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冇被人占過便宜,氣到三天冇跟我說話。

他雖然英俊,但宗門裡本來女弟子就少,我懷疑,他連小師妹的手都冇摸過。

我最近撩人功力大漲。

情話不主動說。

但一大桌子人吃飯時,我挨著他坐,會用腳尖,輕輕撩他小腿。

師父呼吸慢半拍,停住了。

我人前正經,人後流氓,吃準他麵子薄。

「夏荔!」

他蹙起眉,又無措又羞惱地瞪我。

我專心埋頭吃飯,腳尖又滑下,輕輕撓了撓。

「怎麼啦師父?」

「你……」

他正人君子,這輩子冇說過臟話,更不知如何製止我的攻勢。

「不要胡鬨了。」

我奉上湯,很單純的裝不懂。

「徒兒孝順師父,想給師父舀湯也是胡鬨嗎?」

周圍冇人察覺到暗潮洶湧。

師父萬分警備:「……這什麼湯。」

我偷偷告訴他:「虎鞭湯。」

當然,我每次撩了就主動去跪祠堂,次數多了,連門裡弟子也覺得師父在無理取鬨。

師父吃悶虧,也不能滿大街說自己又被徒弟摸了手。

我爽死了,難怪大家都要當白蓮花,穩賺不賠啊!

我主動跪在門口,乖乖去請罪:「師父,我錯了。」

師父聲音繃成一條線:「你錯在哪。」

「我錯在情難自禁,但師父也有錯,錯在貌美如花。」

師父臉頓時鐵青。

我乖乖賣慘。

「師父,按規矩成人禮,做師父的都會給弟子卜一卦,去年我還在深淵,冇趕上呢。」

他們的卦很靈。

當年太師父給師傅算過卦。

說師父二十五歲會有一劫,桃花劫。

那年,他果然走火入魔,被在附近采藥的小師妹背了回來。

合理的請求,師父不會拒絕。

我吃準他講原則。

「師父,您可以算算自己未來娘子長啥樣嗎?」

我眼巴巴看著師父。

「您未來娘子,是不是雙馬尾,喜歡穿紅衣,大眼睛,笑起來有酒窩的樣子啊?」

就差冇念出自己名字了。

而他隻淡淡瞥我一眼:「本尊從不算自己的事。」

這樣嗎,我點了點頭,立刻換了個問題。

「那徒兒未來孩子的爹,會是您嗎?」

師父氣笑了。

擦,他笑起來可真好看,眉眼彎彎,眼裡有星光。

我也跟著心花怒放了。

誰知第二天,他就將我許配給大師兄。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

="white-space:norm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