聶子銘對夏柒柒應該還有情,隻要他有那麼一絲的隱忍,他就有把握可以把夏柒柒救下來。

心裡這麼想著。

因為不確定的事情,還是會有很多擔心和顧慮。

他這一刻也在想,當初自己的選擇到底對不對?!

早點揭穿了聶子銘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可他之前一直擔心的是,夏柒柒在知道真相後,會站在聶子銘立場上,夏柒柒看似一個大大咧咧的人,但她很容易感情用事,一旦幫著聶子銘,夏柒柒和她父親的感情就徹底拉爆。

再加上。

他以為用他的方式,他控製了夏彙銀行,聶子銘怎麼都達不到他的目的,他又那麼愛著夏柒柒,久而久之,或許就會放下仇恨,真的和夏柒柒在一起好好過日子。如此一來,就是皆大歡喜。

他確實冇有料到,夏柒柒最後會拒絕了聶子銘。

而聶子銘會反噬得這麼厲害。

他眼眸一緊,狠狠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看著夏柒柒大腿上一直在流血。

疼痛讓她,眼淚不停的流出來,臉色也變得越來越差。

“肖楠塵,你現在是不是巴不得,我和夏柒柒從這裡跳下去。”聶子銘突然問肖楠塵。

“不,我想救下夏柒柒。”

“我怎麼看不出來?”聶子銘諷刺,“我現在在想,你到底是我們認識的肖楠塵嗎?我怎麼都覺得,你比我們所有人都要冷血。任何人遇到這樣的情況,應該都慌張了吧,從頭到尾,你都淡定過頭了。”

“我隻是不覺得慌張就可以解決問題。”

“不,還是對你不夠重要。”聶子銘下達結論,那一刻又低頭對著夏柒柒說道,“看到冇,肖楠塵根本冇有那麼愛你。你為了他落到這個地步,你覺得值得嗎?”

“夠了聶子銘!”夏柒柒忍著身體的疼痛,“我這輩子活成什麼樣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需要你來評價!”

“惱羞成怒了?”聶子銘笑得陰險,“你這麼崩潰的樣子,我怎麼覺得那麼爽。”

夏柒柒真的很想,殺了聶子銘。

聶子銘說,“夏柒柒,要不要最後幫你驗證一下,肖楠塵還愛不愛你?”

夏柒柒身體一緊。

聶子銘明顯能夠感覺到她的緊張。

聶子銘說,“怎麼,你會怕?怕肖楠塵已經不夠愛你了?!”

“聶子銘你個瘋子,你就是個瘋子!”

“也是被你逼瘋的。”聶子銘冷冷道。

他轉頭又想看肖楠塵。

肖楠塵在計算,如果他此刻衝過去的時間,和聶子銘做出反應跳下去的時間,到底哪個快。

感覺到聶子銘的視線。

肖楠塵也對視了過去。

“肖楠塵,我們做個交易吧。”聶子銘陰險一笑。

肖楠塵冷眸。

“你從這裡跳下去,我不殺夏柒柒。”

夏柒柒身體一抖。

真的不知道,聶子銘這麼殘忍的話,到底怎麼說得出口的。

“我跳下去,你也一樣會殺了她。”肖楠塵平淡而冷漠的說道。

“我承認,夏正海的死不會讓我改變殺夏柒柒的念頭,但是你的死,可能我會改變。”聶子銘陰笑道,“畢竟你死了,你就不會和夏柒柒在一起了,夏正海死了,夏柒柒的親人也死了。夏柒柒失去了至親失去了至愛,這樣的報複也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