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原本熱鬨的天關入口,忽然死一般的寧靜,讓人如同末日來臨一般,一個個露出了驚恐的目光看向了天關內。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然而,在他們繃緊精神向著天關內的那一刹那,卻看到了必生最無法忘記的一幕。

隻見,天關入口,那座將天關與外界隔絕的大山,居然向著一旁倒了下去。

冇錯,就是倒了下去,就好像一顆白菜,被一把刀子斜切了下去,白菜的上方順著斜切的位置慢慢的向著下方滑倒了去。

“轟隆”

巨大威峨的大山一倒下,大地劇烈一顫抖,周圍的山峰、樹木如遇災難一般,紛紛倒地,一陣強烈的霧氣、沙土席捲而起,向著四麵八方散發開去。

原本千百年都未層撼動的天關,此刻化為一片狼籍

更可怕的是,在山峰的切痕處,還隱隱露出了一條條劍紋,劍紋整齊無比,寒光駭然

“”

靜!

死一般的寧靜。

縱然沙土、霧氣席捲而來,可天關外的人一個個目瞪口呆,震驚無比的看向了天關內,一個個麵色通紅,難以置信看著眼前這一幕。

他們他們看到了什麼?

他們到底看到了什麼?

眼前這座阻止外界人進入天關內的大山,就這麼倒下了?

更可怕的是,這座山還是被一劍砍下來的。

冇有元力氣息,冇有劍氣氣息,彷彿一把簡單的寶劍,用蠻力硬生生將它切開了一樣。

怎麼回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何為何會這樣?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我看到了什麼?這座前乾山倒了,還是被一劍砍下來的,傳說,前乾山不僅能阻止外界的人闖入,同時還封印著妖魔、鬼怪以及毒蟲野獸,它怎麼可能會倒下,怎麼會”

“誰能告訴我,裡麵發生了什麼?”

“不是真的,不可能是真的,前乾山被一劍砍倒,不可能是那個新生乾的,不可能”

“我我也覺得不可能,他隻是一個天賦好,但是冇有任何修為的人罷了。”

山體倒下,四周的學生們一個個沸騰了起來,完全無法相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那個被他們認為即將死在天關內的學生一入天關內,結果就發生了這樣的一幕。

這這跟他有關嗎?

縱然,他們內心一萬個否定跟那個人無關,可越是這麼想,他們越朝著那個學生身上去想。

黎傲山拳頭時緊時握,臉色時紅時白,嘴裡顫抖的呐喊一聲。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一定會認為這是做夢,一座那麼大的山,居然被一把劍給切了下來,這確定是真的嗎?

確定跟那個小子有關嗎?

一劍切掉了一座山啊?這需要多可怕的實力?天人?還是聖人?

就算是天人和聖人,也冇辦法毀掉天關內的前乾山吧?

“我是不是在做夢?”

“我也覺得我是在做夢,讓我醒醒?”

“你們告訴我,這跟老六有關嗎?”

王傑、張雄風、文洪滔等人都一個個呆住了,嘴裡如傻瓜一般的開口,自言自語。

“墨墨羽”

陳麗的臉紅到了極點,嘴裡顫抖的喊出了這個名字來。

在她眼裡,墨羽就是一個膽大,背景深的某個大家族少爺。但是但是看到了眼前這一幕後,她對墨羽的看法徹底改變了。

她能肯定,這座大山倒下,跟墨羽無關嗎?她能肯定,墨羽僅僅隻是一個大少爺那麼簡單嗎?

此刻,陳麗發現,自己越來越放不下墨羽了。

自己未來要嫁的,自己的幸福,不就是這種人嗎?

“我終究還是低估他了”

上官淩月深吸了口氣。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