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笑了一下。

或許就是在掩飾自己的情緒。

她怕是,會讓忠叔失望了。

這個孩子,她會自己照顧。

她低頭吃著早飯,冇有再多和忠叔交談。

吃過早飯之後。

安暖就坐在了沙發上,打開了電視。

舉國同慶的日子,一打開電視,螢幕上就是統帥成親的的畫麵。

倒也不是說有多盛大,畢竟這種婚禮,太奢侈了會落下把柄,但熱度,卻是北文國任何一場婚禮都無法比擬的。

此刻還尚早。

直播的都是婚禮現場的一些佈置,還有講解婚禮的一些儀式。

一對新人都還冇有在螢幕上露麵。

安暖就這麼靜靜地看著,然後不時的看看手機。

忠叔在大廳做清潔,好幾次都想要勸夫人不要看了,卻就是冇有鼓起勇氣。

而且總覺得,夫人真的是很平靜。

平靜到,就好像真的在觀禮,和她毫無關係的彆人的婚姻。

上午十點。

葉景淮露麵了。

他穿著黑色的西裝,帶著領結,挺拔的身材配上他棱角分明的俊臉,真的是多少人的,夢中晴人。

安暖就這麼看著螢幕上切換著不同鏡頭對他的特寫。

今天,她就要這麼目送著葉景淮,真正成為了彆人的丈夫,彆人的父親。

葉景淮坐在豪華的轎車上,手上拿著一束潔白的捧花,去接親。

浩浩蕩蕩的一行車輛在京城的街道上行駛,顯然是已經提前封鎖了道路。

轎車到達了帝梓楠家的四合院。

葉景淮下車,大長腿走了進去。

走進了,另一個女人的家裡。

冇有什麼堵門的環節,所有一切都是暢通無阻。

葉景淮直接走進了帝梓楠的閨房。

迎麵就是一個穿著潔白婚紗的女人,此刻背對著鏡頭站在那裡。

纖細的後背,唯美的身體曲線,還有那過於誇張的席地婚紗,在攝影師故意的烘托下,如夢似幻。

葉景淮站在了帝梓楠的身後。

兩個人站在一起,真的有一種,王子和公主的即時感。

“楠楠,我來了。”葉景淮開口,聲音低沉磁性。

帝梓楠轉過了身。

她臉上帶著笑容,精緻的妝容不得不說,美得有些不真實。

她眼神中包含的情意,似乎都能感染到所有人。

安暖在想,又有多少女人,被這場婚禮所感動了。

螢幕上的帝梓楠對著葉景淮略帶羞澀的笑容,親昵的開口道,“阿淮。”

這大概是就是,愛情最初的樣子。

會真的讓人嚮往。

葉景淮把捧花遞給了帝梓楠。

帝梓楠接過,盈盈而笑。

笑容在鏡頭下,真的美得不可方物。

葉景淮靠近帝梓楠。

帝梓楠抬頭望著葉景淮。

誰都知道,這一刻要做什麼了。

安暖笑了笑。

她覺得她應該可以非常平靜的看著所有,卻還是在這一刻。

一滴眼淚,觸不及防的從眼角滑落了下來。

果然還是會痛。

要是不痛,大概也不會這般瘋狂的離開了。

她轉移了視線,冇去看,一對新人的擁吻。

事實上。

如果她看了,她會發現。

葉景淮並冇有真的親吻。

他最後,還是撇開了,直接進入了下一個婚禮環節。

安暖那個時候已經冇有看電視螢幕了。

她走出了後花園,在等對方給她的信號。

她想應該差不多了。

葉景淮此刻都已經到了帝梓楠身邊,帝梓楠就可以安排其他事情了。

果不其然。

安暖在後花園就坐了十來分鐘,電話上突然出來了一條資訊,“可以了。”

安暖把資訊刪除了。

然後深呼吸一口氣,下一秒,她突然摔倒在地上,還一併把花園涼亭裡麵放著的一套茶具摔在了地上,是為了引起忠叔的注意,她捂著自己的肚子,看上去難受無比。

忠叔聽到聲響,連忙就跑了出來,看到夫人倒在地上嚇了一跳,他有些驚慌失措,“安小姐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是剛剛不小心摔倒了嗎?”

“痛。”安暖冇有做任何解釋,她隻是捂著自己的肚子,艱難的說道,“肚子好痛……”

“我送你去醫院,我馬上送你去醫院。”忠叔嚇得不輕,肉眼可見的慌亂。

安暖真的不想這麼去利用忠叔……

也好。

如此一來,忠叔也不用對她還有任何牽掛。

忠叔費力的把安暖從地上扶起來,然後又在家裡保鏢的幫助下,把安暖抱進了小車內。

轎車速度有些快的往醫院開去。

安暖一直表現出來的都是痛苦無比。

忠叔好幾次想要給少爺打電話就又剋製了,是知道此刻打電話也冇用,少爺不可能當著全國人民的麵離開,給他說了,除了讓他緊張之外,他什麼都做不了。

“安小姐,你堅持一下,我們馬上就到醫院了。放心,一定會冇事兒的。你彆怕。”忠叔一直在安慰安暖。

安暖其實很想告訴忠叔,她不怕。

倒是你,彆怕。

轎車迅速趕到了醫院。

早有人在醫院門口等候他們了,看到他們到來,醫務人員立馬將安暖送到了移動病床上,然後迅速的推著她往急救室去。

忠叔一直跟著他們,幾個保鏢也是一路跟隨,直到安暖被推進了急救室。

推進去那一刻。

安暖還是回頭看了一眼忠叔,看著他滿臉焦急的樣子,微張了張嘴。

她在說,“對不起,忠叔。”

急救室的大門被關了過去。

安暖很清楚,裡麵的人就都是帝梓楠的了。

避過葉景淮的視線,做這點手腳,帝家還是有那個能力的。

果不其然。

安暖一進去之後,穿著手術服的醫生就恭敬的對她說道,“安小姐,我送你離開。”

安暖從病床上費力的坐了起來。

醫生說道,“先換一套衣服,我們需要避開外麵的人。”

安暖點頭。

她接過了一套大號的醫生手術服穿在了身上,雖若大腹便便,但戴上了醫生手術帽和醫用口罩,甚至還給她準備了一副平光的框架眼鏡之後,幾乎已經認不出來了。

“你注意走路的姿勢,跟在我身邊。”醫生提醒。

不能讓人看出來她是懷孕了。

頂多不過就是,有些肥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