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點過。

葉景淮出現在了小院。

他直接回房間換了卡拉米送來的高定西裝。

也不得不說,葉景淮都三十歲的人了,還是這麼帥。

簡直就是印證了那句。

不怕大叔玩曖昧,就怕大叔三十歲。

夏柒柒甚至覺得這貨更加有魅力了。

“咳咳。”肖楠塵在旁邊輕咳嗽了一聲。

夏柒柒回神。

她剛剛是不是看得太投入了。

這種看帥哥的習慣,好像一輩子都改不了了。

“6點活動正式開始是不是?”葉景淮低沉的嗓音,問秦江。

“嗯。”秦江點頭,“還有半個小時,現在出發差不多。”

“都安排好了嗎?!”

“都準備好了。”

“走吧。”葉景淮直言道。

秦江點頭,跟在了葉景淮的身邊。

夏柒柒和肖楠塵自然是單獨走。

“葉景淮。”夏柒柒突然叫住他。

葉景淮回頭看著夏柒柒。

這些年其實葉景淮和夏柒柒說的話極少。

其實不是葉景淮和夏柒柒說話少,葉景淮和所有人說話都不多。

言簡意賅,從不廢話,惜字如金。

“我會帶著安安和琪琪一起去。”夏柒柒開口道。

葉景淮點頭。

並冇有拒絕。

夏柒柒也不知道葉景淮的性格是不是變了。

好像自從安暖去世後,他很多事情都在妥協。

葉景淮帶著秦江先走了。

夏柒柒忍不住感歎道,“楠塵,我怎麼覺得葉景淮現在活得這麼累啊!”

肖楠塵也順著夏柒柒的視線。

他表哥不是活得累。

是他,隻是對一切都變得麻木。

如果不是還有必須要照顧的人,必須要承擔的責任,他或許……四年前就已經,不在了。

……

晚上6點。

卡拉米的釋出會現場。

後台,混亂中又似乎井然有序。

一個高級化妝間。

白小兔正在做時裝造型,經紀人在旁邊陪著她,也是興奮不已。

“能夠拿到卡拉米北文國的代言人,小兔,以後你的時尚資源就要騰飛了!”經紀人都控製不住內心的激動。

白小兔自然也知道。

當初為了搶這個代言,也是擠破了頭皮,費了不少功夫。

好在結果總算是好的。

“小兔,你可彆給我出什麼幺蛾子啊!現在藝人這邊出事兒的這麼多,給我規矩點!”經紀人提醒。

“好。”小兔在娛樂圈是出了名的好脾氣。

也是出了名的乾淨。

基本上在她剛有點火的時候,就有狗仔來拔她的老底了,結果什麼都冇有拔出來,乾淨得跟張白紙似的。

這些年在娛樂圈拍戲,參加綜藝活動等,也冇有爆出任何訊息,甚至連緋聞都冇有一個。

給她最多的標簽就是,敬業!

“這麼多藝人也就隻有你最讓我省心,所以這次代言我說什麼都給了你。”經紀人對白小兔自然也是滿意。

白小兔微微一笑。

她透過鏡子看著門口的方向,“琳達姐,聽說今天卡拉米的兩位王牌設計師都會到現場,是不是真的?”

“內部訊息是這麼說的,但我剛剛出去走了一圈,並冇有看到!”琳達回答,其實自己也好奇。

對於這種大牌設計師,多少還是有些嚮往。

畢竟地位在那裡了,自然就會被人仰慕。

“哦。”白小兔也有些失望。

卡拉米的設計她一直很喜歡,也想認識一下設計師,就是很好奇什麼樣的人能夠設計出這麼完美的服裝首飾包包等,據說還是個男人,男人怎麼會這麼瞭解女人的喜好?!

“白小姐,好了。”化妝師化完妝,恭敬道。

“哇!”琳達看著麵前的白小兔,明顯過於誇張,“小兔你簡直太美了!”

白小兔微微笑了笑。

對於這種過分的誇獎,在娛樂圈習以為常。

“話說小兔,你要不要動一下鼻子,我們墊高一點,我覺得會更高級。”琳達審視。

白小兔笑著拒絕,“我怕臉部做了調整影響我表演,琳達姐,我們的路線是奔著影後的位置的,又不是走流量,琳達姐手上那麼多流量,也不缺我一個啊!”

“那倒也是!”琳達點頭,“其實你長相也夠了,就有點小瑕疵,妝容也能彌補,還是演戲最重要。”

“嗯。”白小兔笑。

好在這些年她堅持走實力路線。

否則也不知道她這張臉被動了多少次了。

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琳達連忙去打開房門。

工作人員開口道,“白小兔小姐還有十分鐘就要上場了,她作為第一個開場走秀模特,還請白小姐儘快候場。另外活動結束後,我們卡拉米邀請白小姐參加卡拉米的晚宴,還請白小姐走秀結束後,稍作等待。走秀時間在一個小時。”

“好的,謝謝。”琳達拿過活動的手卡和宴會的邀請函,回頭對著白小兔說道,“小兔,準備候場了。”

白小兔就在工作人員的擁簇下,往現場走去。

剛走了幾步。

白小兔突然頓了頓腳步。

“怎麼了?”琳達皺眉。

白小兔轉頭看了一眼。

這麼熟悉的背影……

“你認識?”琳達也看向了那個人。

“不是。”白小兔回頭,“應該是認錯了。”

安暖的死,還是夏柒柒告訴她的。

如果不是夏柒柒親口說出來,她真的不相信。

畢竟,冇有任何訊息傳出安暖已經去世了。

而且總覺得……太意外了。

白小兔走向了秀台的候場區。

秀台上,主持人已經在開場了。

全場人不多。

葉景淮和秦江自然是坐在最中間的位置。

夏柒柒和肖楠塵帶著安安和琪琪,距離要遠一些。

不囉嗦的一番開場之後。

全場燈光黑暗。

陡然。

一束唯美的燈光打亮在一個女人身上。

她身穿白色紗裙,滿是鑽石的裙襬上,在燈光下閃閃發光,有那麼一秒,會覺得人間天使從遠處走了過來。

第一件禮服,就已驚豔四座。

全場所有人的視線也在追隨那件禮服,移不開眼。

“這模特長得還可以啊!”秦江評價。

看看這身段,這皮膚,這妖嬈的身姿……

葉景淮轉頭睨了一眼秦江。

秦江總覺得葉景淮的眼神有些怪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