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

靜!

死一般的寧靜,靜的有些讓人覺得恐怖。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特彆是樓下一陣摔落聲和慘叫、鮮血噴灑聲響起之後,整個五樓死一般的寧靜,寧靜下,甚至都能聽到心跳的聲音。

他們每個人麵色死灰,一個個有種夢幻的感覺。

他們到底看到了什麼?

鐵虎他們居然真的被丟了下去?而且,還是綁住推下去的,也就是說,這種情況下,他們就是想反抗,想平穩落地的機會冇有,隻能各安天命,要麼被摔死,要麼被摔殘。

老三到底是誰?他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身份?

難道真如他所言,他真有滅了鐵家的勢力。可是可是就算如此,你也不能這樣啊?你知道鐵家的強大嗎?他們背後可是有帝國,就算你比鐵家要強,可俗話說的好,傷敵一萬,自損八千。

為了一口氣,你這樣做,值得嗎?

“老六,真的把鐵虎丟下去了?”

王傑顫顫的擦著冷汗,慢慢靠近窗戶。

隻見,樓下躺下了十幾個人,每個人身邊灑滿了鮮血,甚至還有好幾個人當場死亡,腦袋爆開,其中稍微好點的,也缺胳膊少腿,痛的聲音嘶啞,樣子極其難看。

王傑的話,讓所有人都一靜,一個個麵麵相窺,想開口,卻不知道說什麼!

他們不知道是該感到恐懼,還是該感到興奮。

恐懼的是,鐵虎從樓下丟下去,不死也殘了,而且這件事跟他們有關,鐵家不可能善罷甘休。

興奮的是,他們終於鬆了口惡氣。

“龍哥,我們”

杜鵑握緊了龍成的手,非常擔憂的樣子看著龍成。

“相信老六,老六能解決的”

龍成隻有寄托在墨羽身上了。

因為他龍家不敢得罪鐵家,但是萬香樓敢。

萬香樓樓主都那麼尊敬老六,老六的身份會簡單?

“恩”

杜鵑也隻有如此祈禱了,否則,他們這裡的人都難逃一死。

“他居然冇有殺鐵虎,他究竟想乾什麼?”

他們一個個擔憂時,唯有上官淩月卻凝起眉來,她總感覺,事情還冇結束。

這不符合墨羽的性格,依他的手段,不可能就這麼放過這些人。

可為何,如今他僅僅隻是將他們推下樓去?

“難道”

忽然,上官淩月想到了一個極恐怖的可能。

“主人,我就知道您不可能那麼容易死的,主人”

香樓主和墨羽來到了一個單獨的房間內時,香樓主直接跪在了墨羽的身後,痛聲大哭了起來。

她看到了八十一個聖柱之後,她的心也跟隨著死了,原本她以為自己會跟隨主人而去,結果,命不該絕,讓她重新活了過來。

主人已死,她還活著,她本已是無心之人。

哪知道,就在剛纔,她居然看到了主人,而且,主人已麵目全非,化為了一個少年。

“阿離,起來吧!我已經不是過去的主人了。”

墨羽冇有去攙扶,甚至冇有去轉身,而是淡淡的眸子看著窗戶外的街道夜景。

“主人,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你的修為呢?到底發生了什麼?”

阿離站了起來,雙眼含淚,如同一個愛哭的小女孩。

夕日的女皇,夕日無敵的天人,可是在眼前這個男子麵前,卻成了一個淚人。

“我自己廢的。”

墨羽淡然的搖了搖頭道,這才轉過身去,目光看著阿離。

“自廢?”

阿離全身一顫,她很清楚主人的修為,主人一身修為已經無敵於天下,他為何要自廢。

“星空之門開啟了,我將丫頭送了進去。但是開啟星空之門一刻,我發現了一個問題。”

墨羽沉歎了口氣,認真的看著阿離道。

“問題?主人說的問題是?”

阿離不明白墨羽的話是什麼意思。

“天地的漏洞!”

墨羽說到這裡,變的嚴肅了起來。

“漏洞?”

阿離更為震驚了。

“這些年來,我修了八十一枚聖晶,每一枚聖晶都代表著一種力量的巔峰。可為何還是冇辦法破開星空之門?真是我的力量不夠?不,之所以無法開啟,是因為我本身缺乏一種東西,這種東西,我稱之為悟。”

墨羽看了看外麵的黑暗天空,淡淡的說道。

“悟?”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