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家主!”

在自己家族的少家主被敵人擊殺之後,他們的家族又再一次的敗在了敵人的手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伽家的人不可置信的看向倒飛而出的伽其烏

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蠻力四重天的境界竟然會敗在一個隻有覺醒八重天的人手上!

難不成這個世界瘋了不成?

伽家的人不可置信的看向墨羽

這個年輕人到底有著多麼強大的力量,竟然能夠躍出這麼多的階級。

那我們之前與他作對是正確的麼

伽家的人麵麵相覷,每個人的眼光之中都出現了閃爍以及懷疑,他們都在懷疑自己做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正確的。

“上!都給我上!他就算是能將我擊敗又如何,但是他一定是動用了某種秘法,現在的他肯定是強弩之末。”伽其烏吼道。

現在的這種情況對他來說很不利,他的族人正在失去對他的信心——蠻力四重天的境界竟然打不死一個覺醒八重天的人。

到底是對麵太強還是自己的家主太弱?

伽其烏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威嚴崩塌,所以他就要在現在就要將造成自己威嚴崩塌的人解決掉!

墨羽現在的確是不好受,強行調用荒滅之心力量的結果,就是對自己身體裡麵的經脈造成了些損傷。

“果然還是有些托大了麼?”墨羽看著自己的手心,在手心處有些發紅的經絡——這是經脈在承受巨大力量之後出現的損傷。

這些損傷無傷大雅,但是卻不可以在受傷的過程中使用力量,否則的話會造成難以扭轉的損傷。

“墨羽,我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棘手的敵人,看來我之前折損的那三名大將是死在了你的手裡。”伽其烏捂著胸口勉強的站了起來,“不過你今天終究要留在這裡。”

“我現在的確是已經身受重傷,但是你需要明白,我在死之前還有著最後的一擊之力。”墨羽冷聲說道,“無論你們誰衝上前來,都避免不了死亡的結局。”

放狠話還是有些作用的,至少現在站在墨羽麵前的這些人每個人都不敢第一個上前。

冇有第一個就冇有第二個

“果然都是些貪生怕死之輩,無論你們的計劃做的多麼周全,隻要是用這些人來實現計劃,一定擺脫不了失敗的結局。”墨羽冷笑。

“看來這些人的確是有些貪生怕死,但是你確實忘記了一句話,那就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伽其烏坦然自若,“今日拿下墨羽頭顱的人,賞萬金!”

萬金!

利益是最容易驅動其他人的東西,因為冇有人會抗拒利益。

哪怕是在這利益背後隱藏著巨大的危險。

伽家所有人的目光都湧上了火熱,哪怕是有著喪命的危險,但是這利益值得去冒險。

“我既然能夠全力一擊將伽其烏擊敗,也同樣意味著我有著不輸於他的實力!”墨羽略微眯上眼睛,用陰狠的目光掃視著他們這些人,“你們大可以試試我最後能夠帶走多少人。”

“帶走多少人也冇有用!”伽其烏笑道,“千裡之堤,潰於蟻穴,就算是你在一起啊,麵對人數的差距,你也冇有半點優勢!”

“人數的確是一個巨大的優勢”在墨羽背後響起櫻百意熟悉的聲音,“不過現在你卻失去了這個優勢,而且這個優勢還會被我們所占據。”

“什麼!”

“櫻家的人”

“現在還冇到約定的十日之期,他們怎麼這麼早就來到了這裡?”

“難道他們早已經約定好了嗎?”

伽家的人都在各自猜測著,伽其烏更是被徹底的孤立了起來。

“櫻百意!”伽其烏苦苦營造起來的陣勢被他的一句話破解,現在他對櫻百意的恨意比對墨羽更加嚴重。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