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這樣一幕一落下,無數雙目光整齊的向著聲音發源地看了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是羽帝,冇錯,是羽帝。”

“什麼?羽帝?羽帝回來了?”

“真的是羽帝”

“羽帝萬歲”

“羽帝”

那個身影的降臨,引起了整個羽宮一片轟動,無數的議論聲,無數的轟動聲鎮壓全場。

“羽帝?他他是羽帝?”

劍癡呆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這個被無數人稱之為羽帝的,不是在他們煉神樓開啟夢魘煉器的那個男子嗎?

他是羽帝?

這這怎麼可能?

她的姐妹血煉可是想將他拉入煉神樓,結果,此人是羽帝?

羽宮之主?

“羽帝?你就是羽帝?”

無源天尊冷意的目光看向了墨羽。

“正是”

墨羽放下了龍豔,看向了無源天尊。

“你你成功了?”

龍豔吃吃的眼神看著墨羽。

“對”

墨羽點頭。

龍豔笑了笑點頭。

隻要成功了,那就行。

她相信她的男人永遠都是最強的。

“是你殺了我兒子?”

無源天尊再次冷聲道。

“你兒子該死。”

墨羽強調道。

“好一句我兒子該死,既然如此,那麼你,還有你的羽宮。從此刻起,徹底消失在這個世上吧!”

無源天尊冷聲的開口,而且全身充滿著一股煞氣,向著墨羽行走了去。

“你們天道盟的人永遠都是那麼自負,你兒子是如此,你也是如此。”

墨羽放開了龍豔,淡淡看向了無源天尊。

“那是因為我天道盟是無敵的”

無源天尊怒喝一聲,身體一閃,立刻消失在了原地,並且攜帶出無窮恐怖之力籠罩向了墨羽。

轉眼,整個羽星上的力量彷彿都被他拉了回來,天空覆蓋一層黑暗,鎮壓向了墨羽。

這樣一幕,彷彿連同整個世界也因此被毀。

“轟隆”

但是,無源天尊離墨羽還有不到十米時,墨羽做了一個奇怪的動作,他的手虛空一壓。

隻見,一塊血紅的石碑從天而落,朝著無源天尊的方向鎮壓了下去。

這塊血色的石碑一鎮壓而下,空間彷彿凝固了一樣,空間內的一切,都冇有辦法掙脫開。

“不”

看到了這一幕,無源天尊瞪大眼睛,難以置信驚恐的呐喊。

“噗嗤”

下一秒,無源天尊的身體宛如西紅柿一般,支離破碎爆開,鮮血灑滿了蒼穹。

“”

這樣一幕一出現,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凡是看向這裡的人,一個個呆呆的瞪大眼睛,一個個彷彿喪失了意識一般,看著這一幕。

秒殺?

冇錯,就是秒殺。

天道盟之主無源天尊居然被秒殺了,而且還是被羽帝秒殺?

他是如何做到的?

他到底有多強?

要知道,天道盟之主可是號稱星空第一強者啊?

如今就這麼被秒殺了?

而且,還是毫無懸唸的被秒殺?

可怕,太可怕了,可怕到了極點。

天道盟之主這等恐怖的存在,如今,在羽帝手裡,如螻蟻一般,就這麼被碾壓死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

“太假了,實在太假。無源天尊就這麼死了?”

“是啊!太假了,假的有些離譜。”

“我看到了什麼?我究竟看到了什麼?”

“你們看羽帝手裡的血色石碑,那塊石碑是什麼神器?如此強大?”

“我聽說,羽帝在煉神島煉器,莫非此物就是他煉出來的神器。”

“不,這不是神器,是駕臨在神器之上的存在”

“恐怖,太恐怖了,恐怖的讓人心顫”

無源天尊被秒殺,那一群看熱鬨的高手們,一個個內心顫抖,眼中充滿著恐懼。

他們太清楚無源天尊的厲害了,但是現在呢?直接被秒殺。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