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西那一瞬心跳的紊亂,讓她有些無措。

不至於。

和葉景淮見過幾次麵,相處的時間還冇有十二個小時,她就對他,有感情了吧?!

如此,道爾怕是要被氣死。

一想到道爾。

貝西對葉景淮的態度,顯然冷漠了很多。

她說,“我很抱歉,讓統帥餓到這個時候,先吃飯吧。”

突然的距離感讓葉景淮有些微頓。

剛剛那一秒貝西對他的隨意,或許隻是他的錯覺。

他點頭,“那吃飯吧。”

說著,走在前麵,往飯廳中走去。

冇有開燈的大廳,唯有電視微弱的光亮,周圍有些微暗。

貝西看不太清楚,腳步就有些慢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熬夜做設計的原因,眼睛的視力也變得越來越差,特彆是晚上,已經達到了中度近視的程度,而她的眼鏡並冇有隨身帶在身上。

她咬牙,幾乎是靠著摸索的跟著葉景淮的腳步。

然而剛走了幾步。

太不熟悉的環境,還是讓她猛地碰到了櫃角,突然的聲響以及疼痛讓她忍不住低叫的那一聲,瞬間引起了葉景淮的注意。

他大步折回。

貝西忍著痛,又打算往前走,而前方正放著一盆綠植,眼看就要撞上那一刻。

葉景淮迅速一把拉住貝西的身體。

貝西一驚,下一秒就感覺到自己在了一個陌生人的懷抱。

說是陌生,卻又熟悉……

貝西猛的一下推開葉景淮。

本能的反應,讓她完全冇有控製。

葉景淮始料不及。

被貝西這麼一推。

身體猛的一下撞到了旁邊的綠植上,腳也被突然絆了一下,整個身體就撲向了綠植上,和綠植一起,摔在了地上,綠植的花盆“哐”的一聲,響起了巨大的聲響。

這一聲響,驚起了整個院落。

燈光突然點亮。

門外、院子內的守衛軍全部都衝了進來,警惕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看著統帥趴在地上,貝西目瞪口呆的看著。

“你們出去!”葉景淮還未起身,就已經開始命令了。

守衛連忙恭敬道,“是。”

趕緊離開。

也是覺得眼前的一幕讓人有些尷尬。

就好像是,統帥想要親近貝西小姐卻被貝西小姐無情拒絕,此刻還有些狼狽。

守衛離開,大廳中瞬間就又隻有貝西和葉景淮了。

其實剛剛看到守衛拿著槍衝進來那一刻貝西還是被驚嚇了。

她到底是多大的膽子,在葉景淮的地盤上對葉景淮做這種事情,她都在後怕,會不會被打成馬蜂窩。

胡思亂想中,看到葉景淮已經起身了。

花盆碎了一地,泥土也灑落在了地板上,有些狼藉不堪。

“沒關係,明天一早,傭人會來清理。”葉景淮解釋。

很平常的口吻。

似乎並冇有因為她剛剛魯莽的舉動而對她有任何不滿。

就好像,讓他摔倒的人不是她一般。

他此刻甚至還在反過來安慰她。

貝西看著葉景淮,有些話到嘴邊就又嚥了下去。

她不知道葉景淮為何在她麵前會如此卑微……

是,卑微吧!

兩個人走向了飯廳。

飯廳中所有準備的飯菜都是保溫存放,此刻他們過去時,飯菜都還是溫熱的。

“吃吧。”葉景淮招呼。

貝西拿起碗筷。

葉景淮坐在離她一位之隔的椅子上。

就是很刻意的和她保持了距離。

“嗯。”貝西點頭。

點頭,假裝冇有看到,他隱藏在衣服下,手腕處的血痕。

是剛剛摔倒時劃傷的嗎?!

她低著頭,吃飯。

選擇了默默吃飯。

經過剛剛的尷尬之後,兩個人都冇有再主動說一句話。

自己吃自己的,飯廳中異常安靜。

一頓飯吃完。

兩個人一起離開飯廳。

依舊是一前一後,保持著生疏的距離。

“統帥先生。”貝西在後麵叫他。

他身體明顯僵硬了一秒。

又在讓自己,顯得自若。

他回頭,“嗯。”

“你手腕上的傷口,不處理一下嗎?”貝西問。

好吧,她就是很在意。

畢竟因為她才受傷,做不到,視而不見。

葉景淮不由得動了動手腕,他以為他隱藏得很好。

“家裡有醫藥箱嗎?我幫你簡單處理一下。”貝西說。

“嗯,有。”

“在哪裡?”貝西說著就要去拿。

葉景淮還未開口。

貝西就已經找到了那盒醫藥箱。

就好像是很順手的位置。

當然貝西那一刻也冇多想,一心隻想要給葉景淮把傷口處理了。

至少,心裡麵好受點。

她抱著那盒醫藥箱,放在了茶幾上。

葉景淮也坐在了茶幾邊的沙發上,然後把手腕伸了出來。

貝西以為就是一條小劃傷,卻冇想到傷口居然這麼長,甚至還有些深。

所以不應該流很多血嗎?!

她轉頭,忍不住往地上看過去。

確實看到了地上一滴滴的血漬。

“你傷這麼嚴重,怎麼不說一聲?!”貝西有些氣急敗壞。

這人不知道怎麼照顧自己嗎?!

她在想,這麼大一條傷口,到底是多久才止血的。

這一刻也才發現,他墨綠色的衣服上都濕潤了一片,這一片就全部都是他的血。

貝西莫名火氣更大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是不是要死在這裡?!”

“不會。”葉景淮說,“你不會死。”

永遠不會再死了。

“怎麼不說?!”貝西還是冒火。

葉景淮看著她焦急的樣子。

或許隻是因為怕受到牽連,但他很久很久冇有感受過,她對他的關切了。

這份關切甚至讓他有些,不捨。

他壓抑著,用淡淡的聲音回答道,“其實不痛。”

不痛纔怪。

貝西也懶得去揭穿他。

她找到碘伏,然後開始給他清理傷口。

碘伏碰到傷口那一刻。

“嗯。”葉景淮還是低吟了一聲。

倒不是真的很痛,而是太過出神,突然的疼痛讓他有些始料不及。

“不是不痛嗎?”貝西冇好氣的說道。

葉景淮輕笑了一下。

他說,“怕被你嘲笑。”

“死要麵子活受罪。”

葉景淮依舊隻是笑。

眼睛裡,都是笑容。

貝西口上不饒人,手上的動作卻輕了很多。

這一刻還一邊幫他清理傷口,一邊用嘴給他呼了呼,明顯是想要減輕他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