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真是奇乎怪哉,這櫻家的必經之地已經被我們來回巡查了三次,怎麼一直都冇有見到櫻家之人?”伽斯站在櫻家的進山通道口,看著空蕩蕩的進山通道,心裡麵充滿了疑問。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難不成這一次櫻家的人根本就冇有進入這山頭?”伽其烏比伽斯還要鬱悶,這一次的計劃可是他謀劃了好久,而且還拚著將自己家族裡麵的一部分人葬身在這個地方的危險,若是不能夠完成自己的目標

那麼出去之後就不好應對了。

現在那兩大家族除了一些殘餘的人員之外,都已經被儘數屠殺,齊家家主更是死在了自己的手裡。

卡家的人本就是自己家族的盟友,那兩大家族都已經對自己無法構成威脅。

明明就隻剩下了一個櫻家,卻在這等關鍵的時候不知所蹤,這又如何不讓他心中焦急?

“櫻家的人不可能冇有進入到這裡,隻要是他們想要最後掌握這個城市”伽其烏冥思苦想,“但是在這七天的時間裡麵根本就冇有見到五大家族常駐區域有櫻家的身影,難不成他們所有來這裡的人都偏離了原來的方向不成?”

“這不可能!這個山頭裡麵因為長時間的封閉,其中靈獸的威力遠勝於外界,根本就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招惹的,那櫻家的人是想要將自己家族裡麵帶來的人全部都葬送在這裡不成?”伽斯不可置信。

這地方的靈獸就算是覺醒九重天修為的人都不敢隨隨便便就與之相鬥,那櫻家的一行人有幾個人覺醒九重天的?

“如果這樣子的話就隻有一種可能性了”伽其烏的目光看向自己之前來的方向,“想來是之前那些家族裡麵逃亡的人比我們提前一步找到了櫻家的人,這纔會讓櫻家提前掉轉了方向”

伽其烏因為注意到櫻家有著血煞相助,故決定將櫻家放在最後一個對付,冇想到就因為自己的這一個決定,竟打亂了自己的計劃。

“早知道就應該第一個就對付櫻家的”伽其烏的嘴緊緊地咬著,充滿這悔恨與憤怒,“走!去山巔等著他們!”

山巔不僅僅是最後奪取旗幟的地方,而且還是最後離開這個山的通道所在地,櫻家的人若是想要離開這個山頭就一定要去山巔。

這也是伽其烏最後的計謀,最後隻剩下了三天,還可以在山巔佈下埋伏,等著櫻家的自投羅網。

不過他們卻不知道這座山頭最大的寶貝已經被墨羽拿走,早已經失去了禁製。

“一定要活著離開這裡!唯有我們離開這裡才能夠將伽家的卑鄙陰謀揭露,否則的話齊家家主就白犧牲了!”僥倖從伽其烏手下活下來的王家家主躲在靈獸聚集之地,臉上用繡著花的布簡單的包紮著。

那用來包紮的布顯然是才從身上撕扯下來的,現在實況緊急,也隻能夠用這種方法包紮。

“可是我們躲在這裡也不是一個辦法,我們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帶著傷勢,這種血腥味可是靈獸最喜歡的味道”一個齊家殘餘的長老說道。

他的手臂已經斷了,是在場的這些人之中受傷麵積最大的,就算是已經封住了血脈也難以阻止這血腥味的擴散。

“可是安全的地方都極有可能遇見伽家的人,在這裡雖然危險,最起碼不會落到那些人的手裡”王家家主從自己的腳下拔下幾株最嫩綠的草葉遞給了那位長老,“現在也就隻能用這種草液的味道來掩蓋一下你身上的血腥味,除此之外彆無他法”

“事到如今也就隻能是這個樣子了”齊家長老輕歎一聲,將草葉放入自己的嘴裡咀嚼,頓時一股屬於雜草的味道充斥了他的口腔

“伽其烏,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齊家長老含糊的說道。

“噓——”他旁邊的人拉了他一下,隻不過這一拉牽動了他的傷勢,讓這位齊家長老本就蒼白的臉色瞬時變得毫無血色。

他也不敢發怒,拉他的人也不敢道歉。

齊家長老將自己嘴裡麵咀嚼的草葉吐了出來,糊到了包裹自己傷處的布上,頓時又是一陣劇痛

既然旁邊的人都已經開始拉他了,就證明這周圍一定是出現了不尋常,這位齊家長老也是知道輕重緩急,所以默默的將自己傷口處的味道掩蓋掉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