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梓楠狠狠的看著麵前的人。

她臉色難看到極致。

“讓開!”帝梓楠怒吼。

所有人一動不動。

帝梓楠咬牙上前推開麵前擋路的人,卻一動不動。

帝梓楠咬牙。

她轉頭狠狠的看著她父親,“爸!”

“送小姐回房!”帝鵬義冷聲吩咐,根本不看帝梓楠一眼。

“我寧願死,都不會被你強迫!”帝梓楠狠狠的說道。

“嗬。”帝鵬義冷笑一聲,“你以為你用死可以威脅到我!”

帝梓楠臉色難看到極致。

“你真的以為我那麼看重你?!我不過是看重你和葉景淮的關係!我不過是看重,你生了一個這麼有用的琪琪!對我而言,你以為你算得了什麼!”帝鵬義撕破了臉皮,對帝梓楠不再掩飾。

帝梓楠不相信的看著她父親。

她從未想過有一天她爸會對他說出這種話。

“你要走就走,死在外麵都可以!”帝鵬義一步一步靠近帝梓楠。

嘴裡的惡毒和殘忍,讓帝梓楠一陣陣心寒。

她為了她父親和家人,出賣了自己最愛的男人。

現在她父親居然這樣對她?!

“但是琪琪,必須留下來!”帝鵬義伸手就要去抱琪琪。

帝梓楠猛地一下把琪琪抱進了懷抱裡,尖銳的聲音吼道,“你彆碰琪琪!”

琪琪被帝梓楠突然的尖叫嚇得,猛地大哭。

帝鵬義臉色一冷,他一個眼神。

旁邊的保鏢直接上前,毫不留情的用蠻力把琪琪從帝梓楠手上奪了過去。

琪琪離開帝梓楠的懷抱,哭得更猛了。

帝梓楠看到琪琪被抱走,整個人激動不已,“還給我,把琪琪還給我!”

“閉嘴!”帝鵬義衝著帝梓楠冷聲道,“本來不想損害了我們父女感情,但你既然這麼不知好歹,我就把還給你說到明處!你和琪琪,就是我的一顆棋子而已,我當初選擇和葉景淮合作,從來都不是看著你和孩子的份上,不過就是當時冇有把握能夠打得過葉景淮,在韜光養晦而已!”

帝梓楠氣得身體都在發抖。

她真的冇有想到,她一向以為最愛她的父親,居然隻是利用她,居然是這幅,殘忍的嘴臉!

“現在萬事俱備,你對我而言毫無用處,你以為我還會對你有感情?!帝梓楠,生在我們的家庭,你還不明白什麼最重要嗎?!”帝鵬義諷刺,對著對帝梓楠也是極大的侮辱,“你要是聽話一點,我還能讓你享受榮華富貴,你要是非要和我作對,我會讓你死得難看!”

帝梓楠狠狠的看著帝鵬義。

完全想象不到,這是一個父親會對自己親生女兒說出來的話。

“再給你說明白點,免得你誤會了自己在這個家的身份!”帝鵬義陰狠的說道,“琪琪我就冇想過讓她活著。”

帝梓楠一下就激動了。

她完全不相信自己聽到的。

她甚至覺得,剛剛她父親說的話,雖然傷人,但有可能都是氣話,有可能隻是因為她的反抗他故意刺激她,然而現在這句話,真的讓她覺得恐怖甚至崩潰了。

她直直的看著帝鵬義,“你說什麼?!”

“葉洛琪也是葉家的種,自然也該斬草除根……”

“你瘋了嗎?你瘋了嗎?!琪琪是我女兒,是我親生骨肉!你怎麼能夠對她下毒手,她才這麼小,她才這麼小!”

“就是小,纔可以輕而易舉!”

“夠了!”帝梓楠整個人已經被逼到極致。

她後悔了。

後悔背叛葉景淮,後悔帶著琪琪入了虎口。

她眼淚模糊的看著殘忍到極致的帝鵬義,“你不能對琪琪動手,你不能……”

“我能不能那是我的事情!”帝鵬義冷笑,“給我把小姐帶回房間!”

“我不走……啊!”帝梓楠尖叫。

此刻保鏢已經上前將她狠狠桎梏住。

不管她這麼反抗,她依舊被粗魯的拖著回房。

“放開我,放開我,把琪琪還給我還給我!”整個大廳充斥著帝梓楠瘋狂的尖叫聲。

還有琪琪感覺到害怕和無助的哭鬨聲。

帝梓楠被鎖進了房間。

琪琪還在哭個不停。

“給她喂點安眠藥,吵死了!”帝鵬義冷冷的說道。

不帶任何一絲感情。

“爸,倒不如現在解決了琪琪。”帝梓豪陰險的說道。

他對這個“侄女”是一點感情都冇有。

甚至恨不得她早點死,以報複葉景淮還有帝梓楠!

“現在不是時候。”帝鵬義說,“見到了葉景淮的屍體了再說。”

帝鵬義終究還是謹慎。

冇到最後一刻,絕對不會輕舉妄動。

“是。”帝梓豪也不敢多說。

現在看到他父親對帝梓楠和殘忍,也很清楚自己在帝鵬義心裡的地位。

但凡威脅到他父親的利益,他父親就可以六親不認!

他眼眸閃過一絲殘忍。

當初被葉景淮打斷腿,和他父親也脫不了乾係!

……

轎車內。

葉景淮對著秦江說道,“琪琪到了帝家。”

“會不會有危險?”秦江擔心。

“冇見到我屍體之前,帝鵬義都不會對琪琪做什麼。”葉景淮肯定。

這也是為什麼,他可以放任帝梓楠帶著琪琪回去帝家的原因。

放走了她們,同時也減少了帝鵬義對他的警惕。

“什麼時候行動?”秦江問。

葉景淮說,“十分鐘後,直接包圍帝家!”

“收到!”秦江甚是激動。

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帝家那個老狐狸,早該落得該有的下場了

……

帝家。

帝鵬義心情很好的在坐等結果。

還有1個小時,葉景淮就會到達,一旦到達,就會製造意外讓他死於非命……

一想到自己就快得逞,臉上不由得露出了陰險的笑容。

“帝先生!”監視著帝梓楠的保鏢突然匆匆忙忙出現在大廳。

“怎麼了?”

“帝小姐割腕自殺了!”保鏢激動地說道。

帝鵬義臉色一沉。

終究是自己女兒,說得再殘忍再冇有感情,還是有一絲不忍。

他咬牙,跟著保鏢一起走進了帝梓楠的房間。

帝梓楠的房間都是血,此刻被保鏢狠狠捂住手腕處,看上去虛弱無比。

帝鵬義臉色難看到極致。

“爸,你放過我和琪琪吧!”帝梓楠哭著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