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正是”

墨羽點頭,“三張血咒符,三名大帝。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如果再與公子的劍符融合起來,便可天下無雙。”

“哈哈哈哈!好,好,說的好,說的好。這個女人是你的了。”

葉白大聲而笑,直接將楚盈盈推到了墨羽懷裡。

女人,她的確很喜歡。

但是,她最不缺的還是女人。

一個女人換三張血咒符,她覺得很值。

“公子請收好”

墨羽將懷裡的楚盈盈攙扶住,直接丟給了葉白三張血咒符。

“哈哈!爽快,爽快,你這個朋友,我葉白交定了,嘎嘎”

葉白大聲狂傲而笑,然後抱起了另一個美女沖天而起,直接消失在了登天台上。

葉白的離去,墨羽卻歎了口氣。

楚盈盈的眼裡,明顯流露出一絲憂傷,被那個女人搶走,她很痛苦,更是覺得恥辱,但是,她不想跟其他女人一樣,成為她的玩偶,所以,儘量在她麵前表現,想成為她的智囊,可誰知她為了三張血咒符卻把自己送給了這個男人。

“回家吧!你的命運不該如此”

墨羽冇有去看楚盈盈,而是簡單,淡淡的給了她一句話。

“我們走”

說完這句話後,墨羽招呼了溪月一聲。

溪月也跟隨在後,向著下麵走了去。

“”

楚盈盈眼睛一瞪大,全身一顫。

難以置信看著那個男人的背影。

他他說什麼?

回家,他叫自己回家?

他花了三張血咒符把自己換過來,他卻叫自己回家?

目的?目的是什麼?

那可是三張血咒符啊?而且還是這個世上僅存的三張,那可是相當數億星石啊?

如今,他把自己換過來後,不是想得到自己,而是叫自己回家?

楚盈盈在原地呆住了許久,最後握了握拳頭,目光堅定,朝著樓下走了去。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她可是你用三張血咒符換來的。”

離開了塔樓後,溪月好奇的對著墨羽問了起來。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價值,讓她呆在葉白身邊,實在太可惜了。”

墨羽搖頭淡淡笑道。

“那你為何不把她留在你身邊?留在你身邊,肯定會帶來更多的價值。”

溪月一本正經道。

“很多東西,你不懂。等你長大了,你就會明白了。”

墨羽冇解釋,因為溪月還是太年輕了。

年輕到,對某些東西如一張白紙。

“喔”

溪月不明白,但冇有繼續問下去,而是老實的跟在了墨羽的身後,繼續向前行走了去。

“諸位不必如此多禮,都起來吧!”

雲姚的家裡,一共八位大帝都一起露出了尷尬又古怪的笑容,對著雲姚抱拳。

雲姚很客套的邀請他們免禮。

“多謝雲帝”

八位大帝一起尷尬的站了起來,並且尊稱一聲。

“雲帝?”

雲姚一楞,不由得一笑,“這個稱呼不錯。”

“這”

八位大帝更加尷尬了,人家是這個世上唯一的聖翼之光繼承者,未來的光明女神,如今卻稱她雲帝,實在有些奇怪。

“諸位不必驚慌,有話還請直說。”

雲姚很爽快邀請道。

“雲帝,是這樣的,您身為星空中唯一的聖翼之光血脈者,未來的光明女神,應當立刻繼承光明神殿之主,接管光明女神之職,迎接神祗之尊。”

炎帝走了上來,抱拳尊敬道。

“繼承光明神殿?”

雲姚的眸子一縮,嘴裡唸叨了這句話。

“是的,雲帝閣下。雲帝未曾接任神位時,隻能稱之為帝,無法稱神。此乃星空不變的法則。而且,隻有雲帝繼承了神位,才能真正為星空帶來光明。”

影帝也站了出來,尊敬抱拳道。

“你們這是將我推到風口浪尖啊!我可是聽說,自從光明女神隕落之後,光明神殿可是對光明女神一派趕儘殺絕”

雲姚淡淡的開口道。

所有的大帝們都神色一變,臉色難看了起來。

雲姚說的對,自從光明女神隕落後,光明女神一派幾乎被趕儘殺絕了,連當年強大的雲族也龜縮了起來,遠不如當年。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