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就在上官淩月和鏢師們離開了森林不到半個時辰,忽然,從天而落,數十道身影降臨而下,有人類,有妖獸,各自散發的氣息極其可怕,隨便哪一道氣息放入人類的世界裡,絕對能名震一方。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但是,他們落下之後,看了一眼當場的殘骸,一個個臉色蒼白。

“你們也感覺到了?”

一名看似三十來歲的女人,紅著臉看向了其他人問道。

“冇錯,是主人的氣息,主人回來了,主人真回來了”

皇袍老者的臉一陣紅,一陣白,不知道他是激動,還是感到恐懼,但是在他呐喊時,聲音在顫抖。

“三千年了,整整三千年了”

張老頭也失去了以往的老成,那張老臉赤紅到了極至。

他們忘記自己等到了多少年,他們忘記為了那個承諾,隱姓埋名了多久,今日,那個一直被他們守護,一直被他們尊為天一般的男人,終於回來了。

“銀月,到底怎麼回事?主人呢?”

皇袍老者收回了激動,看了一眼地上的狼屍,怒目看向了銀月狼王。

“吼”

銀月狼王嘶啞的咆哮一聲,似乎想解釋。

銀月狼王還冇來得及開口,一條火焰炎蛇衝出了叢林,撲向了銀月狼王,一蛇一狼互相糾纏在了一起。

“都給我住手”

張老頭怒喝一聲,一股隱藏在身體內的氣勢膨脹而出,如同沉睡多年的猛虎,此刻終於醒了。

讓銀月狼和炎蛇嚇的全身顫抖。

“主人想避開咱們,咱們一輩子也休想找到主人,如今,主人這麼做,這說明,主人願意見咱們了。”

張老頭霸氣的說道。

張老頭一開口,所有人和妖獸都安靜了下來。

“走”

皇袍老者沉默了一會,袍子一揮,第一個消失在了原地,其他的人或者妖獸,一個個消失在了森林中。

縱使日月更換,縱使時代已變,可他們的心依舊留守在過去,依然追隨那個無法跨越的男人。

鬼雨城。

逍遙府。

洪武大陸上,一直流傳著這麼一句話,天下奇纔出鬼雨,誰人第一問逍遙。

三千年前,逍遙府第一任家主,逍遙問天,手持青銅寶劍,走出大荒,連續挑戰一百零大門派,無一敗績,最後一戰後,逍遙問天坐落荒地,建鬼雨一城,立逍遙一府。

往後的三千年來,逍遙府出過十八位地級高手,其中七人達到了地級巔峰,更有一人離天人隻有一步之遙。

無論哪個時代,無論哪位地級高手,無一不名震天下,稱之為當世之主角。

特彆是這一代逍遙家少家主逍遙戰,更是強過任何一位祖先,直逼逍遙問天。

逍遙戰,六歲修煉,八歲已是人級一級高手,十二歲,踏入地級。十五歲,進入第級二階,十八歲,地級大圓滿。

二十歲,也就是今年,已經半步入天人,號稱天人之下第一強者。

更有人稱,逍遙戰將成為洪武大陸上,最年輕的天人,甚至成就將超過他的老祖宗,逍遙問天。

因為逍遙問天進入天人時,已經六十了。

而他,僅僅二十歲。

然而今日,整個逍遙府,乃至整個鬼雨城,熱鬨非凡。

四處張燈結綵,鑼鼓喧天。

因為,今天是逍遙戰的新婚之日。

據說,新娘乃是洪武大陸上古商帝國第一大家族葉家大小姐,葉不悔。

葉不悔是個奇女子,此女的名氣絲毫不弱於逍遙戰,此人不僅天賦異秉,更是聰明過人,從小父母死的早,家族凋零,備受各大勢力壓迫。

而僅僅八歲的她,卻在各大勢力排擠下,開始接受了家主之位。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