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未曾見過此人?”

墨羽眉頭一凝,目光向著樓下那名青年看了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僅僅一眼,他差不多看出此人的身份了。

“放肆,哪來的狂徒,既敢如此對雪姬姑娘無禮,速速給我離去,否則,死”

墨羽的眸子轉到一樓一刻,一聲震怒之聲從一樓響起。

卻見,一名雙手抱著一把血紅寶劍,傲氣凜然的男子從一處雅座內行走了出來,這個男子一行走出來,自身攜帶著一股殺伐之氣,這股氣息讓全場再次一靜,一雙雙目光整齊轉移在了他的身上。

“天虹劍聖莫一飛?是天虹劍聖”

“什麼?他就是天虹劍聖莫一飛,聽說在三個月前,一個叫顏醜的天人因為調戲雪姬姑娘,結果被他一劍給殺了。”

“冇錯,就是他,就是他,天虹劍聖來了,這個狂妄之徒死定了”

“敢在紫雲閣內撒野,自尋死路。”

天虹劍聖莫一飛一出來,紫雲閣內響起了一陣痛快的聲音,而且一個個似乎已經看到了那個狂妄之人人頭落地。

就連舞台上的雪姬,也流露出一絲柔情的目光看向了天虹劍聖莫一飛。

“哦?離去?”

青年的目光也被天虹劍聖莫一飛的話吸引了過去,他想要什麼女人不是一句話的事,他看的女人,居然有人站出來多管閒事。

“可本公子已經喜歡上了雪姬姑娘,那怎麼辦?”

青年很無奈的攤了下手戲謔道。

無論是那神情,還是那口吻,似乎從頭到尾都冇有把天虹劍聖放入眼裡。

嘩!

全場再次一陣嘩然。

天虹劍聖已經露麵了,而且都已經把話給說出來了。

你居然非但不識好歹,還敢在這裡如此大逆不道,這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那就給我死”

天虹劍聖莫一飛怒喝一聲。

他堂堂的天人已經露麵了,而且還露出了殺氣,可此人居然冇將他放入眼裡,此刻,他已經凝聚起了一股強烈的殺氣。

“很抱歉,你不夠資格”

青年攤了下手,邪笑諷刺道。

“殺了他,天虹劍聖,殺了他”

“此人必須得死”

“殺了他”

青年這句話徹底引爆了全場,周圍的人一個個站了起來,指著青年大聲咆哮。

甚至,連雪姬也合起了目光來,似乎看到了這個狂妄的青年被殺。

因為,她很清楚天虹劍聖莫一飛的為人。

“嗡”

各種叫嚷聲之下,一聲劍吟打斷了全場。

隻見,莫一飛不見了,紫雲閣的一樓大堂內,閃出了一道血色的劍影,直逼那名狂妄的青年。

這一幕呈現,那些取笑的客人們已經看到了人頭落地。

“噗嗤”

一聲鮮血噴灑聲響起,鮮血噴起,極其的美麗,如同片片一般豔麗。

但是讓人出奇的是,鮮血並非從狂傲的青年身上噴出來的,而是來自莫一飛的脖子處。

隻見,莫一飛手裡的寶劍離青年之後不到三米遠,按理說,殺青年近在一尺,但出奇的是,他卻停了下來,而且另一隻手卻死死的按住了喉嚨,手指的縫隙中,鮮血直流,他那張臉紅到了極點,眼裡充滿著難以置信。

如果仔細去看的話,一定會發現,在莫一飛身後大約三米處,那裡站了一個身穿黑色奇怪袍子,手腕處貼著一把短匕,如同蝙蝠一樣的中年男子邪笑的站在了那裡。

“不不可能”

莫一飛的身體朝著地上一跪,身上的生機不斷的流失,他很清楚自己的實力,他很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厲害。

可如今,他居然被人秒殺了,秒殺的過程,他連半點反抗意識都冇有。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