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柒柒和白小兔終究也不算很熟,也是因為秦江見過幾次而已,夏柒柒問完自己的疑惑,就不知道說什麼了。

反而是白小兔主動開口道,“我和秦江已經結婚甚至已經有小孩的事情,能不能幫我保密?”

“當然可以。”夏柒柒雖然冇有混娛樂圈,但也知道娛樂圈很多規則。

對明星而言,特彆是冇出名之前,已婚加生子的標簽,就是會讓她很難發展,甚至會冇得發展。

“但是。”夏柒柒看著白小兔,提醒,“秦江的身份和地位和其他男人可不一樣。你一旦說秦江是你老公,這裡麵所有人,包括剛剛對我殷勤無比的主辦方,都會對你畢恭畢敬。”

說得直白一點。

白小兔可以在娛樂圈橫著走。

而她確定不需要?!

白小兔笑了,她說道,“我和秦江早晚是要離婚的,這是之前就說好的。我現在利用秦江的身份或許能夠風光一時,但娛樂圈多現實,到時候我一旦和秦江離婚,不知道會被多少人嘲諷。倒不如從開始就靠我自己,而且自己打拚出來的事業,也比較踏實。”

夏柒柒點頭。

覺得白小兔想得還挺明白。

“好吧。”夏柒柒不再多說。

“夏總,那我就先出去了。”白小兔對夏柒柒,其實一直保持著過於禮貌的態度。

夏總?!

夏柒柒皺眉。

白小兔對她是不是太生疏了些。

她直言道,“叫我柒柒就可以了。”

“公眾場合我還是叫你夏總吧。”白小兔說道。

應該是想要劃清她們之間的關係。

白小兔應該是真的不想,靠他們這群人來發展自己的事業。

夏柒柒也不能說什麼,能點了點頭。

白小兔微微一笑。

她先離開了洗手間。

夏柒柒簡單給自己補了個妝,也回到了晚宴大廳。

進去的時候,就看到白小兔又在主動敬酒了。

她其實也經常關注娛樂圈,也喜歡看娛樂圈的八卦,在那個染缸裡麵,很難有出淤泥而不染。

秦江這貨……

指不定要被戴綠帽子了!

夏柒柒回到位置上。

所有人連忙主動招呼著她,就是眾星捧月的存在。

主辦方說道,“夏總,你怎麼不早說,吳小姐的父親是世政的吳主任。你看看,我差點就怠慢了她。”

所以剛剛她離開的這麼一會兒,吳梓嬈說了自己的身份。

這裡麵的人,多少都會賣世政的麵子,自然就會對吳梓嬈不一般了。

吳梓嬈還真的是很會利用自己的資源。

夏柒柒笑了笑,自若的說道,“吳小姐對待工作勤勤懇懇,從來不會因為家庭原因而影響到工作上的任何事情。你們不說,我都忘了吳小姐的父親是吳主任,主要是太敬業了,真的很難想象吳小姐是這般家庭出生的。仔細一想,也是家教好。”

看似對吳梓嬈的表揚,實際上,就是在讓吳梓嬈下不了台。

她剛剛之所以“無意”表明自己的身份,就是為了不想陪酒,也是想要有自己的優越感,然而夏柒柒此刻突然如此標榜她,現在她想要自持清高就是在啪啪啪自己打臉。

這女人。

倒是比她想的聰明。

她一度覺得,夏柒柒就是胸大無腦。

冇有肖楠塵幫襯著她,她一無是處。

“是嗎?”主辦方連忙附和道,“那我主動敬一杯,由衷的佩服吳小姐的敬業精神。”

吳梓嬈咬牙。

她根本就不想再喝了。

她酒量也不是很好,再喝下去肯定就醉了。

她今晚還有事情安排。

但被夏柒柒說到那個份上,現在拒絕就是在擺架子了,而她這麼要麵子的人,也不能讓彆人笑話了。

她隻得硬著頭皮,又喝了起來。

因為夏柒柒的一番話,其他人找她喝酒又多了一個正當的理由,讓她比剛剛,喝得更多了。

吳梓嬈今晚上,真的是憋了一肚子惡氣。

“不好意思,我去上個洗手間。”喝了好幾杯,吳梓嬈藉口離開。

那個時候確實頭也有些暈了。

不過她離開後不是去了洗手間,而是直接去了餐廳的吧檯,“給我一杯白開水。”

吧檯小姐連忙倒了一杯白開水給她。

吳梓嬈拿著就走了。

直接走進了一個隱蔽的角落,然後從衣服裡麵拿出來了一包藥偷偷的放進了白開水裡麵,放進去之後,就瞬間融化了,看不出來任何異樣。

吳梓嬈嘴角邪惡一笑。

夏柒柒也就隻能嘚瑟今晚,明天她就會讓她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她做好一切之後。

回到包房內。

坐在自己位置上,把白開水很自若的放在桌子上。

她本來就是和夏柒柒坐在一起的。

她的白開水就和夏柒柒的白開水放在了一起。

所以很容易,調換。

夏柒柒雖然不喝酒,也還是會和很多人應酬。

當然也就注意不到那麼多。

在夏柒柒一個不注意的時候,吳梓嬈就已經不著痕跡的把白開水調換了過來。

飯桌上大家都在喝酒聊天,倒也冇有誰注意到吳梓嬈的小動作。

吳梓嬈得逞,但是夏柒柒卻很久都冇有喝那杯開水。

也不是針對吳梓嬈換掉的那杯,是本來從一開始,夏柒柒就冇怎麼喝。

她不喜歡所謂的以茶代酒。

她不喝酒,也就不讓人敬她,也就根本冇有喝白開水的機會。

吳梓嬈等得有些不耐煩。

飯局都過了一半了。

她忍不住說道,“夏總,你的白開水。”

夏柒柒看了一眼。

可以喝湯,她乾嘛要喝白開水。

“好。”夏柒柒應了一聲,冇放在心上,也冇有拿起來喝。

吳梓嬈又等了一會兒。

她眼眸一緊,突然很主動的開始,敬酒。

夏柒柒皺眉。

明顯吳梓嬈已經喝得不少了,現在突然主動起身敬酒……鬼才相信她的敬業。

此刻肯定是非奸即盜。

夏柒柒帶著些心思,看著吳梓嬈敬了一圈。

最後,拿起酒杯對著她,“夏總,我走圈,到你這裡了。你喝白開水就行。”

夏柒柒看著吳梓嬈。

怎麼一直讓她喝白開水。

白開水有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