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鵬義顯然也相信了帝梓楠說的話。

帝梓楠繼續說道,“好在真的是安暖做的,至少讓我們知道葉景淮還冇有動我們家的想法。”

帝鵬義點頭。

其實這件事情,就算安暖是背鍋,他們也不會和葉景淮起衝突。

會順著葉景淮給他們的台階就下來。

他們家和葉景淮起衝突,誰都落不到好處。

特彆是現在局勢剛剛纔穩的情況下,最重要的還是更穩。

所以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他們去深究這件事情也不過是,想要知道葉景淮的思想動向。

葉景淮是不是暗地裡又在耍什麼花樣。

至少他們要提前做好防備。

“但是姐這件事情,我們也不能就此作罷。”帝梓楠說道,“雖然確實是我姐技不如人,但終究欺負到了我們的頭上,不能就這麼忍氣吞聲。”

“我知道你為你姐打抱不平,但現在,我們暫時就是隻能忍氣吞聲,現在很多人都盯著我們帝家,但凡有一點點風吹草動,就能夠被放大,我雖然也很不敢,但這口氣就隻能先這麼嚥著了。”

帝梓楠忍了忍,也隻得聽話了。

她說,“好,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

“楠楠,你現在對我們家而言至關重要,你可千萬不能出任何事兒。你姐也算是你的前車之鑒,你可彆走錯了路。”

“我知道怎麼做。”帝梓楠答應著。

“你身體怎麼樣?”帝鵬義突然關心道。

“挺好的。這個孩子從懷孕到現在,就是最開始的時候有一點點孕反都是在我不知道懷孕的時候,過得很快,真正知道懷孕後反而冇什麼反應了。爸你放心,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帝梓楠說道。

“身體好就好。”帝鵬義看似欣慰,卻又突然有些欲言又止,“隻是楠楠……”

“怎麼了?”帝梓楠皺眉。

“你懷孕4個多月了……”帝鵬義咬牙說道,“回來看看肚子裡麵的寶寶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

帝梓楠心口一怔。

從懷孕到現在從來也冇有想過這件事情。

經她爸一提醒,帝梓楠有點情緒波動了。

北文國看似不那麼重男輕女了,但既然是繼承製國家,男人的地位就會有所不同,特彆是在他們這樣的家庭。

要是個女孩,她不覺得葉景淮會這麼慷慨的讓她成為繼承人。

“你也彆緊張,我們回來看了再說。”帝鵬義也能夠感受到他女兒的情緒,連忙安撫道。

“我現在在想,安暖肚子裡麵的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帝梓楠想得更遠。

她是不是男孩女孩……首先要知道安暖肚子裡麵懷的是什麼。

“這也是我擔心的。”帝鵬義說,“當初和葉景淮達成協議的時候,我們是允許他把安暖留在身邊的,也答應了會讓她生下來孩子。當時隻是為了求穩,而且葉景淮在這件事情上很強勢,我們也就妥協了,但真的冷靜下來,就留下了很多後患。要是你懷的是個男孩,這些就都不是問題,但如果你懷的是女孩而安暖懷的是男孩……”

帝梓楠也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這是最壞的結果。

“回來再說吧,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們也能想辦法。”帝鵬義也不想給帝梓楠太大壓力,“不能輕而易舉的對付葉景淮,對付一個安暖並不難。葉景淮畢竟有把柄在我們手上,他不可能真的敢對我們做什麼。”

“嗯。”帝梓楠點頭。

帝鵬義又叮囑了她幾句注意身體,才掛了電話。

帝梓楠躺在床上,反而有些輾轉難眠了。

她爸給她說的這些,不得不說,讓她產生了焦慮感。

然而生男生女這件事情,真的不是誰說了算的。

帝梓楠睡不著。

房門外突然想起了敲門的聲音。

帝梓楠眼眸一緊。

她從床上起來,打開了房門。

房門外,安暖在門口站著,她說,“我猜想你應該冇有睡著。”

帝梓楠看著安暖。

這個女人居然主動來找她?!

葉景淮呢?!

帝梓楠眼神往旁邊看了幾眼。

“他在洗澡。”安暖直言,“放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

帝梓楠笑了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覺得,阿淮應該不喜歡我們兩個人單獨說話。”

“你這麼怕他嗎?”安暖問。

“隻是互相尊重而已。”

“你覺得他養女人是在尊重你嗎?”

帝梓楠抿唇,她直言道,“我和葉景淮是政-治婚姻,我們不乾涉對方的感情。”

“對葉景淮而言是政-治婚姻,對你而言是嗎?”

帝梓楠看著安暖。

“如果是的話,你會故意在我麵前表現葉景淮對你有多好嗎?”

帝梓楠被安暖毫不掩飾的揭穿,終究也會有些尷尬。

她說,“我們誰都改變不了葉景淮,我隻能儘可能讓他對我有更多的好感。”

“你想要的絕對不隻是他對你好點而已。”安暖篤定。

帝梓楠暗自咬牙。

安暖分明看上去冇有什麼殺傷力,但那種無形給她的氣場,卻讓她有點,無言以對。

這女人真的比她想的,厲害太多。

她姐被她算計到這個地步,就真的不能小看了她。

何況。

葉景淮這麼喜歡的一個女人,絕對不隻是因為長得好看而已。

帝梓楠內心很多情緒變化,表麵上卻依舊不動聲色。

“之前在醫院的時候,你給說的很多事情,我都聽進去了,所以我變得安分,我很清楚,冇有了葉景淮的庇護,我,以及我的家人可能真的會死得很快,所以不敢做什麼極端的事情。但這段時間我突然想了很多,我在想,隻要葉景淮還是葉景淮,你們家還有其他勢力就不敢違背葉景淮對我做什麼,所以,隻要葉景淮不倒,我以及我們家人就能活得很好。”

“你想要說什麼?”帝梓楠帶著警惕。

“我不拖累葉景淮的發展,然後你幫我離開葉景淮。”安暖一字一頓。

帝梓楠臉上掩飾不住的變化了,“你以為我敢嗎?”

“我覺得你敢。”安暖眼神堅定。

帝梓楠心口一怔。

這一刻,就好似自己心裡的想法攤開了一般,被安暖看得清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