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你暗算我?你居然敢暗算我?好,好,好的狠,你暗算的好,本皇好多年都冇有被人暗算了,你暗算得好啊”

德魯停止了抽搐,手支撐著地麵,慢慢站了起來,站起來時,雙眼充滿著怒火,充滿著鮮血,扭曲的看向了墨羽。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他討厭被暗算,討厭被踩在腳下,因為這種感覺,真的讓人很不爽。

可如今,眼前這個男人,居然把他踩成了這樣?

眼前這個男人,將他弄的如此不堪,那麼接下來,就等待自己瘋狂的報複吧?

“對,是我暗算了你,那又能如何”

墨羽淡淡看著德魯。

“那就給我死”

德魯猙獰一吼,龐大的氣場凝聚了起來。

“啪啦”

又是一個巴掌抽下去。

這一次,德魯冇有倒地,而是嘴裡鮮血噴出,那對犬齒也飛了出去,讓他整個人傻楞楞的,然後慢慢把腦袋轉了過來,眼裡凝聚起了極恐怖的殺意。

“你還敢打?還敢打”

德魯猙獰大聲道。

“對,我還敢打?那又能怎麼樣”

墨羽又是一巴掌抽了過去。

響亮的巴掌聲再次響起,讓德魯不斷的後退,不斷的顫抖。

“我要報仇,我要殺了你,啊啊啊”

德魯快要崩潰。

他那麼尊貴,那麼強大。

現在居然被人如此欺負?

他能不生氣嗎?

他能不崩潰嗎?

“噗嗤”

他還冇靠近墨羽,墨羽又一個巴掌落下,頓時鮮血噴起,德魯的腦袋如同西瓜一樣爆開,無頭屍體朝著一旁倒了下去。

無頭屍體抽搐一陣後,才徹底安靜下來。

“”

月娟和阿娜看的有些傻眼。

她們覺得有些不真實。

無論是毒奴,還是德魯,那都是天一樣的強者啊?

可是他們跟眼前這個男人的打鬥,怎麼那麼粗魯,那麼簡單?

跟天打架,居然隻用巴掌。

而且,還是一方用巴掌,另一方連反抗之力都冇有,直接被抽死了?

要知道,這可是德魯啊?

血堡的主人,跟天一樣存在的不世強者。

如今,死的那麼輕易?那麼簡單?那麼搞笑?

“白癡”

墨羽噁心的掃了地上的德魯一眼,眼中滿是鄙夷。

“你殺了他?”

阿娜吃吃的開口。

“對”

墨羽點頭。

“你如何做到的?”

阿娜再吃吃的問。

“用巴掌抽死的”

墨羽簡單的說。

阿娜不信。

或者說,你叫我如何相信?

那可是德魯啊?

那可是血堡之主啊?

怎麼可以被巴掌抽死?

“他他好菜”

月娟尷尬的看著地上的德魯。

還以為多厲害呢?

結果幾個巴掌就被抽死了。

原來是一個菜鳥

阿娜再次楞住了,驚詫看向了月娟。

她還是第一次有人說德魯很菜?

這叫菜嗎?

這是因為你身邊這個男人很強好不?

強大殺德魯隻需要幾個巴掌。

“吼”

“轟隆”

就在這時,巨大的深淵中,響起了一聲肆虐的獸吼咆哮聲,這一聲咆哮聲響起,整個窯洞都在劇烈的顫抖。

岩石不斷的墜落,很顯然,這裡快支撐不住了。

“封印解開了,怪物要出世了”

阿娜臉色慘白了起來,目光看向了深淵的方向。

墨羽和月娟一起向著深淵的方向看了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