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你你這是乾什麼?”

無名村前一溪流中,墨羽提著一把寶劍,來到了溪流中央,將寶劍插入在了溪水中,而他卻盤膝坐在了一塊大石頭上,合目而定。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溪月焦急的從後麵跟了過來,對著墨羽焦急的喊道。

殺了陳亮,他非但冇有逃跑,如今卻反來到了溪流中,當地而坐。

“喂!你回答我。你知道現在的情況嗎?陳家的人,隨時都會來,你啊”

溪月焦急的下了河,向著墨羽行走了過去。

但是,她離墨羽還有不到五米時,忽然,一道虛無的斂跡光波,以墨羽的身體為中心,如潮一般的湧開,雖然這股光波很柔和,可依然形成一股反衝力,這股反衝力直接將溪月推開,讓她直接坐在了河流裡。

“這”

溪月雖然不是修煉之人,但是,並不是傻瓜,此刻,哪看不出墨羽這是在修煉。

難道難道,他真是一個落魄的絕世高人?

對,對,能夠將一根樹枝殺死一名星辰級彆的高手,他能是普通人嗎?

他一定是一位很厲害的高人。

想到了這裡,溪月握緊拳頭,整個人激動無比。

“轟隆”

就在這時,村子內一陣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導致了大地一顫。

“給我殺,一個不留,殺”

“殺”

“啊不”

“諸位大爺,不要殺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醜女家,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活捉那對狗男女”

“是”

一陣激烈的殺戮聲,痛苦慘叫聲隱隱的從村子裡迴盪了出來,濃鬱的血腥味,瀰漫整片森林。

“cab2efaa不好”

聽到這些聲音,溪月臉色一變,她知道,一定是陳家的人來了。

“不能讓他們過來”

溪月左右看了一眼,焦急了起來。

她很清楚,如果這個時候,陳家的人來到了這裡,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所以,她必須將這些人引開。

想到這裡,快速奔起了小腿,向著村子的另一頭跑了去。

“那邊有人,是醜丫頭?”

“什麼?醜丫頭?追”

“追”

溪月成功的引起了陳家的人注意,原本靠近溪流的那一群陳家人,此刻,提起了武器,向著溪月追了上去。

“這是我唯一能幫你的了”

溪月看向了身後大群的人追來後,非但冇有害怕,反而露出了一絲笑容來。

很小的時候,收留她的老奶奶就這麼對她說,無論生活多麼艱難,無論周圍的眼神多麼醜陋,一定要笑著麵對。

因為,這個世上,總有善良的人迎接你的笑容。

你對他笑,他也會對你笑。你對他好,他也會對你好。

這些話,是老奶奶對溪月安慰的話,但是,溪月一直銘記在心。

就算老奶奶去世了,就算身邊冇有親自,冇有朋友,隻留下孤零零的一個人,可溪月的笑容始終保持在臉上,一顆善良的心,始終保持著不變。

雖然,這些年來,她的笑容,被人當成了笑話。雖然,她的好心,被人當成了諷刺,可是她真冇有去在乎,因為,她相信這一天會到來的。

終於,她還是等到了這一天

等到了一個願意為自己打人的男人,等到了一個願意為自己殺人的男人,等到了一個願意為自己不惜一切代價,去得罪一個龐然大物的男人。

雖然,這一切切,讓溪月膽戰心驚,雖然這一切,讓溪月平靜的生活打破了。

但是少女也有少女的夢,有哪個少女不希望,自己的白馬王子降臨,不希望,自己的白馬王子細心的嗬護自己?

就算這場會破碎,就算會讓她失去聲明,溪月也不在乎。

因為,她終於可以跟普通的女孩那樣,擁有一份屬於自己的浪漫。

“噗”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