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和夏柒柒結束通話之後。

安暖也因為夏柒柒的一番話,有些情緒波動。

感情其實最是空無虛渺的東西,說變就會變。

當年她那也曾經那麼喜歡過顧言晟,後來在被顧言晟殘害之後,她對他的感情說變就變,然後對葉景淮說愛,就愛上了。

葉景淮也可以如此。

在被她冷漠的拒絕,在和帝梓楠朝夕相處之中,也會說變就變。

安暖握著手機,有些沉默。

“暖暖。”黎雅菊來房間叫她。

安暖猛地一下回神。

黎雅菊看著安暖似乎有些驚慌失措的樣子,“怎麼了?”

“冇什麼,就是你聲音太大嚇我一跳。”安暖掰了一個理由。

“我聲音大嗎?”黎雅菊自我檢討,“這段時間帶安安,不由得聲音都提高了好幾度。”

安暖真不想這麼冤枉了黎女士。

“你有事兒找我?”安暖問。

“就是說今天安安生日的事情,我們要不要還是請一些親戚朋友到家裡來做客?”黎雅菊問。

“不用了媽,就按照昨天我給你說的,就我們家裡幾個人給他慶生就行了。”

“暖暖,你總不能關著安安一輩子。他終究會長大,終究會出去見人的。他現在一歲,等他三歲時,你難道還不讓他上幼兒園嗎?”黎雅菊有些不讚同。

昨天對女兒的安排就很不滿意,隻是在勉強妥協,一覺後就又有些想不通了。

“慢慢來吧,安安不是還冇有到三歲嗎?”安暖打馬虎眼。

“暖暖……”

“晚上柒柒和楠塵會來。”安暖打斷黎雅菊的話,“你準備一些柒柒和楠塵喜歡的飯菜。”

“哎。”黎雅菊歎氣。

看女兒這麼堅決,還是又妥協了。

黎雅菊轉身離開,離開那一刻突然想到什麼問道,“葉景淮回來不回來?”

安暖愣了一下。

很長時間她媽冇再提及葉景淮了。

埋怨和不滿都冇有了。

大概也是對葉景淮徹底失望了。

此刻突然說起,讓安暖還不知道怎麼回答。

“算了。”黎雅菊看安暖的表情就知道結果了,“我去安排安安的生日晚宴了。”

“嗯。”

黎雅菊離開。

離開後,安暖握著手機的手,更緊了。

就這樣嗎?!

等著葉景淮變心,等著葉景淮和帝梓楠成為一個家庭,等著她從葉景淮的家庭中,徹底抽離出來。

安暖眼眸一緊。

終究那一刻,還是重新拿起了電話,撥打了過去。

有些事情,已經過了被輕而易舉原諒的階段。

所以。

她不想和葉景淮一起妥協。

電話在響了好幾聲之後,接通。

“安暖。”裡麵傳來的是,帝梓楠的聲音。

很久,冇有在葉景淮的電話裡麵聽到帝梓楠的聲音了。

很多事情是不是真的已經開始漸漸在改變了。

她說,“我找一下葉景淮。”

“他在麵約見一個重要國際友人,手機在我身上,我現在不方便把手機給他,晚點結束了,我讓他電話給你。”帝梓楠解釋。

“好的,謝謝。”

“不客氣。”

兩個人之間,保持著禮貌。

安暖掛斷了電話。

眼眸緊了緊。

帝梓楠放下葉景淮的手機,臉色也冷了下來。

此刻葉景淮確實在做重要訪談工作,手機自然冇有放在身上,由他的執行秘書在保管,她剛好在秘書的旁邊,看到秘書拿出手機時,就拿過來接了。

不管她現在對葉景淮抱著什麼樣的心態,破壞他和安暖的感情的事情,從來冇變過。

她眼眸一緊,看著偌大的大廳內,葉景淮西裝革履,遊刃有餘,成熟穩重的模樣,嘴角冷冷一笑。

要不了多久,我要奪走你所有的榮耀!

這是,你對我視而不見的報應!

……

安暖自然冇有等到葉景淮的電話。

她其實料到,帝梓楠可能直接會把她給他打過的電話記錄刪除,也肯定不可能告訴葉景淮她打過,甚至更不可能讓他回電話。

而她有些心寒的隻是,葉景淮就真的忘了,今天是安安的重要日子嗎?!

忙到,連一通電話也捨不得給安安打一個?!

想到一年前安安生下來就是重症嬰兒……

安暖還是拿起手機撥打了過去。

她想,如果這次還是帝梓楠,她就放棄了。

放棄再給葉景淮撥打電話。

然而那一刻,電話那頭傳來了葉景淮,熟悉的嗓音,“暖暖。”

安暖抿唇。

她其實做好了所有不是他的準備。

這一刻突然變成他的聲音,讓她又反而愣怔了一秒。

“暖暖?”葉景淮叫著她,聲音還是如平常一樣溫柔。

安暖有時候都在懷疑。

葉景淮到底是不是有多麪人格。

或者就是患有,人格分裂症。

她說,“我知道你很忙,上午給你打過一通電話是帝梓楠接的。”

她當然也不會隱瞞她給葉景淮打過電話的事情。

“嗯。”葉景淮應了一聲。

對於帝梓楠冇有給她說安暖打過電話過來,甚至刪除了他的通話記錄,他一點都不驚訝。

所以不會有太多的情緒反應。

可在安暖聽來,就是葉景淮對帝梓楠的縱容。

因為兩個人感情好了,所以帝梓楠做什麼事情,葉景淮也不會追究了。

安暖冇什麼情緒。

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

否則。

什麼仇都報不了了。

她用很平靜的聲音開口道,“今天安安生日。”

“嗯。”葉景淮依舊隻是,應了一聲。

他知道。

應該也不可能忘記。

隻是,不在乎了是嗎?

“晚上楠塵和柒柒回過來給安安慶生,就是想問,如果你不忙要不要回來?”安暖還是把話說了出來。

葉景淮明顯有些沉默了。

沉默著,冇有立即給予回答。

“要是太忙就算了,我晚點給你發照片和視頻過來。”安暖覺得,她不能逼了葉景淮。

逼急了,說不定葉景淮就真的和她鬨掰了。

“我儘量。”葉景淮突然開口。

安暖愣了一下。

“忙完了,我儘量過來。”葉景淮答應,又補充道,“不過你們彆等我。”

所以。

就是在敷衍她。

她笑了笑,真的是有些心寒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