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說!你們最後在那裡設下了埋伏!”

墨羽對付這幾個人簡直就是輕鬆,就隻是動用了一點點荒滅之心就足以吊打麵前的這三個人合力,管他到底是什麼實力。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個”伽寧眼神有一些閃爍,迷迷茫茫不敢看向墨羽。

伽傑與伽利則是一臉硬色,如石像般堅毅,看其架勢就像是在大聲告訴墨羽:休想從我們這裡得到半點的訊息,我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

墨羽直接忽略了他們,在墨羽的眼中,或許可以從伽寧的嘴裡知道些什麼。

有的人可以接受死亡,但是卻不能夠接受折磨,就像是有的人可以為了自己的夢想付出一切,卻在拚搏的道路上磨去了自己的鬥誌。

在折磨敵人和陷自己的朋友於險境這兩個選擇之中,墨羽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後者。

“說!你們最後有什麼計劃!”墨羽就算是再黑岩島裡麵也冇有學到什麼殘忍的手段,他隻會一點一點的對對手施壓。

比如現在墨羽正把腳踩在伽寧的腿上,並不斷的施加力氣。

“你放棄吧我是我是不會說的”伽7d9a5027寧臉上流出了冷汗,一副死命不從的樣子,隻是眼神裡麵卻是充滿了掙紮。

他在進行自我鬥爭!

墨羽眼中一喜,看來這個有戲!

“很抱歉,為了我朋友的安危,我必須要捨棄對你們的仁慈。”墨羽強行壓抑住自己內心的仁慈,腳上又增添了幾分力氣。

伽寧的小腿已經出現肉眼可見的彎曲,斷裂也隻是即將要到達的程度。

“告訴我!你們到底做了什麼埋伏?”墨羽問道,儘可能的讓自己的聲音變得冷酷無情。

伽寧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小腿骨在一點一點的碎裂,隻要是墨羽再增添上一點點的力氣,就會徹底廢掉自己的這條腿。

他並不懼怕死亡,但是他懼怕疼痛,更懼怕這種一點一點遞增的,恍若冇有儘頭的疼痛。

“我說我說”伽寧再也忍受不住,大叫道。

“混蛋,我們做了這麼長時間的佈置,馬上就要成功了,你竟然在這個時候背叛!”伽傑對伽寧怒吼道。

來自隊友的背叛會讓人感覺到比敵人更加憤怒的憎惡

伽利比伽傑冷靜,他目光中含著憤怒的看向墨羽,“得到這樣的結果你滿意了?可以將我們放了嗎?”

“你以為在這個時候我會將你們放走?”墨羽像看白癡一樣看著伽利,“將你們放走乾什麼?讓你們回去通風報信嗎?”

“原來從一開始我們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當我們落在你手裡的時候,我們就隻剩下了死路一條。”伽傑苦笑道,“既然如此,那又何必這樣折磨我們。”

“其實我也不想的。”墨羽真誠的向他們道歉,讓他們三個人感覺到了由衷的歉意,“如果我不對你們下狠手的話,我的朋友就要麵臨生死危機。”

“原來如此”伽利臉上浮現一抹冷笑,他的身體忽然冇有緣故的開始燃燒起來。

燃燒?

伽利動用了秘術!

原來他剛纔的談話就隻是為了拖延時間。

“休想!”墨羽不知道伽利所用的秘術到底是什麼,但絕對是對自己不利的。

腳尖輕挑,將掉落在地上的一把鐵劍挑了起來,隨後墨羽猛地一腳踢在了劍柄上,鐵劍響起爆響之聲,穿過了伽利的喉嚨。

“晚了”伽利臉上僅存的是解脫的笑意,儘管他的喉嚨被刺穿,冇有辦法發出聲音,但是墨羽還是能從他的嘴唇動作中知道他想說的話。

“果然還是大意了”墨羽哀歎,卻又忽然間將目光轉向旁邊的伽寧與伽傑。

果然也是這個樣子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