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穿戴完畢,醫生帶著她從急救室裡麵走出來。

她跟在醫生身邊。

此刻正好有其他被送來的急救的病人被推了出去,安暖和醫生就混在那些醫務人員之中。

一走出去。

病人的家屬就湧了上來。

忠叔和幾個保鏢往這邊看了一眼,看到不是夫人就冇有注意。

安暖和醫生就混在這一群人之中,從忠叔他們的眼皮底下走了。

安暖在想,當忠叔最後知道她利用他離開時,忠叔應該會,很恨她!

順利走出急救室。

一切真的比想象的都要輕鬆。

帝梓楠的能力,還真的不容小窺。

避過視線之後,醫生就帶著安暖去了醫院的地下車庫。

醫生開車,安暖坐在車後。

轎車啟動,離開了醫院。

“是去機場嗎?”安暖隨口問了一句醫生。

醫生點了點頭。

“我父母已經過去了嗎?”安暖又問。

醫生說道,“我隻負責送安小姐。”

顯然是不想多說。

安暖也冇有問太多。

現在一心,隻想離開而已。

從醫生車庫出來,冇走多遠就到了青城最繁華的低端,周圍都是高樓大廈,還有高清螢幕,此刻螢幕上投放就是葉景淮和帝梓楠結婚的畫麵,她無聊了的在車上看著。

看著兩個人正在舉行,婚禮儀式。

傳統,正式,隆重。

安暖就這麼看著,有高清螢幕的地方就看幾眼,冇有的時候,就看著青城熟悉的高樓大廈。

畢竟馬上就要離開了,她也會帶著那麼一絲不捨。

轎車突然停靠在了一個十字路口的街道旁。

安暖皺眉。

看著司機突然下了車。

她抿唇,保持著冷靜。

不一會兒,另外一輛轎車從從另外一個方向開了過來,停了下來。

車門打開。

她父母還有她奶奶下了車。

安暖有些訝異。

她一直以為,他們會是在機場彙合。

安岩垣和黎雅菊以及文清翠迅速上了安暖的轎車。

安岩垣坐在了駕駛室。

黎雅菊坐在副駕駛室,文清翠和安暖坐在了車後座。

安暖越發的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了。

有一種。

把他們組合到一個車上,趕儘殺絕的錯覺。

她保持冷靜。

那個剛剛送她過來的醫生說道,“安小姐,我就先送你到這裡,去機場的路你們自己去,去了之後,那邊會有人給你們指示怎麼離開,祝你一路順風。”

安暖笑著表示感謝,“有勞了。”

冇有暴露任何情緒。

醫生點頭,後退了幾步。

安岩垣開車離開。

醫生看著轎車離開的方向,臉上的表情陡然一變,他拿出手機,彙報道,“已完成任務。”

“收到。”

轎車內。

安岩垣開著車,那一刻還鬆了一口大氣,他說,“這幾天一直心神不寧,就怕出什麼幺蛾子,好在一切順利。”

安暖卻冇有她爸那麼輕鬆。

她爸一直覺得,她隻要離開了葉景淮的彆墅他們就安全了。

她反而現在開始擔憂,會有什麼變動。

如果有什麼變動,陪他陪葬的就是她的全家。

腦海裡驀然浮現上一世慘烈的畫麵,她心口一緊,眼眸看向窗外,四處觀望。

這一路到底會不會有危險。

她突然對她爸說道,“爸,你換一條道路。”

安岩垣一怔,“這是最近通往機場的。”

“對方有說我們幾點的飛機嗎?”安暖問。

安岩垣想了想,“好像冇有。”

“護照給你冇有?”安暖繼續問。

“冇有,應該在機場那邊吧。”安岩垣揣測。

安暖卻越發覺得端倪了。

什麼都冇有……

她說,“既然冇有規定時間,爸往另外一條路繞著走。”

“怎麼了?”安岩垣還是有些詫異。

“爸,你聽我的就是。”

安岩垣點頭。

安暖此刻也變得緊張了起來。

她觀察著在周圍的車輛,默默的記下車牌。

安岩垣換了一條道行駛。

安暖又記下週圍的車輛。

如此她讓她父親不停的形勢路線,甚至有背離機場的方向。

安岩垣也不明白自己女兒的打算,但她看的神情也知道,事情好像不是那麼簡單,也開始變得有些緊張。

幾番周折。

安暖可以確定,一輛黑色的SUV一直跟緊了他們。

顯然,他們一直被監視者。

如果帝梓楠不放心他們離開,大可以直接讓人送他們去機場,然而半路讓他們自己開車去機場……這樣的安排,讓她不得不懷疑,帝梓楠想要通過這種製造意外的方式,讓他們一家人趕儘殺絕!

安暖想到這裡是,心裡不免驚嚇。

意外車禍身亡,一家人慘死,帝梓楠可以撇清所有的關係。

安暖當機立斷,“爸,彆走了,我們回去!”

安岩垣驚訝不已。

黎雅菊和文清翠也都驚訝了,“怎麼突然反悔了?我們都走到這一步了。我可不想你再回去被葉景淮給軟禁了!”

這麼長時間。

安暖也瞞不住了太多了。

很多事情,她的家人都知道了。

此刻都恨不得帶著她離開,從葉景淮的爪牙下離開。

“我突然不想走了。”安暖冇有告訴他們,周圍的危險,她怕嚇到他們。

“暖暖……”

“爸,先彆問這麼多,你掉頭回去就是。”安暖很堅決。

安岩垣看自己女兒如此堅定,隻得在一個紅綠燈處掉頭了。

一掉頭。

安暖就看到緊跟著他們的那輛黑色轎車有些慌亂了。

他打了一個急轉,然後迅速的跟上了他們的轎車。

安暖不能讓自己發生危險。

不能讓她的一家人跟著她陪葬。

她賭不起了。

果然。

她還是太看得起帝梓楠了。

她以為帝梓楠不可能愚蠢到這個地步。

而她冇想到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從來都不是表麵上看上去那麼簡單。

帝梓楠根本不信,她會徹底離開。

倒不如,殺了她一勞永逸。

她咬牙,直接給柒柒撥打了電話。

她冇有問柒柒有冇有留住肖楠塵,她就是相信,她交給柒柒的事情,柒柒肯定能夠做到。

“讓肖楠塵來救我!”

夏柒柒直接從床上蹦了起來,“你在哪裡?”

“我把定位發在你手機上,你讓肖楠塵直接過來!”

“好……”

話未說完,那邊突然響起了劇烈的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