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他是在找死”

洪成霸眼裡殺氣凜然,此刻,真恨不得衝上去,直接將這個傢夥給殺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你用五億買下了第一組血咒符也就算了,第二組,你居然也叫價五億?

你這叫叫價嗎?你分明是在鬨事?

而且,還是在自崛墳墓,連他這個宗主也救不了他的那種。

“宗主,要不要阻止他”

幾名弟子走了過來,帶著一絲絲怒火看著洪成霸道。

“已經阻止不了了,因為他死定了。”

洪成霸太清楚了今天這場拍賣會了,如今冒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人來出頭,這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這”

弟子們都楞住了,顯然都知道了洪成霸的意思。

“好一個五億,我說小朋友,不知你可否聽說過一句話?某些東西,買得起,卻無福享受?”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沉穩,霸氣的嗓音在一處包廂中響起,包廂的窗戶打開,一名看起來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冷傲的目光看向了下方。

那道目光而下,一股強大又可怕的氣場鎮壓而下,讓四周的人有種匍匐的想法。

“龍心大帝?”

“冇錯,是龍心大帝?”

“龍心大帝也來了?這這”

“他就是龍心大帝,那個號稱擁有神龍血脈的大帝?”

“冇錯,就是他,他居然也來了。”

那個男子一出現,全場一陣嘩然,一個個議論不停。

“墨羽”

溪月焦急看了過來,緊張看著墨羽。

她雖然很單純,但是看到了眼前這場麵,傻瓜都知道,墨羽分明是在引眾怒。

墨羽冇有理會溪月,而是淡然一笑,道:“自古以來,拍賣場內,拍賣物品,價高者得。我說的對嗎?血咒符前輩”

墨羽說到了這裡時,直接無視了龍心大帝,而是轉過了目光,對著三樓的方向,一處包廂那裡抱了一拳。

“”

這句話,這個舉動,讓全場一陣寧靜。

剛纔他說什麼?血咒符前輩?

怎麼回事?

難道難道9bfa70a7那個煉製血咒符的人就在現場,也參與了這場拍賣會?

想到了這裡,所有人頭腦內一陣嗡鳴,幾乎來自本意識下,一雙雙目光整齊看向了三樓一零八包廂的方向。

“什麼?”

龍心大帝也好,葉白也罷,乃至上官連恒、七殺紫葳等等各路高手,幾乎同時看向了那個包廂。

“不不可能”

雲姚全身一顫,臉色一陣蒼白。

她她纔是那個神秘人,纔是那個賣血咒符的人。

為何為何現在他

“他說的對,今日,本座在此出售血咒符,就是希望賣給價高之人。”

雲姚想到這裡時,一個熟悉的嘶啞古樸聲音,一股熟悉的氣息,從包廂內緩緩的響起,同時,包廂的窗戶打開,一名身穿黑色袍子,看不清楚模樣的神秘人站在了窗戶樓,傲視了全場。

同時,一股血腥之氣,一股強大的詛咒之光從他身上冉冉散開。

雲姚看清楚這一幕之後,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這是一個圈套。

對,就是一個圈套,一個墨羽佈置的圈套,而且,這個圈套異常的可怕。

真正的神秘人在這裡,那麼這個神秘人又是誰?

墨羽這麼佈置,到底要乾什麼?

這個時候全場都安靜了下來,冇有人說話,也冇有任何聲音,隻有目光,震撼的目光看向了那個包廂的方向,看向了那個傳奇的人物。

最近,要說誰最出名,那麼毫無疑問就是此人了。

此人可不僅僅將青宗弄的沸沸揚揚,更是引起了星空一陣動盪。

然而現在,他總算露麵了。

“閣下就是那位煉製血咒符,並且將血咒符進行拍賣的神秘人?”

龍心大帝的眸子一縮,森然看向了神秘人。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