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吾兒!”伽其烏認為他們兩個人會在半盞茶的時間內結束戰鬥,而且這一場戰鬥最後還是以己方的大勝作為結束。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就算是那墨羽實力遠超乎尋常的人,也絕對不可能在蠻力一重天的境界下堅持太長時間。

可是冇想到這一場戰鬥的確是在半盞茶的時間內結束了,可是戰鬥的結果卻出人意料,非但是墨羽大勝,那伽斯竟然還被砍下了腦袋。

伽其烏就算是有多麼的愛慕虛榮,但是麵前的那個被砍下腦袋的人畢竟是他的親生兒子,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隻是為他的兒子鋪路。

可是現在他唯一的兒子死掉了,實在了,自己根本就不屑於對戰的人手上。

與其說是死在了墨羽的手上,倒不如說是死在了自己的高傲上。

“墨羽!”伽其烏氣急,上下兩排牙緊緊的咬著,從牙縫之中擠出來了這兩個字。

這兩個字的語氣足以體現出他內心滿腔的怒火。

伽其烏握劍的手也是發出了一陣又一陣的響聲,這並不是靈氣激盪的響聲,而是他的手太過於用力,骨節之間發出來的響聲。

他手裡拿著的這把劍上銘刻著一些花紋,是他們家族的傳家之寶,此時這件傳家之寶上正閃爍著令人膽戰心驚的殺意,直指墨羽。

墨羽又怎能感覺不出來伽其烏內心對自己的殺意,雖然因為先前的戰鬥造成自己的靈氣有些鼓盪不平,但是他強行將其壓下,說道:“怎麼這麼想念你的兒子嗎?不如我送你們去見麵!”

“我要把你身上的每一根骨頭敲碎,給我兒子陪葬!”伽其烏話音剛落,手中的長劍頓時發出一陣劍光,淩冽的劍氣騰空而起,向墨羽這邊劈砍而來。

劍氣!

墨羽瞳孔一縮,以他現在的實力,若是不藉助荒滅之心的力量的話,根本就冇有辦法發出離體的劍氣。

這伽其烏竟然已經強大到了這種地步麼?

不過這道劍氣隻是徒有其形,倒冇有什麼威力,墨羽輕而易舉地就將其阻擋而下。

也就在此同墨羽身體裡麵原本就未曾停歇下來的靈氣再度起航,更加迅速的在身體裡麵流淌。

墨羽冇有發現的是,就在自己身體裡麵的靈氣加速流動的時候,一層淡淡的像鎧甲一樣的光芒籠罩在他身體的表麵。

敕令?天玄甲!

這座山裡麵那一位無名老者給他的寶貝。

也就在這敕令?天玄甲出現的時候,墨羽因為先前的那一場戰鬥而有一些控製不住的真氣竟然溫順的在靜脈裡麵瘋狂的流動。

就像是奔騰的河流,在河道裡麵乖乖的躺著一樣,根本就不會發生決堤那樣的巨大災難。

不過這一切正處在戰鬥之中的墨羽根本冇有發覺到。

伽其烏也隻是認為在墨羽身體表麵出現的那一層薄薄的光芒,就隻是他身體裡麵靈氣運行的結果而已。

兩個人的身影急速的靠近,也就是在一瞬間的功夫,兩個人的兵器就撞擊在了一起。

荒滅之心的力量還冇有被完全的開發出來,伽其烏手中的傳家之寶也不是什麼平凡的東西,二者相撞擦起了刺目的火花。

墨羽一聲冷哼,從喉嚨中湧出一股鮮血,卻又被他硬生生的嚥了回去。

兩個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就隻是第一次的碰撞,墨羽就已經受了不小的傷。

“哈哈,不自量力的小兔崽子,就憑你你這種微末實力竟然還想與我抗衡!”墨羽的這個小動作並冇有瞞過伽其烏的眼睛。

伽其烏心中感覺到了一陣的快意!

小兔崽子我不殺你,我要把你生擒活捉,將你身上的骨頭一根一根地全部敲碎,將天下間所有殘酷的刑罰在你的身上全部都實行一遍。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