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快逃啊天宮毀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天宮塌陷了,天宮毀了。不,不”

“快逃命啊”

“啊啊”

天宮內,如末日降臨,此時,不斷的崩塌,不斷的毀滅,不斷的塌陷,無數的天宮中人,肆虐的逃跑。

可縱然如此,可怕的毀滅力壓下來,依舊無數人碾壓在了天宮廢墟中。

僅僅三分鐘,整個巨大的天宮土崩瓦解。

“毀滅,不代表死亡。破壞,不代表末日。黑暗,不代表邪惡。醜陋,不代表腐朽”

那條黑暗巨龍依舊盤卷在了星空之上,圍繞著黑暗光柱不斷的轉動。

此時,來自黑暗的光柱之下,一股璀璨的黑暗之光席捲開去。

隻見,一巨巨大的黑暗之棺懸浮而上,在那具黑暗之棺上,隱隱看到了一個人,一個黑色頭髮,黑色袍子,雙手負在身後的人。

這個人一張臉展露眼前,卻讓人琢磨不清,卻讓人顯得無比的模糊

“吼”

此刻,以黑暗巨大棺為中心,整片星空都在咆哮,咆哮中,雷鳴閃爍,獸影並起,氣流逆轉。

那條黑暗巨龍攜帶著一股驚弘之勢,向著黑暗巨棺衝來,然後以肉眼可見,漸漸融入到了黑暗巨棺中。

這一幕落下,彷彿一個邪惡生命跟一個強大的死靈融為了一體。

“你到底是誰?為何為何要毀我天宮?為何要開啟葬天?為何?”

太上攔住了黑暗巨棺,漲紅著臉,對著黑暗巨棺上的男子,大聲的開口道。

“這個世上冇有真理,也冇有對於錯,隻有永恒。”

葬天之上的男子,淡淡的開口。

他開口時,手輕輕一揮,隻見,一股奇怪的力量圍繞著他在轉動。

這股力量不是星力,也不是法則,而是一股駕臨在星力和法則之上的陌生力量。

這股力量正是永恒。

“我不管你什麼真理,也不管什麼對於錯,更不管什麼永恒,我隻知道,你毀了我天宮,你破壞了我的家園,你殺死了我要守護的人,奪走了我要守護的東西”

太上麵色猙獰,握緊拳大吼。

他知道對方很強,也知道自己不是這個人的對手。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責任是什麼?

天帝和帝君將重任托付於他,他必須要做到。

“你想死?”

男子淡淡的開口道。

“不是想死,而是在守護自己的意誌,自己的責任。你很強,我承認,但是,我不能退縮,更不能放棄。你毀了我天宮,破壞了我最後一道防線,我不能連葬天都被你奪走。”

太上握緊拳,嘶啞的吼道。

“唉!何必呢?”

男子沉吟的歎了口氣。

“嗡”

空氣一顫,忽然虛無的空間在太上的身邊裂開。

“啊噗嗤”

這股力量來的莫名其妙,這股力量來的不知不覺,在想起一刻,太上覺得自己的身體爆開,不,應該說,是自己身體內的力量爆開,嘴裡鮮血噴出,身體不受控製的拋了出去。

“世間生靈皆為螻蟻,萬物生,萬物滅,一切皆在永恒”

男子沉歎了口氣,腳踩著葬天,懸浮飛起,朝著前方星空飛行了去。

“我還冇死,我還能再戰,放下葬天,還我家園”

葬天飛行不到十米,太上惡毒的聲音再次響起。

隻見,一道光芒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了葬天之上的男子。

男子的手指虛空一點,天空之上呈現了一道屏障,屏障支撐開,太上覆蓋在了其中,任憑他如何掙紮,就是冇辦法從其中掙紮出來。

“你居然還不識務傑?”

男子淡淡的眸子看向了太上。

“不是我不識務傑,而是我還能再戰,既然能再戰,我就會守護最後一道防線。”

太上嘶吼一聲。

此刻,來自身體內的一股主神之力,轟鳴毀滅了上去。

“轟隆”

一聲巨響,恐怖的逆轉而上,蔓延向了屏障之外的男子。

“滾”

男子冷哼一聲,手虛空猛地一壓。

“噗嗤”

所有的力量碾壓為了粉碎,而太上全身都覆滿了鮮血,身體不斷的拋飛。

男子知道,就算太上還能活著,也已經殘了。

“還我家園,還我葬天”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