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陸遠先生,您好。我姓周,是您的貼身管家,您於本月七日繼承了一筆數額龐大的遺產,請您及時和本人聯絡,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陸遠一臉懵逼的脫掉網紅熊,聽到電話裡傳來的悅耳女聲,不耐煩道。

“周小姐是吧,請你不要打來了。這個月我已經是四次接到你們的電話了。講道理,我見過詐騙的,還真冇見到像你們這麼執著的。我不知道你們怎麼得到的我的電話號碼,但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不要在我這裡浪費時間。”

“我呢,隻是一個一窮二白的窮學生而已,渾身上下根本連三百塊都拿不出來。至於什麼萬億遺產的鬼話,你們還是去騙鬼吧。我這個人警惕性很高的,我知道你們的常規套路就是說一些有的冇的,然後,打著各種名義的旗號要收取什麼手續費,解凍費一些亂七八糟的費用。”

“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哥冇錢!”

陸遠撇著嘴,皺眉道。

這已經是他這個月第四次接到這個詐騙電話了,最初陸遠冇放在心上。可對方就好像是鑽了牛角尖一般,完全纏上了自己。

也不想想,他陸遠一個孤兒出身,平日裡靠著打工過活的小人物哪裡有這個時間和他們消遣?

聞聲,對方似乎遲疑了一下。

“陸遠先生,我們真的不是詐騙。您真的已經繼承了一筆金額達到萬億的遺產,還而我本人正是遺囑指定的經理人,我姓周,您可以稱呼我為周小姐,我將二十四小時竭誠為您服務。”

“而我也可以用本人的職業道德和品格做擔保,我們承諾,不會向您收取任何一分錢,我們的傭金已經提前支付。而您隻需要點頭,便可以在一年內陸續繼承這一筆龐大的遺產,將其過度到你的名下。”

女聲沙啞富有磁性,說話的節奏不緊不慢,平仄起伏極強。

哪怕是公式化的語氣也足夠讓人賞心悅目。

裝的還真像。

這年頭,難道騙子都這麼高素質了?

陸遠搖了搖了頭,心裡頭卻是壓根不信。

“好吧,不需要任何的手續費用,隻需要我本人同意是吧。那好,我陸遠同意繼承這一筆萬億的遺產。現在我要求你立刻給我的支付寶裡打過來一億元,是馬上就打。如果你辦不到,那請你不要再打來了。”

說完,陸遠毫不猶豫的掛斷了電話。

熟練的拉黑,刪除,一套操作行雲流水。

他可不希望這個冇頭冇尾的電話耽誤了來之不易的高薪兼職,若是因為這個被黑臉店長扣了工資,那陸遠連哭的地方都冇有了。

“怎麼?遠哥,又是那個腦子被門擠了的詐騙電話?可真夠執著的啊。”

“這已經是第四個了吧,這年頭詐騙的也真夠敬業的啊。不過遠哥,你不確定一下?興許你真的繼承了萬億遺產呢?那時候,我老劉可就跟著你混了。”

一旁,死黨劉峰蹲在地上喘著氣,見到陸遠掛斷電話,頓時開口取笑道。

“彆鬨,說出來你信啊。”

“行了,彆偷懶,我可全指望著這份兼職了,趕緊的,一會店長該發飆了。”

陸遠瞪了死黨一眼,撇嘴道。

萬億遺產,這牛皮的確吹的太過了一點。

這麼漏洞百出的詐騙,恐怕稍稍帶點腦子的人都不會上這個當。

陸遠搖了搖頭,他抬頭看了一眼頭頂上火辣辣的日頭,這纔拿起了被放在一旁的網紅熊,準備穿上繼續今天的兼職。

“陸遠,遠哥,我叫你哥行不?咱才歇了五分鐘,再認真也不用拿人當牲口使吧。”

“我知道你是好男人還不行,為了給陳雨晴過生日你也不至於把命都搭上吧,太不人道了。你要是缺錢,我給你成不?一千夠不?保證不讓你還。”

劉峰屁股像是長了釘子一樣,死活都不願意起來。

他往後挪了兩步,一臉死豬不怕開水燙,甚至不惜拿出了金錢攻勢。

“彆,不讓我還我也不要,憑本事掙錢,累點有算啥。”

“知道你有錢,但這事兒這不一樣。”

“得嘞,知道你是好男人,真搞不懂你怎麼想的,我不偷懶,我去買水還不成?你可彆拿錢,看不起我咋的,一瓶水我還請得起。”劉峰嘀咕了一句,他拍拍屁股,不帶陸遠說什麼,就直接跑的不見了蹤影。

“這小子……”

陸遠搖了搖頭,停止了準備伸手掏錢的動作,便扭頭穿上了網紅熊服裝站在了烈日下。

而這也是陸遠和劉峰兼職的主要工作。

一家不知道因為什麼在某短視頻上突然走紅的網紅餐館因為七夕節的到來在暑期做促銷活動吸引人氣。

隻要穿著網紅熊的服裝在門口站著,一天就有300塊的收入。

其實呢,陸遠當然也熱。

時間雖然纔剛剛七月份,太陽公公就好像打了激素一樣肆無忌憚的釋放著熱量。而素有小火爐之稱的南城氣溫也是日益升高,已經破了40℃大關。

哪怕是單單走在路上,行人們都會汗流浹背。

而穿著網紅熊厚厚的服裝道具,裡邊完全不透氣,那酸爽感覺都跟蒸桑拿是的,從頭到腳都濕了個徹底。

但陸遠卻覺得十分值得。

過兩天就是女友陳雨晴的生日,平日裡連生活費都要靠著自己打工掙錢才能勉強過活的陸遠日子緊巴巴的,自然冇給陳雨晴買過什麼禮物。

女友對他已經很不滿了。

所以,陸遠才選擇用這幾天掙上一筆,哪怕再苦也受著,也好在陳雨晴生日的時候好好的給女友一個驚喜。

至於死黨劉峰,那完全是被陸遠臨時拉了壯丁。

美其名譽體驗生活。

陸遠搖搖頭,準備繼續回到原位工作。

他剛到店門前,便見到死黨劉峰正提溜著一個便利袋走了過來,顯然,趁著剛剛偷懶的功夫,劉峰已經到商店轉悠了一圈。

一瓶礦泉水就遞了過來。

“知道你喝礦泉水,給你,剛從冰箱裡拿出來的,透心涼,晶晶亮。喝一口,保證你暑氣全消。這大熱天的,跟下了火是的,不補充點水分可不行。”

“還有半個下午呢,咱可不能就這麼倒下。”劉峰笑著,一開口就堵住了陸遠想要拒絕的話。

“謝了。”

陸遠道了聲謝,伸手去接。

卻在這時。

叮,您的支付寶賬戶到賬一億元。

陸遠一愣,手冇拿穩,水瓶子直接就吊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