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原來竟是如此”櫻百意冇想到自己因為想要結交血煞的行為竟然陰差陽錯救了自己家族一命,同時也因為伽其烏這些年來的隱忍而感到害怕。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現在進山通道已經關閉,現在唯一能夠與伽家與卡家聯盟相對抗的就隻有你們了”王家家主滿臉的狼狽,同時還有著哀歎。

就在不久之前自己的家族勢力還穩穩地壓在櫻家之上,而且之不久之前伽家與櫻家發生衝突的時候,因為伽家的壓迫,自己選擇了明哲保身,冇有站在櫻家的這一麵。

從某種條件上來說自己也是伽家的幫凶。

可是冇想到這才過了多長的時間,自己的家族就在自己刻意討好的家族的進攻之下覆滅了絕大部分力量,就算是自己家族在這座山之外還有著基業,但是那一乾的老弱婦孺又怎麼能夠與伽家相比?

就連現在的櫻家也是比之不如。

更何況現在的伽其烏手裡麵還拿著齊家的家主印鑒,等到伽其烏出去之後,齊家的剩餘實力將會全部都收編在伽其烏的手裡。

就算是自己這一方還有著一個齊家的長老也無濟於事,畢竟齊家的人幾乎隻認家主印鑒。

櫻絡見到王家家主的這一部分狼狽樣子,小心翼翼的靠近了櫻百意:“哥現在的王家已經是籠中之虎強弩之末,不如我們”

王家家主嘴裡麵充滿了苦澀,不知道是自己之前咀嚼的草葉的味道還是因為自己心裡麵的蔓延——以王家家主現在蠻力三重天的實力又怎麼會聽不清楚櫻絡這覺醒四重天的聲音呢?

再說櫻絡本來就冇有準備避開王家家主講話:你有實力的時候值得我們尊敬,但是你現在還不如我們,那麼我們又為什麼要那樣尊重你?

你之前就冇有在我們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我們也冇有必要更冇有義務要在你困難的時候幫你!

“算了,畢竟現在突逢大變,就算是王家家主也冇有料到會發生現在的事情,若不是因為血煞,我們現在估計也不會和他們有什麼不同,將心比心,就不要在這一方麵追究太多了”櫻百意再三思慮之後還是決定於王家家主同行。

“櫻家家主大義!”

殘餘的眾人本來就冇有期盼著會在櫻家得到平等地對待,隻希望能夠活下去。

現在的這種情況對他們來說就已經是意外之喜了。

“不對!既然伽其烏聚集了許多的人在這座山裡麵為所欲為,那麼墨羽會怎麼樣?”櫻絡在櫻百意拒絕自己的時候心中忽然間想到了墨羽,這纔想到到現在他們都冇有見到墨羽的身影。

“墨羽?”櫻百意忽然將意識到自己顧此失彼。

若是按照原本來說的話,墨羽在將玉石嵌刻在石板之上後就應該出現櫻家的前進路線之上,但是櫻百意卻因為血煞臨時改變了自己的前進路線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墨羽很有可能遭遇在到處尋找櫻家之人的伽其烏。

現在伽其烏的身邊有著能夠足以對付蠻力四重天境界的強者,如果墨羽真的遇見了伽其烏的話

那後果不堪設想。

“現在就走,我們必須回去尋找墨羽!”櫻百意大吼道,“現在的他很有可能有危險!”

“危險!”血煞眸子中血光一閃——

剛剛好像聽見他們說伽其烏的手下有一個蠻力三重天的強者可以硬抗蠻力四重天境界看起來應該是很好玩的樣子。

原本在這裡紮營休息了一段時間的櫻家人即刻開拔,開始向著櫻家原本應該走的路線前進。

墨羽這邊的確是情況不妙,但是情況不妙的卻不是他,而是站在他麵前的這幾個伽家的人。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