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招待會開始了嗎?”葉景淮問。

“熱搜都發出來了,還是全網直播。”秦江回答。

葉景淮眼眸一緊,“把記者招待會的地點給我!”

“你不會是要去嗎?!”秦江驚訝,“你一國統帥,出這種麵怕是不好吧!三思啊!”

“冇你你這麼蠢。”葉景淮丟下一句話,把電話掛斷了。

秦江無語。

他哪裡蠢了。

好心冇好報。

他連忙把地址推送給了葉景淮。

葉景淮此刻已經重新給肖楠塵撥打了電話,“不用找魅影了,晚了一步。”

“我也看到了,剛剛推送了新聞,說魅影要起訴貝西。”

“嗯,你拿著證據來京城,我到記者招待會現場等你。”

“你是想要……”

“是。”葉景淮直接回答。

當然是知道肖楠塵要說什麼。

肖楠塵也不多說,一口答應道,“好。”

“帶著夏柒柒一起,她更方便出麵。”

“好。”

掛斷電話,葉景淮猶豫了幾秒,他還是給貝西撥打了電話過去。

貝西此刻坐在轎車上,剛接到了道爾的電話。

道爾說,魅影要起訴她。

她冇想到,這件事情會鬨得這麼大。

本以為可以私下解決。

聽道爾這麼一說,貝西也在看新聞。

正看了一會兒,葉景淮來電了。

她猶豫了一下,摁下了接通鍵,“統帥先生。”

“等我一會兒,我來接你。”

“有什麼事兒?”

“魅影正準備告你。”

“我知道了。”貝西顯得很淡漠,“我自己會處理。”

“你處理不好。”葉景淮篤定。

貝西顯然有些生氣。

她怎麼就處理不好了。

“你自己都覺得自己是抄襲,你能怎麼處理?”葉景淮問她。

貝西咬唇,也有些火氣,“我至少可以承擔責任。”

“不是你的責任。”

“我不需要你管……”

“我馬上到!”

說完,直接就把電話掛斷了。

貝西冒火。

一國統帥了不起啊,憑什麼這麼霸道。

她眼眸微動,那一刻看到司機也已經把轎車停靠在了路邊,似乎是接到了命令,讓他停了下來。

貝西忍著怒火,她直接打開車門。

車門已被鎖死,從裡麵根本打不開。

貝西衝著司機說道,“我要下車了。”

“貝西小姐,一會兒統帥過來找你。”

“我要下車!”貝西聲音明顯重了些。

“對不起貝西小姐,也請貝西小姐不要為難了我。”司機很是恭敬,對她也是小心翼翼。

貝西咬牙。

她也做不到突然發瘋似的反抗,更何況,卻是和司機無關。

葉景淮一個命令,誰敢反抗。

如此等了大概十分鐘。

一輛黑色轎車出現在了他們轎車身後。

緊接著,轎車上下來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他走過來,打開了貝西的車門,“貝西小姐請。”

貝西壓抑著怒火,走向了後麵的轎車。

坐進去。

自然,葉景淮也在裡麵。

貝西正想發火。

葉景淮說,“帶你去新聞釋出會現場。”

貝西一怔。

“當麵說清楚。”葉景淮補充。

“所以你是打算讓我在你們北文國全國人民麵前出糗是吧?!”貝西質問他。

讓她當著媒體的麵,給魅影道歉。

“我說過,不是你的責任。”

“我真的很討厭你的個性。”貝西一字一頓。

“我知道。”葉景淮回答。

他很清楚,她討厭他。

從不知道何時開始,他自己也討厭自己。

車內。

陷入沉默。

彼此都冇有說話。

有些過於壓抑的氣氛。

轎車到達了魅影的記者招待會現場。

在一家奢華的酒店內堂裡麵。

到達目的地,貝西就打算打開車門下車。

葉景淮抓住了她得手。

貝西眉頭一緊。

葉景淮說,“還不是時候,等一會兒再進去。”

“我憑什麼要聽你的!”貝西質問他。

她的事情,他有什麼資格來管?!

“因為……你反抗不了。”葉景淮看著她。

貝西冷笑了一下。

她說,“葉景淮,你還真的是出乎我的想象!”

太過生氣,所以也冇有在客套的叫他“統帥先生”。

“之前對我的溫順,都是裝的是嗎?”貝西問他。

葉景淮冇有回答。

“你到底什麼目的?”貝西直截了當的說道。

葉景淮看著貝西,冇有回答。

他說,他不想看到她被冤枉,他隻是想要讓她過得更好,她會信嗎?!

她隻會覺得,他在騙她。

“喜歡我是嗎?”貝西一針見血。

他以為,他隱藏得很好。

“所以我也在懷疑那天夏柒柒說的話是不是真的。”貝西帶著些冷冷的諷刺,“爆出我抄襲的事件,讓我冇辦法離開北文國。”

葉景淮眼底有些訝異。

那天夏柒柒說的話他冇有解釋,是因為他覺得她根本不可能會相信。

“現在我有打算要走了,你就讓魅影來告我,在官司冇有完之前,是不是會強製性的讓我留在北文國。”貝西越說越冷漠,“所以下次官司結束了,你又打算找什麼理由?!”

“在你心目中,我就這麼卑鄙嗎?!”葉景淮開口了。

低沉的聲音,帶著些憤怒,又似乎帶著些心寒。

“葉景淮,我和你不熟,我不知道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隻知道,我有男朋友,而我有男朋友了你還一再示好,這樣三觀不正的人,值得我去相信嗎?!”貝西質問他,“我很難相信你。”

說完,貝西直接甩開了葉景淮的手。

力氣很大。

甩開那一刻,還用衣服擦拭了一下。

似乎是嫌臟。

她去打開車門。

車門已經被反鎖。

貝西發氣的不停的拽著車門不放。

剛剛不給司機發脾氣,是因為不是司機的錯,不代表她冇有脾氣。

“開門。”葉景淮聲音低沉。

似乎也壓抑著憤怒。

司機連忙摁下開門鎖。

車門猛的一下被貝西打開,打開那一刻,她直接下了車,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葉景淮就這麼看著她的背影。

看著她嫌棄他,奮不顧身要離開她的模樣,眼眶猩紅一片。

“跟著她。”葉景淮冷聲命令。

“是。”貼身保鏢恭敬。

“彆讓她發現了。”

“是。”

以後,是不是遠遠的看著她都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