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哢”

這時,一支隊伍走了過來,這支隊伍,無一例外,身穿黑色的袍子,袍子上有個帽子,帽子遮掩住了相貌,隻有一雙眼睛冒著綠色的光芒裸1露在外。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裡是哪?你們要乾什麼1?放我們下來”

千雪掙紮了幾下,對著1這一群人1開口道。

但是,這些人冇有開口,1而是,直接將千雪、奴1奴、小埋三人架起,朝著外麵走了去。

“乾什麼?你們乾什麼?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千雪還在不斷的掙紮,隻有奴奴很平靜。

她知道,這些人抓他們,是有一定道理的。

很快,他們被扣押到了一個巨大的大殿中,大殿內擁有一個巨大的血池和祭台。

在祭台之上懸浮著一個人,這個人正是五行,五行平躺著,就這麼懸浮著,似乎沉睡不起的樣子。

而在祭台的旁邊,卻是一名光著腦袋,光著膀子,隻穿了一條黑色褲子的光頭男人,男人身上都是刺青,給人感覺上去,非常強大,又非常神秘。

此時,他正唸叨著咒語,似乎在念動經文,又似乎在念動咒語

千雪、奴奴她們帶來後,光頭也停了下來,然後轉過身去,看向了奴奴、千雪、小埋三人。

小埋她們纔看清楚光頭的相貌。

他很好看,很年輕,皮膚如玉,額頭上一點紅,給人一種很佛性,很強大的感覺。

“你是誰?”

奴奴看著眼前這個人。

“有人叫我達摩,也有人叫我黑暗的製裁。”

光頭開口道。

“曾經,我是一名神,後來,我被放逐了。於是,我化身為地下的老鼠”

光頭微笑的看著奴奴和小埋、千雪他們三人。

“達摩?你你是佛祖”

千雪猛地一驚。

這個人跟佛祖太像了。

“可以這麼稱呼,但又不是”

光頭微笑的看了千雪一眼。

“你想乾什麼?”

小埋聲音顫意的問。

“很簡單,我想借諸位之手,開啟血衍珠”

達摩看向了五行真君,“當年,師尊走後,師兄盜取了師傅的遺物,為害人間,身為師尊的弟子,我有義務保下一方淨土。”

“”

冇人說話。

因為這個和尚太詭異了。

而且,你奪取血衍珠,需要這種方法嗎?

“你會放我們走?”

奴奴看著達摩道。

“出家人不打誑語。”

達摩點點頭。

“很簡單,你隻需要控製他的心智就行了,然後藉助天成陣,將血衍珠吸出來”

奴奴解釋道。

“這種方法我用過了十次,都失敗了。甚至,我還受了重傷。”

達摩搖了搖頭,很無辜的表情道。

奴奴當場楞住。

這種方法都失敗了,那怎樣才能將血衍珠弄出來。

“他已經被血衍珠奪舍了,換句話說,血衍珠占據了他的身體。”

達摩糾正道。

奴奴、千雪、小埋三人都楞住了。

奪舍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他的靈魂被吞噬了。

一個嶄新的靈魂占據了五行真君的身體。

“連你都冇辦法,我們更不可能”

奴奴皺著眉頭說道。

“不不不,看來,幾位還冇明白我的意思。”

達摩笑了笑,打斷了奴奴她們,然後揮了揮手道:“這樣,我給你們看一樣東西”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