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你到底想怎麼樣?你到底想怎麼樣?”

陳虎怒目看向了墨羽,嘶啞的吼道。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他隻想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想要怎麼樣?都已經那樣了,他難道還想滅了整個陳家不成。

“我留下了一個家奴,就是不想從不同的嘴裡傳出不同的版本,看來,你們陳家冇能聽明白那些話是什麼意思啊”

墨羽冰冷的說道。

“噗嗤”

墨羽說到了這裡時,隻見,陳默的頭皮慢慢撕開,就跟殺青蛙一樣,將青蛙的皮從頭到腳,慢慢扯開一樣。

頓時鮮血噴起,一陣撕心裂肺的痛苦聲由心而起。

“不不救我,我不想死,不”

陳默痛苦萬分。

皮從他身上直接拉扯開,他徹底化為了一個血人。

“啊啊”

化為血人之後,陳默在地上撕心裂肺的翻滾,疼痛感徹底讓他喪失了理智,如同一隻厲鬼,充滿怨恨的咆哮。

“早知如此,何必要當初?”

墨羽連看都冇去看一眼,抱起了溪月轉身就向著村子內,溪月的家中行走了去。

甚至都冇有去看陳虎,因為,陳虎已經被恐懼占領了,這種恐懼,讓他徹底喪失了生的**。

“不不”

陳虎跪在了地上,手裡的武器丟在了一旁,看著眼前這個撕心裂肺咆哮的血人後,他整個人都要瘋了。

當他們陳家的人,將無名村裡的村民們一個個當作青蛙一樣將皮剝掉掛在樹上一刻,他們都充滿著快感,都充滿著興奮,因為這纔是最好報複的方式。

但是但是這一刻,當他看到了陳家的子弟遭遇到了同樣的下場,看到了自己兒子遭遇到了同樣下場一刻。

他發現,自己的內心如同千刀萬剮,自己的內心如同晴空霹靂。

痛苦,懊悔,對,就是懊悔

多年來,他們陳家在天涼城為所欲為太久了,甚至都忘記了有敵人。

但是但是今日,他們陳家卻遭此大劫

“你們看夠了?”

墨羽向著溪月家行走去時,他的嘴裡忽然冒出了一句。

“啊噗嗤”

簡單的聲音,簡單的口吻,甚至都冇有回頭。

但是,伴隨著這個聲音響起。

遠在一方的雲姚,忽然失去了控製,臉色一陣通紅,雙膝一跪地,恐懼的趴在了地上,嘴裡鮮血不斷的噴出。

不僅如此,他還看到從對麵的山峰之上,掉下了至少三五十人,這些人一落地,全部趴在了地上,嘴裡滲透出了鮮血,一個個眼裡冒出了恐懼,看著那個男人的背影。

雖然,僅僅一個聲音,雖然僅僅一個背影,此刻,卻成為了不可違抗的天命

“天黑之前,我不希望陳家上下,還有半個活口。如果有,我會殺光你們背後所有的勢力”

墨羽丟下這句話之後,推開了門,抱著溪月走進了屋子內,這一刹那,整個村子都安靜了下來。

而且,還是死一般的寧靜。

這種寧靜下,無論是雲姚,還是木天寒,都臉色慘白到了極點。

雖然是一句不輕易的話,但是,他們絲毫不懷疑這個男人的話。

因為這個男人太可怕了。

可怕到,讓他們心顫

“我們走”

木天寒大喝一聲。

“是”

木家的人,一個個顫抖恐懼的就走。

很快,原地隻留下了兩個人,一個是陳虎,另一個是雲姚,雲姚慢慢站了起來,手擦了擦嘴邊的鮮血,一雙眼睛緊緊看著陳虎。

她不想死,更不想以這種死法。

所以,陳家必須被滅,陳家必須從這個世上消失。

“唰”

雲姚轉身,快速一閃,消失在了無名族中。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