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景淮的話,在海平麵上聲聲迴盪。

如此堅定堅決。

就是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那一刻帝梓楠相信了葉景淮會真的和他們一起死。

相信了葉景淮會選擇同歸於儘的方式。

她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她想要的結果……如果不是安暖出現,或許這就是她要的,但安暖的一番話,讓她更想,既報複了葉景淮,又能夠讓琪琪好好活下去。

她身體在顫抖。

因為葉景淮的堅決,讓她有那麼一秒的不知所措。

她手上的引爆器按鈕,就是在她手指之間。

隻要輕輕一下,他們一艘船的人,就全部都會灰飛煙滅!

安暖看著帝梓楠不受控製的模樣。

看著她情緒的激動。

她回頭對著葉景淮大聲道,“琪琪是無辜的!”

葉景淮心口一痛。

他不需要安暖勸說。

這一刻甚至害怕安暖來勸他。

他不想動搖。

不想讓自己有任何猶豫的瞬間,他不想苟活在這個世界上。

不想!

“阿淵唯一的骨肉,她還冇有1歲,她還這麼小,不應該承擔我們的恩怨!”安暖狠狠的看著葉景淮,“人不能這麼自私,葉景淮!”

葉景淮眼眶通紅的看著安暖。

他搖頭。

他搖頭想要阻止她,不要再說了!

求你,不要再說了。

“葉景淮,既然做到了這個地步,既然承擔起了你們葉家的責任,你就有那個義務做好你自己應該做的所有事情。葉家幾代人為了葉家的江山奉獻生命,好不容易到了你手上,好不容易那麼多人用鮮血給你鋪墊,拿回了你們葉家的權力,你現在說放棄就放棄,你對得起葉家列祖列宗,你對得起你死去的弟弟嗎?!”安暖質問他。

大聲,質問他。

“彆說了暖暖。”葉景淮聲音低啞。

他真的不想聽了。

那些國家大義,他聽得太多了。

從小一直在這些文字的折磨下,他已經夠了。

“葉景淮,做人真的不能這麼自私!”安暖一字一頓。

葉景淮緊抿著唇瓣,就這麼看著眼前的安暖。

就這麼淚眼模糊的,看不清楚眼前的安暖。

安暖說,“好好選擇吧!”

那句好好選擇,真的可以擊敗他所有的堅強。

他不想做選擇。

他真的不想去做這個選擇。

帝梓楠在旁邊冷冷的看著他們。

所以,葉景淮真的不是冇有感情。

葉景淮隻是對她冇有感情。

對安暖的時候,從來都是,控製不住的感情。

她笑著。

一直冷冷的笑著。

如果葉景淮選擇了安暖。

選擇了,那麼他們就一起死。

如果葉景淮選擇了琪琪……看葉景淮現在對安暖的感情,也夠他行屍走肉的難受一輩子了。

這纔是她想要的。

安暖不僅瞭解葉景淮,還這麼瞭解她。

如果她和安暖不是這樣的關係。

她倒是覺得,和安暖這個女人能夠成為朋友。

可惜。

老天不允許。

帝梓楠冷血的再次開口道,“看在安暖的份上,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我數十聲,如果十聲之內,你不做出選擇,我們就一起同歸於儘吧!”

葉景淮喉結一直在上下滾動。

壓抑的巨大情緒,讓他幾乎支撐不了自己的身體。

“10!”

“9!”

“8!”

“……”

“3!”帝梓楠聲音明顯大了些。

停頓的時間也明顯長了些。

正欲開口報“2”的時候。

葉洛琪突然“哇”的一聲,嚎啕大哭了起來。

跟著她逃亡這麼長時間,葉洛琪真的是第一次哭出來。

哭得那般委屈。

帝梓楠有那麼一刻的心軟。

葉洛琪的聲音,明顯要讓其他人心都揪痛了。

葉景淮在聽到琪琪的啼哭聲時,身體似乎都晃動了一下。

安暖葉景淮極儘崩潰的樣子,她說,“是你讓琪琪牽扯進來的,你就有責任把琪琪救出去。”

葉景淮壓抑的哽咽,那一刻讓他說不出一句話。

帝梓楠也很快恢複了她的冷漠。

她繼續開口道,“2!”

安暖緊緊的看著葉景淮。

在等待他的選擇。

“1……”

“琪琪。”葉景淮開口了。

聲音,哽咽不清。

但還是聽明白了。

他選擇了葉洛琪。

最後一刻,他還是放棄了安暖。

這是安暖想要的答案。

但真的聽到這一刻,心還是……刺痛了那麼一下。

她早就說過。

如果一定要選擇。

葉景淮一定就會放棄她。

她一直都看得很明白,所以纔會,那麼想要離開。

她不想為難了葉景淮。

也不想委屈了自己。

最後。

也算是結束了。

她想,就是結束了。

她和葉景淮的情感。

她欠阿淵的那條命,就算是畫上了一個深深的句號。

她臉上冇有任何情緒波動。

葉景淮那一刻卻不敢再看她一眼。

他還是說了出來。

終究。

他還是,做出了選擇。

“你確定?”帝梓楠問。

就是故意在問。

得到了葉景淮的答案後,她自然鬆了一口氣。

冇錯。

這就是她想要的結果。

此刻的故意再問,不過就是再折磨葉景淮而已。

她說,“你選擇了琪琪,安暖可就要陪我一起死!”

葉景淮喉嚨處,似乎都嚐到了血腥的味道。

他不停的嚥了下去,他說,“嗯。”

嗯。

安暖真的很淡定。

從下定決心回來那一刻開始,這就是她想的結果。

隻是安安……

“所以安暖,你有什麼想要說的嘛?!死之前,讓你留個遺言吧!”帝梓楠一臉好心。

安暖看著葉景淮。

葉景淮眼眸微動,那一刻終究還是,強迫自己迎上了安暖的視線。

安暖說,“葉景淮,我們之間……一筆勾銷。”

葉景淮喉嚨處一直在翻滾。

“我欠你們家的人命,我還了。”安暖繼續說。

葉景淮很想告訴她。

欠人命的人,從來不是她。

是他!

是他,罪該萬死!

“安安。”安暖說出自己兒子名字的時候,還是哽嚥了。

如此哽咽的聲音。

讓她幾乎有點說不下去了。

葉景淮緊緊的看著她。

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無能。

真的,很無能!

“幫我照顧好他。”安暖隱忍著說了出來。

說出來那一刻。

淚流滿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