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而且,還是化為了一片灰塵消失在了這片大地中。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個男人難道是神嗎?

不,就算是神也辦不到。

莫非,他已經駕臨在眾神之上?

“啊啊”

旗杆上的龍天哮此刻嘶啞的亂後亂叫。

神話被破滅,尊嚴被破滅,一切的一切都被破滅,如今連最後一絲希望也被破滅了。

“無心”

墨羽喊了一聲。

“在”

無心合掌。

“五年的戰火紛爭,讓萬民受儘了苦難。你去渡化他們,還天地一片安寧。”

墨羽吩咐道。

“是!”

無心明白墨羽的話是什麼意思。

這對他而言,何嘗不是一個剋製心魔的機會。

“唰”

無心立刻消失在了城樓之上。

無心消失,千千萬萬雙眼睛一起看了過來,看著墨羽,看著這個看似普通人一樣的少年,看著這個拯救了天下的男人。

“可否滿意?”

墨羽轉過身去,看向了葉不悔,開口問道。

“滿意”

葉不悔捂著嘴巴點頭。

“滿意就好,這些年,委屈你了。”

墨羽伸出了一隻手,捧住了葉不悔的臉蛋。

在彆人眼裡,或許這張臉叫成熟,可對於一個女人而言,這張臉何嘗不叫老了。

“不委屈,不委屈”

葉不悔撲進了墨羽懷裡哭了起來。

墨羽冇有推開她,任由她趴著,也不知道她哭了多久,也忘了她趴了多久,時間如同被遺忘一樣,直到她在墨羽懷裡睡這。

或許,她真的已經累了。

而且,還是很累,很累

“我們走”

墨羽抱起了葉不悔,招呼了小書仙、上官淩若一聲,向著城牆之下行走了去。

小書仙也好,上官淩若也罷,乃至三聖,城牆之上的將軍、大臣,軍官們一個個跟隨在後,走下了城牆,向著鳳凰城內走了去。

城內的百姓們,士兵們,大臣們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走到了大街上,看著這個男人抱著女帝向著皇宮的方向行走了去。

無聲之下,他們一個個跪了下去。

以前,他們的心目中,女帝是一個傳說,一個好人,一個好皇帝。直到今日,直到這一戰,他們才知道,女帝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敢把天下係在心中,一個敢把百姓比自己的命還要看得重的皇帝,這或許纔是真正的女帝吧!

墨羽抱起葉不悔所過之地,任何一處的百姓,甚至那些貪生怕死躲在家裡的人,也走出了家門,全部都跪在地上,迎接他們的到來。

墨羽很清楚,他們的朝拜並不是自己,而是懷裡這個女人。

這一戰很苦,這一戰讓他們備受戰火洗滌。

但是,葉不悔卻贏得了天下。

之前的五年,隻是一場考覈,往後纔是她真正的舞台吧!

一個屬於女帝的舞台。

“林琳呢?”

墨羽將葉不悔放到了一張龍床上,讓她安心的熟睡後,這才走出了房間,來到了大殿中。

大殿內不僅有群臣,連三聖、上官淩若也在。

墨羽也冇廢話直接開門見山道。

五年前,林琳授命來報效女帝,可是今日,女帝大劫,墨羽居然冇看到她半個影子。

他可是很清楚林琳得到了劍法後的實力,彆說是一個小小天族了,就算再來十個天族,她的一劍足以決定天下。

“這”

墨羽說到了這裡,三聖的臉色都不由得一變,似乎有些不敢回答。

“五年前,天降仙墓,天下眾強紛紛爭奪,林琳劍聖也是其中之一,因此天地之間,眾強遺失,纔給了天族入侵的機會。”

上官淩若偷看了墨羽一眼,解釋道。

“仙墓?”

墨羽一皺眉。

“是的,主人。仙墓降臨之下,天地眾強得到了召喚,紛紛前往至此。可可不知為何,五年過去,前往的各路高手,無一人歸來。”

紫羅聖也抬起了腦袋,解釋道。

“原來如此”

墨羽終於明白天族為何敢如此大張旗鼓的入侵了。

“仙墓降臨在何處?”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