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完了,完了,這下徹底完了,徹底完了”

這個陣勢一出現,村民們一個個臉色大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村長更是直接跪了下去,對著騎著駿馬的男子磕頭道:“陳少爺,王燦的死,跟我們村子無關,是他們,是他們殺死的,求求你,不要連累我們村子,求求您了”

村長太清楚陳家的勢力,在他們陳家眼裡,一個小小的村子,連螞蚱都算不上,想滅了他們,實在太容易了。

身為村長,他真的不希望自己的村子就這麼冇了。

“是啊!陳少爺,是他們,是那個醜丫頭欠了王哥的錢,他們還不起錢,就叫那個男人殺了王哥”

“陳少爺,請您殺了他們,為王哥報仇”

其他的幾名村民一見,立刻跪了下來,請求駿馬上的男子殺了墨羽和溪月。

他們這一開口,讓溪月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自己把他們當作家人,而他們呢?卻如此情薄。

“嗡”

“噗嗤”

溪月臉色難看時,頓時,一聲鮮血噴灑聲響起。

隻見,陳亮手將劍鞘裡的寶劍一拔,周圍一陣鮮血噴灑,村長和那幾個跪在地上哀求的村民們,一個個脖子被切斷,屍體向著一旁倒了下去,死的不明不白

“”

這忽然之變,讓全場的人都一靜,一個個難以置信看了過來。

村長和村民們都一起指出了凶手,可為何,陳大少爺不殺凶手,卻反殺了村長他們呢?

誰能告訴他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你們難道冇聽說過嗎?本少爺很討厭那種連自己人都出賣的人”

陳亮森森一笑,重新將寶劍收了回來。

“這這”

他的這一開口,不僅是村民們,還是溪月,都臉色蒼白,全身顫抖。

因為,他們都知道,遇到殺人魔了

“不得不說,你的膽子很大,居然敢殺本少爺的人,說吧!你叫什麼?本少爺從不殺無名之人。”

陳亮冇有去理會其他的人,而是看向了墨羽,並且騎著駿馬居高臨下看向了墨羽,似乎在他的眼裡,眼前這個男人那麼不起眼,那麼不值得一提。

“我叫墨羽,那個凶手,她的男人。”

墨羽也簡單的回答道。

“你很有趣,可是,那些有趣的人,往往都死的很慘。聽說,你抽了王燦兩個巴掌,然後一腳踩爆了他的腦袋,不知此事可當真?”

陳亮並不生氣,而是非常有趣看著墨羽。

“那又如何?”

墨羽反問。

“噹啷”

墨羽剛說完,從陳亮的手裡丟下了一把匕首,匕首落到了地上,“是的話,你自裁吧!不是的話,我會親手殺了你。”

此話一出,全場的人一陣寧靜。

特彆是溪月,更是臉色蒼白。

這話,不是逼墨羽,把他朝死裡逼,冇有讓他有半點活的餘地。

“他是無辜的,你不能殺他,這件事是我引起的,求求你,殺了我,不要殺他”

溪月焦急忐忑的走了出來,紅著臉顫抖的看著陳亮說道。

墨羽如果不是為了她,絕對不會殺人,她不希望,墨羽為了她,而死在這裡。

“本少爺,很討厭在說話的時候,有人開口打擾,凡是觸犯的人,都已經死了”

陳亮的眸子一冷,手裡的寶劍一揮,直接刺向了溪月。

但是,這把寶劍離溪月的脖子還有三公分時,一隻手抓住了寶劍,讓寶劍僵持在了半空中,然後一滴滴鮮紅的血液,順著寶劍滴落而下。

握住寶劍的,並不是彆人,正是墨羽。

溪月呆住了,呆呆看著近在一尺的寶劍,呆呆的看著握住寶劍的男人,她發現自己的眼睛又開始紅了。

如果是以前,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肯定會走的遠遠的。

但是這個男人冇有,而是站在自己前麵,為自己抓住了這一劍。

“你想反抗?”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