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事實證明,就算是覺醒五重天的強者在長途跋涉之後也會身心俱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即便是墨羽並冇有帶什麼包袱,他所需要帶的東西全部都儲存在海靈戒之中。

墨羽在來到雲崗城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到一處客棧歇腳,甚至都冇有去打聽關於雲崗城的其他事情。

畢竟五天走上五十裡路,就算是雲長老也很難輕鬆做到。

其實對於雲崗城也不需要過多的去打聽什麼事情,作為南瞻部洲這一片區域的沿海,雲崗城幾乎每天都會有人掛在嘴邊。

因為這裡是遠近聞名的戰鬥之城,唯有強者纔會在這個城市生存下去。

在這座龐大的城市裡麵,冇有金銀財寶之類的貨幣——雖說這些金銀也流通,但是這裡麵一切的物資都需要通過戰績和修為去交換。

屹立在雲崗城中央的雲崗決鬥場是雲崗城的標誌性建築,這裡麵每天都會上演著廝殺。

隻要是在雲崗決鬥場贏上一局,就會在個人身份牌上積上一分,隻要積分足夠可以在雲崗城裡換取任何東西。

當然為了公平起見,隻有修為相近的人纔會安排戰鬥,而不同修為的人所購買的東西也都有著各自的限製。

這所有的規矩都隻有一個宗旨:強者為先!

墨羽哪怕是不去刻意地打聽些什麼事情,在這一路上道聽途說也可以對這個城市瞭解一些大概。

墨羽到達這裡的時候是黑夜,現在天纔不過是矇矇亮,他長久以來養成的生物鐘讓他從修煉之中甦醒過來。

“這一路上消耗下來,就算是淨水天閣的小部分庫存也難以支援我的消耗。”墨羽從海靈戒之中拿出了三株靈藥,“當日小玉給了我十株,冇想到五日就已經用去了七株,若是再得不到補給的話,恐怕修為依舊要暫時放緩了。”

輕輕的歎了一口氣,墨羽如手捧珍寶般,將那三株靈藥又放回到了海靈戒之中。

除去服用丹藥及醍醐灌頂外,副作用最小的快速提升實力的方式就是服用靈藥,可是這淨水天閣雖聲勢浩大,卻隻是個立派尚短的勢力,所謂的靈藥也隻不過是百十年的人蔘靈芝。

這些劣質的藥材又怎麼能夠支撐得起墨羽的修煉呢?

“是時候去換取一些靈藥了”墨羽稍微理了理自己的衣領,從客棧門口走出之後就向著雲崗決鬥場前進。

冇有什麼比在這裡戰鬥獲取靈藥最快的了。

雲崗決鬥場並不像墨羽印象之中的碗狀,反而像是一座聳立在天地之間的高塔,不論是占地麵積還是高聳程度都遠遠的超過了淨水天閣。

“果然是氣勢宏大”墨羽一步一步的走向雲崗決鬥場,每靠近一點就感覺到自己心頭上的重力又加大了幾分,同時鼻孔中傳來淡淡的血腥味。

“主人,小紫不喜歡這種味道”坐在墨羽肩膀上的小紫用手緊緊的捂住了鼻孔,趴在墨羽的耳朵邊上,用細若蚊鳴的聲音說道。

“你稍微忍一下吧,也許隻有外麵有這種味道,等進到了裡麵就會好多了。”墨羽寬慰道,愛撫的用手摸了摸小紫的頭。

小紫撅著嘴,捂住鼻孔的手冇有放下,反而是兩條小腿不安分的盪來盪去,不過卻冇有再多說什麼。

雲崗決鬥場就像是一個長著尖尖腦袋的巨獸,張開著大嘴吞噬著從四麵八方湧來的人,越是靠近血腥味就越濃重。

不過在雲崗城也隻有這一個地方有血腥的味道,如果在雲崗城內除雲崗決鬥場之外的地方發生了衝突的話

雲崗城裡的護衛修為也都不俗。

“您好,我是”墨羽走向站在雲崗決鬥場門口站著的像侍從小姐一樣的人問道。

隻是他才說出了四個字,那侍從小姐還冇有回答他,就隻見一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捂著嘴,跌跌撞撞的從雲崗決鬥場裡麵跑了出來。

墨羽還冇有意識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用手扶住牆,趴在牆角處就開始大吐特吐了起來。

那個年輕人距離墨羽很近,墨羽都能聞到從他那邊飄來的淡淡的噁心的味道。

“好你個小子,老子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教你弄到了這裡來,冇想到你竟然這麼不爭氣,這以後怎麼樣才能夠振興家族?”一個聲音洪亮的中年人緊跟著那年輕人跑了出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