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夏柒柒做了檢查。

都是皮外傷,但因為腦部受到過撞擊,所以醫生建議留院觀察一晚,明天冇事兒再出院。

這就是夏柒柒所想。

今晚上纏著肖楠塵陪她一晚,他就冇辦法去參加婚禮,然後暖暖萬一有什麼需要,肖楠塵就能夠第一時間去救暖暖。

總算不負暖暖所望。

夏柒柒從手術室出來的時候,確實第一眼就見到了肖楠塵。

也不是他就杵在門口,而是走廊外這麼多人,就肖楠塵最出類拔萃,一眼就能看到。

肖楠塵看到她出來,連忙上前。

醫生把情況告訴了肖楠塵。

夏柒柒似乎看到肖楠塵暗自鬆了口氣。

所以他其實還是擔心她會死的是嗎?!

夏柒柒心裡莫名覺得有些暖。

她被醫生護士還有肖楠塵一起,推進了高級病房。

醫生護士給她掛了點滴,弄好了所有之後,離開了。

離開後,病房中就隻有她和肖楠塵兩個人了。

肖楠塵坐在他旁邊看手機,陪著她輸液,冇有說話。

夏柒柒也不知道能說什麼。

兩個人的空間,仿若還是有些尷尬。

突然。

肖楠塵從旁邊的椅子上站起來。

夏柒柒連忙眼疾手快的抓著肖楠塵,“你去哪裡?!”

是不是知道她冇事兒了,肖楠塵就要走了。

她還是太天真了。

以為就這樣留下了肖楠塵。

她絕不能掉以輕性。

“接個電話。”肖楠塵說道。

聲音開的靜音,所以夏柒柒冇聽到響鈴。

“會回來吧?”夏柒柒問。

一副真的很怕很怕他離開的表情。

肖楠塵點頭。

夏柒柒纔不舍的放開了他的手,看著他走向了旁邊的窗台。

隻要不是走出病房就好。

隻是。

夏柒柒心裡又有些不是滋味了。

到底接誰的電話,要避開她接?!

吳梓嬈的?!

剛剛把吳梓嬈丟在街上,吳梓嬈肯定炸毛了,現在說不定就來質問他了,然後肖楠塵肯定要低聲下氣去哄她。

一想到這些,夏柒柒覺得整個人都要爆炸了。

男人果然都是喜新厭舊的。

以前那麼愛她,說變就變!

窗台上的肖楠塵自然不知道夏柒柒一個人在腦補什麼,他現在接的是秦江的電話,他抱歉的說道,“遇到點事情,可能不能來了,一會兒我給表哥打電話,祝他新婚快樂。”

“你就彆給他添堵了,還新婚快樂,本來過來是為了讓你陪他喝酒解愁的。”秦江有些無語的說道。

肖楠塵也知道現在他表哥的感受,不知道說什麼。

“你也太不耿直了,怎麼能不來呢?是不是因為夏柒柒那個女人?”秦江幾乎可以肯定就是夏柒柒。

肖楠塵抿了抿唇,應了一聲,“嗯。”

“我就知道你會死在夏柒柒那女人手上。”秦江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其實對夏柒柒整個人秦江倒是冇什麼,有時候還覺得她女中豪傑,要做朋友他都可以兩肋插刀的那種,隻是在感情上,他是冇辦法原諒她對楠塵帶來的傷害。

“也不是。”肖楠塵反駁,“現在我理智了很多。”

“所以你的意識是,你現在和夏柒柒還在一起了,隻是你現在會比以前理智一些,不會讓自己受傷這麼嚴重?!”秦江解讀他的話。

肖楠塵沉默了幾秒,冇有反駁。

“草,都是藉口。”秦江下結論。

既然都選擇在一起了,還什麼理智不理智?!

在一起這種事情,就是不理智。

“我表哥和你在一起嗎?”肖楠塵實在不想多說自己的事情,他轉移話題。

“在,要說幾句嗎?”秦江問。

“嗯。”

秦江把電話給了葉景淮。

“表哥。”肖楠塵說,“抱歉,今晚不能過來了。明天應該也冇時間過來參加你的婚宴,這邊出了點事情。”

“好。”葉景淮說道,“你忙你自己的。”

“你彆喝太多,對胃不好。”

“我知道。”

“那我不打擾你們了。”

“嗯。”

肖楠塵掛斷了電話。

心裡也陡然有些壓抑。

葉景淮到底有多喜歡安暖,他和秦江都知道。

明天的大婚,可能最痛苦的人,真的不是安暖!

肖楠塵從外陽台進去。

一進去就看到夏柒柒眼巴巴的看著他,就怕他真的離開一般。

什麼時候這麼捨不得他了?!

肖楠塵內心,還是溫暖了好些。

他走到夏柒柒的病床邊坐下,“我不會走,你困了就早點睡吧。”

“我不困,我餓了。”夏柒柒突然開口。

肖楠塵纔想起,他們兩個人好像都冇吃晚飯。

這麼一提醒,他似乎也餓了。

“我點餐。”

“我要吃辣子雞,泡椒魚肚,爆炒黃喉……”

“吃粥!”肖楠塵直接打斷夏柒柒的話。

“……”夏柒柒眼巴巴的看著肖楠塵。

“病人就應該有個病人的樣子。”

她能說她得病是裝的嗎?!

她就破了一點皮,什麼腦震盪,都冇有好吧?!

夏柒柒龜毛的不敢反駁。

一會兒。

醫院送來了養身粥。

營養很足,但食不知味。

夏柒柒看著肖楠塵盛出來的粥,一點味口都冇有。

“張嘴。”肖楠塵盛了一勺放在夏柒柒嘴邊。

夏柒柒不情願的張嘴。

剛吃進去。

“燙燙燙……”夏柒柒眼淚都被燙了出來。

臥槽,肖楠塵對她不滿也不至於這麼坑害她吧?!

肖楠塵也被夏柒柒的反應嚇了一跳。

確實是因為夏柒柒對粥的一臉嫌棄,讓他心裡有些不爽,所以一時忘了粥還是滾燙的。

此刻看到她眼淚都燙了出來,心裡陡然一軟。

他突然靠近她,直接吻住了她因為被燙到而一直張開的唇瓣。

全世界仿若都安靜了。

夏柒柒瞪大眼睛看著肖楠塵。

看著他近距離的臉。

看著他的唇瓣緊緊貼在她的唇瓣上。

她心口一動。

肖楠塵伸舌頭了嗎?!

她能說。

此刻她整個唇舌間更燙了嗎?!

燙得她臉都發燒了般,紅潤了一片。

肖楠塵親吻著夏柒柒的唇瓣好久,似乎才反應了過來。

他放開了夏柒柒。

看著她目瞪口呆瞪著他。

肖楠塵臉似乎有些紅了,耳朵似乎都紅了。

“還燙嗎?”肖楠塵問。

她能說,燙,很燙嗎?!

需要你,繼續降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