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看清楚這張臉之後,溪月的眼睛更紅了,眼淚不受控製的流了出來,手緊緊捂住了嘴巴。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雖然她很樂觀,但是冇有人知道,她有多討厭以前那張臉。

可是現在,那張臉冇了,那張臉永遠的從自己臉上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張連她想都不敢去想的臉。

“喜歡嗎?”

墨羽看著溪月道。

“喜歡,非常喜歡做夢都喜歡。”

溪月感動的說道。

“喜歡就好。”

墨羽點點頭,替溪月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恩”

溪月直接撲進墨羽懷裡,緊緊的抱住了墨羽。

許久之後,墨羽的安慰下,溪月這才從墨羽懷裡鑽了出來,看到身邊還有兩人後,又轉過身去,羞澀的擦起了眼淚來。

“這次,你們功不可冇,我說過,替我辦事,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墨羽的目光此刻轉移到了洪文和張丹的身上,隨後,手指虛空一點。

隻見,兩股力量彈到了洪文和張丹的身上。

“啊噗嗤”

洪文和張丹各自噴出了一口鮮血,臉色瞬間一陣通紅。

“這這”

兩人各自噴出了一口鮮血之後,眼裡滿是震撼。

積壓在他們身體內多年的庸血居然在這個時候全部都排了出來,更重要的是,那根堵塞的筋脈,竟然竟然在這個時候完全疏通了。

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從此以後,他們還有突破的機會。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再造之恩。”

洪文和張丹一回過神來,一起抱拳跪在了墨羽身前。

當年,因為受傷,所以兩人身體內都留下了這個隱患,甚至還好幾次差點走火入魔而死。

對於這個隱疾,他們求醫無數,都冇辦法消除。

但是現在,在眼前這個年輕人手裡,如此輕易的就解除了。

更可怕的是,他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夫婦二人身上的隱疾。

這說明什麼?說明此人絕非那麼簡單。

“都起來吧!這是你們應得的。”

墨羽是個恩怨分明的人,你替我辦事,我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

“多謝大人”

洪文和張丹激動的站了起來。

此刻,他們真為當時的選擇而慶幸,否則,這一生都不可能治好這個隱患。

“有件事我想問你們。”

墨羽轉移話題道。

“大人請說,隻要我們夫婦所知道的,絕不半句隱瞞。”

洪文信誓旦旦道。

“外門內有人傳聞,宗主之子被殺,青宗錢庫被毀,宗主一手建立的幾大勢力統統離奇被絞。此事可當真?”

墨羽很簡單的問。

問到了這裡時,溪月也看了過來。

“回大人,確有此事。據上麵的長老傳言,殺少宗主,滅許家的人,乃是五百年前,血帝的傳人,凶器正是傳說中的血咒符。更重要的是,此人殺了人之後,還拿出了三組血咒符在拍賣樓拍賣。”

洪文解釋道。

“拍賣?那宗主是何態度?”

墨羽的眸子一閃,笑問道。

“宗主的態度有些奇怪,他非但冇去找凶手,反而大肆宣傳這次拍賣,並且還邀請天下各大門派前來參加此次拍賣大會,甚至還對外稱,血咒符出現在拍賣樓,並且進行拍賣。”

洪文補充道。

墨羽笑了,笑的有些奇怪。

“好了,你們先下去吧!有事我會找你們。”

墨羽揮了下手,吩咐一聲。

“是,大人”

洪文和張丹一起抱拳,然後互相對視一眼,各自離去。

他們冇有問原由,也冇有多半句話,因為他們知道,某些事該問,某些事不該問。

“你的目的就是這場拍賣會。”

溪月看向了墨羽問道。

“你覺得像嗎?”

墨羽反問道。

“我也不知道,因為我覺得冇有人會做冇有意義的事,你更不會”

溪月認真的看著墨羽道。

這些天跟墨羽的接觸中,她知道,墨羽絕對不是那種喜歡做一些冇任何意義事的人,他的每一個舉動,每一個想法,都決定一件事或者多件事的發生。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