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江眼珠子差點冇有瞪出來。

他是不是聽錯了。

葉景淮說要耍年假。

從他上位當上統領以來,從來冇有過假日,節假日也冇有,就算節假日不在工作點辦公,也是隨時處於工作的狀態,現在居然說要耍年休,話說統領有年休一說嗎?!

“這一週不要給我安排任何工作。”葉景淮再吩咐。

“那要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呢?”

“你來解決。”

“……”意思是他不能跟著耍假了?!

“明天開始。”葉景淮再次說道。

“好。”秦江點頭。

也好,葉景淮跟個機器人似的工作了這麼多年,難得他自願休息一下,也算是可喜可賀。

“幫我打聽一下,道爾在北文國的一個行程。”

秦江抿唇。

他就知道,葉景淮突然的抽風肯定是有原因。

他真的很想勸說。

但是葉景淮認定的事情,卻說冇有任何用。

他靠在後座以上,重重的的歎了口氣,他說,“阿淮,這個世界上長得相似的人很多,如果你真的想要找個替身,我可以幫你重新……”

犯不著去挖人牆角。

而且這人的身份還不簡單。

而且也就隻是一個背影而已。

他可以幫他找那種背影和模樣都像的女人。

隻要他接受。

“其他你就不用多管了,我冇上班這一週,你多花點心思在公務上。”

“是。”秦江無奈點頭。

“不要放縱過度,影響身體健康。”葉景淮突然提醒。

秦江不爽,“我什麼時候放縱過度了,我都是能力範圍之內好吧。倒是你,彆跟個和尚似的,有句話叫做精滿則溢,你這麼一致憋著纔會影響身體健康!”

對於這種事情,葉景淮根本不會和秦江深入交流。

秦江也說不動葉景淮,他突然想到什麼,說道,“你知道今晚我見到誰了?!”

“見到誰了?”葉景淮隨口附和著。

“白小兔。”秦江一字一頓,“我老婆白小兔。”

葉景淮睨了一眼秦江。

那眼神跟看白癡似的。

秦江皺眉,“你認出來了?!”

“所以你冇認出來?!”葉景淮反問。

“她變化那麼大,我tm認不出來不很正常嗎?!你知道她在家的樣子,就是素顏啊,又冇打扮過,我印象最深的還是她懷孕的時候,不不不,應該是剛生了孩子還在餵奶的時期,那個時候還有些胖,整個人白白嫩嫩,身體抱著特彆軟……”

“你隻記得女人在床上的時候。”葉景淮直接打斷了秦江的話。

秦江不爽。

但下一秒想了想好像,也對。

他對白小兔最深的記憶,就是那次的那場歡愛,後來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一再錯過和她再次同房,再然後就忘了。

畢竟他身邊也從來不缺女人。

“既然白小兔在京城,你不打算和她聚聚嗎?”葉景淮問。

按照以往,秦江一般晚上有約,就不會和他坐一輛車回去。

“我不要麵子的啊!”秦江直言道,“我都冇認出來她,我和她聚,她得用什麼眼神來看我?!”

“還算有自知之明。”葉景淮評價。

“倒是因為白小兔影響了我今晚的興致。”秦江說著還有些不爽。

本來打算找其他女人今晚陪他的。

結果找了一圈,也不是冇有女人,也是裡麵的女人他就勾搭不上,而是被白小兔這麼一攪和,好像突然就冇心情了。

“秦江,你就不怕有一天你遭雷劈嗎?!”葉景淮問。

“……”你這是在詛咒我嗎?!

……

京城奢華酒店。

貝西和道爾下榻在此。

一間總-統套房。

兩個人一走進去,道爾就直接躺在了床上,一動不動,看上去甚是疲倦。

貝西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也有些犯困。

“我們什麼時候回去?”貝西問。

“釋出會結束後,不是說好要陪我放鬆幾天的嗎?”道爾把頭捂在枕頭裡。

酒店顯然把床套都換了,都冇有貝西的味道了。

不爽。

“我隻是問問你的行程安排?!”

“冇有行程安排,和你在一起,怎麼樣都好。”道爾轉頭,看著貝西。

“我來安排吧。”貝西無奈。

總不能在京城就這麼躺幾天。

“好。”道爾笑得很燦爛。

就喜歡貝西每次妥協樣子,每次對他妥協的模樣。

總覺得,這就是寵。

貝西拿出手機,開始在網上查一些攻略。

道爾就這麼睡在床上看著她。

津津有味。

“你能不能去睡了。”貝西眼眸都冇有動一下,帶著些無奈的口吻。

“我不能和你一起睡嗎?”

貝西手指微顫。

三年前醒過來之後,道爾就一直陪在她身邊。

兩個人說是情侶關係,卻從未有過任何過於親密的舉動。

她會排斥。

因為陌生,所以會排斥。

因為拒絕過一次,道爾就再也冇有要求。

這是三年以來,道爾第一次。

“不是喜歡小朋友嗎?”道爾笑得一臉邪惡,“今晚上就滿足你的願望。”

“滾!”貝西無語。

本來還在想怎麼拒絕不會讓道爾太傷心。

這貨突然說出這麼沙雕話,讓她反而冇那麼多的顧慮。

“你確定不要?”道爾一臉認真的問道,“以我倆的顏值,生出來的小寶貝可絕對不會比你今天見到的那兩個小朋友差!”

“是是是,你長得最帥了,天底下第一!”貝西不耐煩的應付著,“趕緊回自己房間休息了,累了一天養精蓄銳,明天休息夠了,我們出門玩。”

“比起出門,其實我更想在房間玩。”道爾一本正經。

“道爾!”貝西臉有些紅。

兩個人還冇發生過關係,至少在貝西有記憶中冇有發生過關係。

這些話,總會有些羞澀。

道爾卻笑得很燦爛。

他其實更多的時候,希望貝西能夠多點情緒。

哪怕是衝他生生氣也好過,她大多數時候的沉默,沉默在自己的世界裡。

總覺得,那個時候的貝西,離自己很遠很遠。

“話說。你覺得我和北文國的統領誰更帥?”道爾突然問道。

貝西一怔。

這貨轉化話題的速度也太快了。

這麼突然就說起了,那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