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就在陳夫人臉色難看時,她看到了一個熟人從前院走了進來,這個人正是雲姚。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雲姚姑娘,我陳家正遭遇了一起劫難,請你保護我們離開。”

陳少夫人一看清楚雲姚後,立刻向著雲姚行走了過去,微笑道。

遲早她們會成為一家人的,這個時候為家族做點事很正常。

“噗嗤”

陳少夫人剛靠近雲姚,雲姚手裡的寶劍一抽,鮮血噴起,一個碩大的人頭脫離了脖子,無頭屍體倒地。

“”

這一幕,讓陳夫人,以及陳家所有人都楞住了。

“不要怪我,是你們陳家造的孽”

雲姚冷著臉,提著寶劍,一步步向前行走了去。

“不”

雲姚靠近之後,陳家的人一個個大聲尖叫,轉身就逃。

“噗”

雲姚冇有仁慈,因為她知道,如果自己仁慈了,將是對自己殘忍,那個男人的話,她根本不敢去懷疑。

大約一個時辰後,雲姚滿身是血,手裡提著十幾個人頭,走出了陳家。

走出了陳家時,陳家上下,無一活口。

無論是家族子弟,還是家奴,乃至男女老少,無一生孩

屍體堆積成山,鮮血彙聚成河。

正如之前她所說的那樣,肉弱強食,強者生存。

弱小的生命,在強者麵前,某些時候,真的太不值錢了

“我我好冷”

溪月被墨羽抱進了房間內,她全身顫抖,非常的冷,冷的有些入骨,聲音在絲絲髮顫。

血流過多,她終於開始有些支撐不住了。

“有我,你不會有事的。”

墨羽將自己煉出的星力輸入到了溪月的身體內,然後利用一些藥草敷衍到了她的傷口上,儘量讓她減少痛苦,儘量讓她活著

這是墨羽能做的,唯一能做的

“我會死嗎?”

溪月顫抖的緊貼著墨羽,她在這一刻,感覺自己非常幸福。

雖然,她變的人不人,鬼不鬼,雖然,她感覺自己快要死了。

可是,她真的很幸福。

至少,這一刻,她感覺到了懷抱的溫暖,感覺到了一股真正屬於自己家的溫馨。

“如果你死了,我會讓整個天涼城,乃至整個星球上的生命為你陪葬”

墨羽說的很簡單,但是,這句話,絲毫不像開玩笑。

溪月楞住,很快,嘴抿動了起來,血淋淋的眼眶處,再次滲透出了血液來。

“為什麼?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我隻是一個醜八怪,我隻是一個人人嫌棄的小醜女而已”

溪月終於忍不住了,似乎忘記了疼痛,輕輕的在哭泣。

“因為,你是我的女人”

墨羽的話很簡單。

這樣簡單的一句話,徹底堵住了溪月的嘴,徹底讓她感化了。

遭遇了陳默折磨時,她那個時候在想,值得嗎?值得嗎?自己這樣做,真的值得嗎?

但是這一刻,她終於得到了結論。

這一切,都值得

她不求彆的,她隻求,這一句話。

“嘩”

一陣空氣震鳴,落地聲響起,聲音不大,但是卻打斷了墨羽。

“說”

墨羽淡淡的說了一個字。

“回回大人,天涼城,陳家兩千八百五十六口人,無一生還。”

說話的是木天寒,同時,他還帶來了所有木家子弟,以及所有陳家人的腦袋。

“可以滾了。”

墨羽簡單說了四個字。

“是”

木天寒的聲音一顫,隨後,一些腳步聲輕輕的退去。

“你為何不走?”

墨羽發現,門外還有一人。

還是一個女人,一個手裡提著十幾個腦袋的女人。

“我我手裡有一種丹藥,此丹名為續神丹,或許或許對那位姑娘有效。”

雲姚的聲音一顫,立刻將人頭丟下,手從衣服內拿出了一個小盒子。

“唰”

盒子立刻飛起,朝著屋子內飛了進去,落入到了墨羽之手。

墨羽將此丹取出之後,直接將丹藥化為了一股氣流湧入到了溪月的嘴裡,這股清流一引入到了她身體內之後,她的痛苦明顯減輕了,而且,傷口也停止了流血,隱隱之下,連呼吸也順暢了不少。

“名字?”

墨羽淡淡的問。

“雲姚”

外麵的聲音回答。

“此丹來自何處”

墨羽繼續問。

“來自我青宗。”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