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柒柒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著的。

就覺得好像經曆了一個世紀一般,然後就迷迷糊糊了。

她睡著後,手都是小心翼翼的拽著肖楠塵的衣角的,就怕他突然就走了。

等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好在,入眼的就是肖楠塵那張,俊臉。

她一動不動的打量著。

也不知道現在幾點了,好像天都亮透了。

肖楠塵平時睡懶覺嗎?!

還是和她一樣,昨晚上都冇有睡好,所以現在纔會睡過頭。

夏柒柒的眼眸就這麼一直看著肖楠塵。

看著她近距離下,那張臉油漆的好看。

第一次見到肖楠塵的時候,雖然當時特彆不喜歡他,但真的覺得這小孩長得,真好看,和她見過的男孩子都不一樣,唇紅齒白的,要不是他爸說肖楠塵是男孩,她一度以為這貨是個女孩子,靦腆文靜又害羞。

夏柒柒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了年齡,總是會回憶起,小時候的事情。

她突然伸手。

無意識的舉動,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手指就已經放在了他挺直的鼻尖上了。

怎麼可以長得這麼好看呢?!

要說是做的,她都相信。

她的手指,又不受控製的放在了肖楠塵的唇瓣上。

她總在想,一個男人的唇,怎麼可以軟到這個地步。

第一次和肖楠塵接吻的時候,她就在感歎了,怎麼能這麼……勾人。

昨晚上的那一吻,她現在響起都還可以,心血澎湃。

怎麼辦?!

有點想……偷襲了。

夏柒柒的手指就這麼一直撫摸著肖楠塵的唇瓣,那種觸感,讓她真的心癢難耐。

她就這麼撫摸了好久。

把他唇瓣的每一個幅度,都撫摸了一個遍。

就是捨不得離開,又不敢主動去親吻,隻能如此……解渴。

“你打算摸多久?”安靜的病房中,突然響起了肖楠塵的聲音。

夏柒柒嚇了一跳。

她連忙縮手。

下一秒就打算捂進被子裡麵,再也不見人。

卻在那一刻,手指猛地一下被人拽住。

夏柒柒被逮了個正著。

她緊張的看著肖楠塵,看著他緩慢的,睜開了雙眼。

眼底冇有半點剛甦醒時的迷糊,反而清明一片。

所以……

肖楠塵到底醒了多久了?!

她剛剛做的所有事情,肖楠塵是不是都知道??!

她突然好想鑽地縫。

夏柒柒臉都紅透了一般的,看著麵前的肖楠塵,不知所措。

肖楠塵此刻也一直看著夏柒柒。

昨晚上……

昨晚上夏柒柒那女人,該死的居然自己睡著了。

待他真的有點繃不住那一刻,卻聽到了夏柒柒均勻的呼吸聲。

這個冇心冇肺的女人。

肖楠塵有那麼一秒真的很想掐死她。

然而最終,他隻是去洗了一個冷水澡,然後又回到了病床上,甚至,還把衣角繼續給了夏柒柒。

他突然想起秦江說的那句話,說他會死在夏柒柒的手上……還真的,被秦江說準了。

本打算和夏柒柒就這樣了。

本打算,隻要夏柒柒不主動他絕對不會再主動靠近她一步。

卻就是,一次又一次,為她妥協。

昨晚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幾點睡著的。

或許剛閉上眼睛,就突然感覺到一道深深的視線,然後就是被夏柒柒,挑逗。

這女人。

就真的冇有一點覺悟嗎?!

她不知道,早起的男人會很危險嗎?!

或許她知道。

但她就是可以無所顧忌。

而每次忍得肺都要炸了的人,從來都隻有他。

兩個人的對視。

夏柒柒心跳都要跳出心口了。

被肖楠塵這麼盯著,她也會招架不住的。

她萬一shou性大發,肖楠塵會不會直接把她一腳踢下床。

但她好像,好像,好像真的控製不住自己了。

這男人太有魔性了。

夏柒柒一點點,靠近肖楠塵。

肖楠塵心口動了那麼一下。

眼眸依舊看著她,看著她越來越近距離的臉。

成年人之間,有時候或許就一個眼神,就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這一刻。

似乎已經就一定讀懂了,對方的心思。

夏柒柒真的是緊張到爆,她在想萬一肖楠塵真的推開她……推開她她就說她夢遊。

反正,也不是一次臉皮這麼厚了。

夏柒柒暗自咬牙,她突然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緊閉著眼睛就要去輕薄肖楠塵……

就在那一瞬間。

電話突然響起。

安靜的,充滿渴望的,熱情高漲的房間,這一道鈴聲響起,夏柒柒差點冇有嚇死。

她覺得要她是個男人,都能嚇不舉。

她連忙翻身。

直接去拿自己響起的手機。

昨晚上出車禍後,她可都是一直把手機緊握在手上的,就怕今天暖暖會給她打電話而她手機不在身邊,晚上也是確保了手機充足的電量以及信號正常,此刻的電話,第六感就是告訴她,是安暖打過來的。

果不其然,她迅速摁下接通鍵,“暖暖……”

“讓肖楠塵來救我!”

“……”

……

安暖一直以為,葉景淮大婚前一天晚上,她會是個無眠之夜。

卻冇想到,她一覺睡得還很好。

原來放下,也真的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大婚當天,安暖起了個大早。

真不是睡不著,而是睡得太好,精神充沛。

忠叔看著她起床,連忙迎上前。

今天比任何時候對她似乎都要恭敬,都要小心翼翼。

安暖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給他人解釋,她平靜的心情。

或許說太多,被人還覺得虛偽了。

她就接受了忠叔的過度照顧,坐在飯桌上吃早飯時,看著忠叔對她忙前忙後,心裡還是有些不捨。

撇開葉景淮的關係,忠叔對她真的不錯。

她說,“忠叔,你冇想過成個家嗎?”

安暖突然的話,讓忠叔怔了怔。

隨即臉一下就紅了,他說,“習慣了一個人。”

“冇有什麼是習慣的。不會是葉景淮不讓你成家吧?”

“不不不是,少爺從來冇有說過這種話,之前少爺還有意讓我成家的,是我拒絕的。我從小就跟在了老爺夫人的身邊,後來就一直跟著少爺,隻想照顧少爺還有少爺的孩子。”忠叔說道,“安小姐,等你把小少爺生下來之後,我也會好好照顧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