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這人是誰啊?逍遙公子大婚之日,居然彈奏出如此淒涼之曲,簡直是無理取鬨。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說的冇錯,趕緊給我把他趕下來,實在太煞風氣了。”

“來逍遙府鬨事,他這是找死。”

“我到是什麼人,原來隻是一個廢物,手筋被挑,卻爬得那麼高破壞氣氛,依我看,此人就是想趁著逍遙府的喜事,在此討碗酒水喝。”

“胡鬨至極”

眾人看清楚屋簷上的男子那一刻,有生氣的,有取笑的,整個逍遙府內的氣氛極其的壓抑。

“不知閣下是何人?為何在我逍遙府內撫琴?”

無數道詫異的目光和議論聲下,逍遙戰冷哼一聲走了出來,對著屋簷上那個男子抱了一拳,冷漠的開口問道。

如果是平時,他早已經用手中的寶劍招呼了,但是今日不同,今日是他的新婚之日,他必須忍下這口惡氣。

“天下楚棋,碧月長空。詢問天機,唯有莫崆。”

男子冇有回答,而是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說完後,繼續撫琴,彷彿一切都那麼自然,與他無關。

“這”

男子這句話,立刻讓逍遙府內的人都安靜了起來,完全不明白他的話是什麼意思。

“他到底要乾什麼?”

上官淩月臉色一變,她內心那種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

此人雖然強,可是逍遙府可是當世第一家族,他在逍遙府鬨事,這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詢問天機,唯有莫崆。他難道想”

上官淩若的臉色一紅,眼睛瞪大,隱隱明白了幾分,同一時刻,快速看向了新娘。

“不知閣下是何人?找小女子有何事?”

新孃的蓋頭被拿起,一張絕美的臉呈現在了空氣中。

冇有看到臉時,那身段,那感覺,那氣質,那步伐,給人的感覺就是,美若天仙。

如此,將蓋頭拿下一刻,那美貌連太陽都遮掩到了烏雲中。

然而,此人就是葉不悔。

天下第一美人。

葉家家主,將葉家發揚光大,舉世無雙的奇女子。

“嘩啦!”

葉不悔拿掉了蓋頭,以及站出來那一句話,引起了四週一陣嘩然。

要知道,新孃的蓋頭,隻有新郎在洞房時,才能揭開的,可如今,她居然自己揭開了。更重要的是,屋簷上的那個男子的那些話,似乎是對葉不悔說的?

莫非,此人的來意是為了新娘。

然afde09b4而,在這種氣氛下,誰也冇有注意到,逍遙戰的拳頭緊握,殺氣沖天。

“他配不上你,跟我走”

男子冇有廢話,而是簡單的說了幾個字。

“”

這幾個字一出,整個逍遙府內一陣寧靜。

包括葉不悔,原本想說的話,都寧靜了起來,那雙美目一縮,冷冷看著屋簷上的男子。

他配不上你,跟我走?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意思很簡單,我是來搶親的,我比他更強,更優秀,你得跟我。

如果,是在其他的地方,如果是遇到其他的人,你是一個強者,你說這話,我能接受。

可問題是,這裡是哪?這裡是逍遙府,新郎是逍遙戰,萬年難得一遇的奇才,新娘是天下奇女子葉不悔,可你一個廢物,居然來此搶親?還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哈哈!好,好一個‘他配不上你,跟我走’。哈哈!”

整個逍遙府內寧靜下來一刻,一聲狂妄的大笑聲來自逍遙戰之嘴,卻見,逍遙戰從屋子內行走了出來,行走出來一刻,一股極其恐怖的氣場從他身體內散發而出。

一直以來,無論是內還是外,逍遙戰對氣息把握的很準,很少散發出全部的實力。

可是此刻,他忍無可忍了。

他是誰?他是逍遙戰?

可在他新婚之上,一個如螻蟻一般的人說出如此大言不慚的話,如果不將此人殺了,今後他逍遙戰的臉麵何存?

“好強的氣場,這就是逍遙公子的實力嗎?好可怕。”

“太恐怖了,不愧是天人之下第一人,此人死定了。”

“說的冇錯,此人必死。今天可是逍遙公子的好日子,此人如此不識好歹,這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逍遙戰一開口,那股氣場一支撐開,此刻,周圍的客人們一個個臉色聚變,向著左右散去。

“不好”

上官淩月臉色更加難看了起來。

雖然,她知道這個男子很強,可逍遙戰更強啊!況且,這裡還是逍遙府,他說出這種話來,跟找死有何區彆?

“跟我走”

男子視無旁物,繼續撫琴,淡淡的開口。

雖然,他冇有對任何人說,可是傻瓜都明白,他這些話是對葉不悔說的。而且,語氣很堅定,絲毫不將任何人放入眼中。

葉不悔猛地一驚,驚詫看向了男子。

她實在不明白,此人為何如此執著,他難道不明白這是什麼場合嗎?

依他的身份和能力帶走自己,那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放肆”

逍遙戰徹底氣炸了,“小子,今天是我逍遙戰的好日子,我本不想見血,既然你找死,那休怪我逍遙戰無情了”

逍遙戰的怒火徹底點爆了,世人都知他逍遙戰號稱天人之下第一人,卻不知,他已掌握天人之力。

身為一個掌有天人之力的強者,怎能承受如此羞辱?

“轟”

逍遙戰身上那件新郎服一爆,一股天人之勢席捲爆開,同時,天人之力凝聚出了一個巨大的拳影向著屋簷上的男子轟了上去。

“什麼?這這是天人之力?”

“冇錯,這絕對是天人之力?他他已是天人了?”

“天人?二十歲的天人?不可能”

“天人之力融合逍遙家的絕技,不滅魔拳,他想毀了整個逍遙府嗎?”

逍遙戰那股無敵之勢融合拳影下,整個逍遙府徹底沸騰了。

“這就是他的實力?”

葉不悔徹底震驚住了。

她知道逍遙戰很強,卻不知,他強到瞭如此地步。

二十歲啊?二十歲就踏入天人,這何等恐怖?何等霸氣?

“快跑”

所有人都被逍遙戰的實力和絕技吸引過去時,上官淩月奔跑了出來,紅著臉大聲尖叫一聲。

她想去阻止時,卻已經晚了,那道融合天人之力的拳,已經落到了男子的身上。

“螢蟲之火,也敢與皓月爭輝”

就在上官淩月眼睜睜看著男子死在了那一拳之下的那一片刻,男子冇有動,甚至都冇有去管他的那個兩歲的女兒,而是繼續撫琴,撫琴之時,一句嘶啞,輕淡,隨和,絲毫不起眼的聲音從他嘴裡響起。

這個聲音僅僅響起的那一刹那,男子做了一個奇怪的舉動,那雙隱晦的眸子一閃,宛如尖銳的利刃,攜帶鋒芒之勢,席捲而去。

“當”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