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迦羅城內,一直流傳著這麼一句話,誰敢橫刀立馬,唯我鐵大將軍。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句話,講敘就是鐵家家主鐵將軍。

鐵家建立家族的時間並不長,從建族到現在,才僅僅二十年,但是,這樣的一個家族,卻在整整二十年前,成為了迦羅城第一大家族,靠的是什麼?對,就是無上的實力和權利。

傳說,鐵將軍十三歲入伍,十五歲跟隨天心帝國當今皇帝南征北戰,參加的大大小小戰役不下百場,所殲滅的敵軍不下百萬。更重要的是,曾今還多次救過皇帝之命。

更可怕的是,在皇帝登基那年,鐵將軍突破至天人,因此還為皇帝贏得了皇位。換句不好聽的話說,皇帝之所以能坐穩江山,多半靠的是鐵將軍。

所以新皇登基以來,鐵將軍府成為了天下第一大權臣,先不說鐵將軍本身修為高深,就是門下高手,更是不計其數。

彆說是一個迦羅城了,縱然是南方十幾個行省,也無一人敢冒犯鐵將軍府。

如今,在鐵將軍府門前,有人冒犯了鐵將軍的大公子鐵虎,這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我說龍少,剛纔跟你商量的事,考慮的怎麼樣了?”

鐵虎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提著一壺酒向著龍成走了過去,走去時,臉上還充滿著一股戲謔的笑意來。

“哈哈!我說姓龍的,鐵少是在抬舉你,纔跟你說這種話,怎麼?你想忤逆鐵少不成?你可知道,忤逆了鐵少是什麼後果?”

鐵虎身邊一名精瘦的男子戲謔的笑了起來。

“說的對,說的對!鐵少看上了你的女人,是你他媽的福分,規矩點,今天晚上把你的女人送到鐵少的府上,否則的話,明日就滅了你龍家。”

另一名青年站了起來,大聲嗬斥道。

這些話一響起,杜鵑也罷,還是王傑、張雄風等人一個個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們的意思很明顯,老子踩了你,還要睡了你的女人。

在這種圈子中,這種遊戲很常見,這是對一個人極大的恥辱。

“鐵少,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放了她,她是無辜的,您要殺要剮,可以衝我來,求求你了”

龍成一邊自己抽臉,一邊對著鐵虎磕頭。

“衝你來?你他媽的算什麼東西?老子當你是人時,你他媽的就是一個人,老子當你是一條狗時,你他媽的連狗都不如,敢動老子的人,你他媽的活膩了。”

鐵虎原本還帶著笑容,此刻一聽龍成這句話,立刻火炸了,手裡抓起了酒壺朝著龍成的腦袋上砸了下去。

酒壺破碎,酒水和血水順著龍成的腦袋四處迸發。

“啊”

龍成嘴裡痛苦大叫一聲,身體朝著地上一倒,手捂住了腦袋大叫了起來,鮮血如水一樣四處噴發。

“龍成”

“老三”

杜鵑在一旁哭的更大聲了,立刻想要衝上來,張雄風等人也一個個眼睛發紅,眼裡殺氣凜然。

“不要過來,你們統統給我滾回去,快啊”

龍成趴在了一上,嘶聲的呐喊。

他很清楚,這些人蔘與進來,到時候比自己還要慘,他好歹也是龍家的少爺,鐵虎就算再猖狂,也不敢殺了他。

但是其他人不同,來一個,鐵虎就敢殺一個。

看到龍成那個樣子,杜鵑哭的成淚人了,她哪不知道龍成是在保護自己,可是,如果繼續這麼下去,他肯定會被這些人給打死的。

“怎麼?心疼這條狗了?行啊!今天晚上陪爺,爺放了這條狗。”

鐵虎一見杜鵑的樣子,於是邪惡一笑,看著杜鵑戲謔道。

“我我”

杜鵑臉色一陣蒼白,全身都在顫抖。

“杜鵑,快走啊!你怎麼就是不聽呢?”龍成臉色更加難看了,轉身對著杜鵑大聲道:“把他們所有人都給我帶走,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