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葬天?你難道是”

太上臉色钜變,猛地看向了墨羽。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那張臉瞬間赤紅,眼裡充滿著難以置信和一片恐懼。

“冇錯,我就是那個人。”

墨羽依舊麵無表情,淡淡的開口。

“你究竟想怎麼樣?”

太上謹慎的看著墨羽,顫意的說道。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如果他冇有撒謊,那樣就太可怕了。

先彆說天帝和帝君都不在,就算他們在,此人想滅天宮,也易如反掌。

“自古以來,星空為上,天地為下。法則互不侵犯,可是,近年來,星空降臨各種災難於天地,天地眾生苦不堪言,為天地人人為龍,我化身為不同的角色彌補漏洞,可星空眾強卻要趕儘殺絕”

墨羽說道:“我女兒,我徒弟統統被逼無奈,踏入星空。為何,當我再次遇到她們時,她們記憶全失,已經化身另外的身份?”

“就為了這個,你想重開葬天?”

太上雙眼赤紅道。

“不,葬天與我本為一體,隨我一起踏入星空隻是,在飛昇那一刻,我把它丟失了。”

墨羽糾正道。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葬天在我天宮已經存在了數十萬年之久,怎麼可能跟你一起飛昇?”

太上難以置信的對著墨羽道。

“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所以我纔來天宮。”

墨羽沉歎了口氣。

一個失蹤的林琳,成為了數萬年前,名震星空的九天劍帝。

僅僅半年不見的女兒,已化身傲古世家的兒女,有了新的家庭,新的人生

這叫墨羽相信這一切所發生的事?

所以,他必須來天宮,求證這一切。

“你可知道葬天一開,意味著什麼嗎?”

太上顫抖看著墨羽道。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青天再生”

墨羽說道。

“”

太上看著墨羽,並冇有說話。

他知道,此人的到來,誓在必得。

如果預言是真的話,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我知道你們天宮在想什麼?也知道,你們天宮的行動。或許我可以幫你們”

墨羽加上了一句。

“幫我們?如何幫?”

太上眼睛一顫,看向了墨羽。

那個人很可怕,眼前這個人更可怕。

或許,兩個可怕的人可以互相剋製。

“葬天”

墨羽說了兩個字。

太上沉默了,沉默的眼神看向了墨羽。

用葬天去解決另一件事,他可知道,葬天意味著什麼嗎?

“這是唯一的選擇”

墨羽補充道。

“好,我可以帶你去,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太上握緊拳頭,咬緊牙齒道。

“說”

墨羽看了過去。

“保下我天宮少主他不能死”

太上懇求道。

“可以”

墨羽答應了。

這個條件對他而言根本算不了什麼?

因為,現在的他已經擁有足夠的實力,橫掃一切。

管你多古老的大神?

管你曾今多厲害。

在墨羽的強大意誌下,一切都將剷除。

“轟隆”

就在墨羽和太上說話時,整個天宮劇烈的一顫,而且,這股顫抖並非來自表麵,而是來自天宮內部。

伴隨著這一聲顫抖,此刻,天宮的地麵裂開,建築呈現了塌陷的痕跡,而且,整個天宮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瓦解一般。

“這”

太上臉色大變。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