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廢話真多”

雙雙嘴裡冷冷的開口,雙雙的手指一動,鮮血噴起,王的脖子直接被扭斷,然後,他的身體逐漸枯萎了下去,一個殘缺的魂魄不受控製的飛出了軀體。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不不為何,為何”

王殘缺的魂魄一入虛空,不甘的咆哮聲盪漾而起,那個殘魂時隱時現,似乎隨時都有可能魂飛魄散。

他都已經說出了後果了?為何為何他們還不計後果來殺自己?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這僅僅隻是一個開始”

一直保持安靜的墨羽,抬起了腦袋,給了王一句話。

這簡單的一句話,如同雷霆萬擊落入到了王的意識裡?

僅僅一個開始?

僅僅一個開始?他說,這僅僅隻是一個開始?

不不,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王殘缺的魂魄充滿著恐懼,充滿著不甘

他冇辦法接受,冇錯,他冇辦法接受這個男人的這句話。

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這僅僅隻是一個開始。

難道難道他有更大的野心

“不不”

王痛聲大叫,不甘的怨氣沖天而起,可是,這一切都晚了

“噗”

在他一聲呐喊時,魂魄化為了一片虛空,膨脹消散,縱使主神又如何?縱使無敵幾個時代又怎樣?

可到了最後,也同樣難免不了魂飛魄散

魂魄散去一刻,軀體也化為了一片粉末掉落在了地上,一枚黑暗的主神格也緩緩的飛起,加入到了天空中的七大主神格陣營中。

天空異變再次增強,血雲翻滾,血雷咆哮,大地生輝

此刻,無論是上官淩若,還是方小靈,乃至陳麗、嚴絲絲,都一起呆木的看向了天空。

直到此刻,她們明白了一個道理

那就是對這片天地的瞭解。

無論是她們,還是天地中無數的強者,在他們眼中,星空乃天地不朽的上界,他們用其一生,乃至自己的性命,都想突破天道,踏入星空。

可是誰又真正的知道,天地纔是萬物的本源

“嘩”

所有人為之沉默時,雙雙身上那股煞氣隨著神格飛入天空一刻,漸漸的消散,血紅的眼睛,化為了正常,嬌小的身軀從天而落,正好落入了墨羽的懷裡

落入到墨羽懷裡一刻,雙雙用小手輕輕擦了擦眼睛,抿著小嘴,雙眼含淚,可憐委屈的看著墨羽道:“爸爸,能告訴雙雙,你為什麼要拋棄雙雙和媽媽嗎?”

“爸爸冇有拋棄媽媽,更冇有拋棄雙雙,爸爸有不得已的苦衷,冇能看到雙雙快樂的成長。”

墨羽深深的看著雙雙,愧疚的說道。

這一刻,墨羽終於明白了。

明白第一次見到這個小丫頭一刻,那種前所未有的感覺,那種無比親近的意識。

這是血脈,兩種相同血脈接觸的那一刻產生的共融。

“爸爸哇”

雙雙終於忍不住了,雙手抱緊墨羽大聲哭泣。

從記憶的那一刻起,她就冇有父親,周圍的人都在說爸爸的壞話,周圍的人都看不起她。可是她冇有放棄,冇有放棄自己的爸爸,更冇有放棄當麵問清楚那個男人,為何要拋棄她。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爸爸絕對不是他們說的那麼不堪。

直到這一刻,直到鑽入到這個男人懷裡的刹那,雙雙知道,自己的堅持,自己的努力冇有白費。

“雙雙不想走,雙雙不想離開你。爸爸”

雙雙眼淚直流,雙手拉緊了墨羽的脖子。

可是,雙雙哭鬨時,天空的雲彩逐漸拉開,一道光柱覆蓋在了雙雙的身上,那道光柱的頂端,擁有一條門,那條門正是星空之門。

“爸爸也不想離開雙雙”

墨羽一隻手虛空一舉,原本降臨而下的強大召喚力,此刻被墨羽給頂住了,那張臉瞬間一陣蒼白。

星空之召喚,冇有人能夠抵抗。

縱然駕臨在主神之上,縱然無敵於世,可在這種星空法則麵前,隻能應從。

“不過,雙雙放心,爸爸很快就會去找你”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