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就在眾人都已經做好了佈置,準備迎接櫻家大部隊的時候,卻隻見到一個手持巨劍的人,從山下一步一步的走上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墨羽”伽其烏危險地眯起了眼睛,目光死死的盯住墨羽。

就是這個傢夥擾亂了自己的計劃,讓自己的進山通道開啟的如此之晚,若不是當初自己留在山裡麵的人早已經有了動作,恐怕這一次就要功虧一簣。

“伽其烏!出來受死!”在即將接近他們包圍圈的時候,墨羽昂首挺立,e534db1b手中巨劍發出嗡然劍鳴,響徹了整個山巔。

“受死,冇想到你竟然敢一個人走到這裡。”伽其烏見隻有墨羽一個人,嗤笑一生,慢慢的走到了他的麵前,“還讓我出來送死,我看你纔是過來送死的那個人吧!”

伽其烏說話的聲音之中充滿著不屑。

蠻力四重天的伽其烏的確有著對墨羽不屑的實力。

“還冇有動手,最後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墨羽手中荒滅之心再度發出一聲翁鳴,以彰顯墨羽堅定的戰心。

“就你這等實力竟然還敢說鹿死誰手,那我就讓你輸的心服口”伽其烏拿了劍來,正要走上前去與墨羽對峙,伽斯卻走到了他們二人的中間。

“父親,以他這種實力還冇資格與您動手,就讓我先會一會他!”伽斯的手中正握著一柄彎刀,刀刃上閃爍著霍霍寒光。

“也好,像他這樣實力的人,如果是讓我出手的話,未免落了我自己的身價。”伽其烏將目光有意無意的撇向墨羽。

很明顯這句話裡麵說的就是墨羽。

墨羽感覺到了被羞辱的憤怒——

難道與我對戰會落了你的身價嗎?

那我就要讓你瞧一瞧,如果對戰到底會是怎樣的結果!

哪怕是你讓你的親生兒子出戰!

“多謝父親!”

伽斯向伽其烏躬身行禮,隨後慢慢的轉過身來,目光凜冽的看向墨羽:

“當日我早就給了你選擇的機會,你若是不選擇我們,最後就隻有死路一條,現在就是那句話應驗的時候了。”

這句話說完之時,蠻力一重天的實力全部放開,靈氣頓時鼓盪而出,掀起了周圍地麵上的砂石,倒是形成了不大的一個靈氣風旋。

想要在出手之前先對對手造成心理上的壓迫麼?

可惜了,這個辦法對我來說冇有什麼用!

“說出來的話就隻是話,並不是絕對的真理,這年頭能將說出來的話,全部實現的人並不多。”墨羽讓自己憤怒的心冷靜下來,挑起眉毛看了一眼伽斯,“我認為你並不是那個能將自己話變成現實的人。”

“到底能不能還要手底下見真章!”伽斯一聲大喝,手中彎刀像是要斬破麵前的風暴,整個人急掠而出,目光如刀。

“這句話我也要原句奉還給你!”許久未曾真正動用過的荒滅之心再一次被墨羽掌握在了手中。

相比起以前,現在的荒滅之心使用起來更加的得心應手。

墨羽身上的靈氣源源不斷地注入到荒滅之心裡麵,原本看起來並冇有多少鋒銳的荒滅之心此時吹毛斷髮,鋒銳無匹。

伽斯手裡麵拿著的那一柄彎刀自然也不是凡兵,上麵閃爍著攝人心魄的寒意,隱隱還有些霧氣般的寒氣從上麵升騰而出。

伽斯早就在當初從櫻家方向迴歸的時候就對墨羽充滿了恨意。

就是因為他是如此的優秀,才讓自己在那些人麵前丟儘了臉麵。

若不能將墨羽斬於刀下的話,難消自己心頭之恨。

噌!

兩柄神兵利器相撞的聲音在周圍迴盪,兩個人前衝之勢戛然而止,停在了兩人之前距離的中央。

“你手裡麵拿著的這一柄劍並不是凡物”伽斯看著墨羽手中拿的的巨劍,看起來不甚鋒利的劍鋒竟然嵌入到了自己的彎刀利刃之中。

果然是足夠鋒銳,自己手裡的這柄彎刀之前與其他家族的人對戰百次未曾有半點的損傷,今日就隻是一招,就已經出現了一個豁口。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